邱博士点评《长征小尖兵》 练建安

单篇 作者原创上传(首发) 作者授权转发 本站官方发布

255次点击|11次点赞

赞一下

2345截图20191108115948.png

邱博士点评

《长征小尖兵》

 

练建安著《长征小尖兵》

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2019年9月出版

 

 

内容提要 

唐福星是中央苏区小鬼连的连长,在参加长征前夕的松毛岭阻击战之后,踏上了漫漫长征路。唐福星被编入了红一军团侦察科,侦察兵是部队尖兵,在长征开路先锋师之前为全军执行侦察任务。唐福星经历了中央红军突破敌军封锁线、浴血湘江、突破乌江、智取遵义、四渡赤水、佯动大树堡、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翻越大雪山、跨越水草地、激战腊子口等一系列战斗,机智勇敢,屡立战功。唐福星是中央红军小战士的一个缩影,一个形象代表。本书以一个小红军亲历者的视角,生动、形象地再现了红一军团侦察部队和长征先锋师在万里长征中的战斗行动,弘扬长征精神,传播正能量。这是一本适合广大青少年阅读的爱国主义教育、革命传统教育、国防教育的好读物。

   

作者简介 

 

练建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福建省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理事,福建省传记文学学会创会副会长,福建省文联《台港文学选刊》执行副主编。《八闽开国将军》丛书、《福建籍开国将军画传》《铁血红二师》主撰稿,电视连续剧《刘亚楼将军》第一编剧,50集国家重大理论文献电视片《八闽开国将军》总编导兼总撰稿。著有《千里汀江》与《鄞江谣》等多本散文集和微型小说集,作品连续多年入选微型小说年选和排行榜,《药砚》入选2018-2019年度“全国百强校”高考语文模拟试卷。获中国新闻奖副刊编辑奖、中国人口文化奖、华东地区期刊优秀编辑奖、福建省优秀文学作品上榜奖、福建省重大题材电影剧本入库奖最佳剧本奖、首届福建文学好书榜推荐图书奖等奖项。

 

  

目录

一、巍巍松毛岭

二、闪电飞刀

三、星夜归队

四、渡江侦察

五、水马盔甲

六、夜袭遵义

七、夺占娄山关

八、秋毫无犯

九、四渡赤水

十、铁锤连长

十一、佯动大树堡

十二、飞夺泸定桥

十三、河边风波

十四、风雪夹金山

十五、筹粮历险

十六、茫茫水草地

十七、突破腊子口

十八、曙光在前

后记


2345截图20191108115528.png

 

《长征小尖兵》(节选)

 

练建安著

邱博士点评

 

 

十五、筹粮历险

 

7月17日,红二师攻占哈龙。

毛儿盖是松潘县重镇,扼红军北上咽喉。为了堵住红军北上,胡宗南正调集20多个团布防松潘,其中一个营驻守毛儿盖。当红四团到达毛儿盖时,胡宗南的主力部队还没有集结起来,于是,红四团轻取这个重镇。

中革军委在毛儿盖召开了紧急会议,筹划过草地事宜。(邱博士点评:大背景,历史真实。)

红一军团侦察部队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和前卫师一起筹备粮食,为穿越大草地做好准备。(侦察部队的行动,落实到具体单位。)

毛儿盖地区是藏族聚居地,没有多少粮食。军委明确规定,筹粮的主要对象是反动土司,对他们的牛羊、粮食,可以没收,充作军粮。对广大藏族同胞,必须做到公买公卖,严格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军团侦察部队进村时发现,全村空荡荡的,藏民都跑到山上去了。匪兵躲在山上,不时打冷枪,打完就跑。红军部队撤退时,他们就嗷嗷喊叫,举着明晃晃的大刀冲杀过来。一般说来,他们怕机枪,听到机枪的响声,就赶紧逃跑。

刘忠科长得知,红二师六团筹粮过程中,损失了一个连。原来六团的一个连到芦花筹粮,被匪兵包围。匪兵说,只要红军丢一支枪出来,便放他们过去。这个连照样做了。不料,匪兵一哄而上,土司安排在里面的亲信乘乱向红军射击。红军战士被迫还击,结果发生混战,一个连除了一名十三四岁的红小鬼侥幸逃脱外,全部牺牲。(真实历史情况)

在毛儿盖地区,红军不断遭到国民党部队和匪兵的袭扰。7月10日傍晚,从山林中闯出一队身穿长皮袍,脚踏长皮靴的匪兵,突然袭击红军队伍,红二师李参谋长身遭冷枪从马上率落下来,牺牲了。(真实历史情况)

这天上午,唐福星和陈参谋外出筹集粮食,途经芦花镇南部的一个村庄,停下歇息。(大事不虚,小事不拘。虚构人物唐福星和陈参谋出场。)

“呯!”

“呯!”

突然,村子外头响起了枪声。

“有情况!准备战斗!”陈参谋拔出驳壳枪,冲了出去。 

顺着喊叫声,唐福星发现前面山坡上有一群匪兵,有的提着长枪,有的手持腰刀,嗷嗷叫着追赶三名红军。

定睛细看,是师政治部宣传科副科长和他的通讯员、马夫。(宣传队的同志,通常战斗力不强。危险!)

陈参谋和唐福星立即向匪兵开火。敌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枪声打蒙了,前边的几个家伙被子弹打中倒下了,后边的吓得趴在地上不敢动弹。三名红军迅速向陈参谋和唐福星靠拢。(神兵天降!)

匪兵四处张望,待看清了红军仅有五个人时,便仰仗人多,又嗷嗷叫着追过来。

陈参谋对副科长说:“你们把长枪留下,顺道回去。”

副科长生气了,摘下眼镜,挥舞着拳头:“我们都是红军战士,我们也要英勇战斗,为革命流尽最后一滴血!”(书生意气!

陈参谋说:“同志哥,现在不是争论的时候,敌人有一百多号人,我们这样耗下去,一个也走不了。”(侦察部队的同志头脑冷静。

副科长说:“同志,或许,你的分析是正确的,但是,你不能剥夺一个红军战士奋勇杀敌的权利!不能!决不能!”(书生战士的理论坚定有力。)

陈参谋说:“革命分工不同。我们是战斗部队,我们是军团侦察科的。”

副科长说:“你们是刘忠科长的侦察战士?”

唐福星说:“敌人上来了!”

陈参谋一把夺过马夫手中的长枪,汉阳造,咔嚓,压满五发子弹。(汉阳造,又叫老套筒。1896年开工生产,在军阀混战的时代,一直到抗战结束,汉阳造在中国一直是主力武器之一。装弹5发。作者描述精准。)

陈参谋举起枪,连续打了五枪。

对面匪兵传出五声惨叫,先后倒了下去。

如此神枪,震慑住了匪兵,他们伏在地上,不敢动弹。(事实胜于雄辩。副科长没有话说了吧?)

唐福星说:“科长同志,我们听过你的快板书,也听过你的精彩演讲,真是带劲鼓劲。陈参谋说得对,革命分工不同。宣传工作,我们不如你们;打仗,你们不如我们。赶紧回去报信吧。等到敌人明白过来,又要进攻了。那时,我们可能一个也跑不出去!”(唐福星这个侦察兵,长征前是“小鬼连长”,有水平!)

副科长目击陈参谋的神勇,他们依托村庄有利地形,估计是可以支撑到援兵到来的。他感动地抓住陈参谋的手臂,说:“拜托了,革命成功之日,我请你喝酒!”(宣传干部,觉悟高。请喝酒要等到“革命成功之日”。)

陈参谋说:“副科长同志,快走吧!”

副科长又对唐福星说:“小同志,你人小志气大,革命打先锋。我要记下你们的名字,好好宣传报道。小同志,告诉我,你叫什么?”(三句不离本行。好宣传干部!)

说着,福科长掏出了笔记本。(记者的笔记本,很重要。)

唐福星说:“我叫唐福星,他叫陈文达。”

副科长问:“哪个福?哪个星?”

唐福星:“哎呀,就是福星高照,文化发达!”

副科长认真记下了他们的名字,将笔记本装入上衣口袋。接着,留下了武器,立即带领两名战士迅速撤退。(工作认真的副科长。)

匪兵嗷嗷叫着,挥舞着亮光闪闪的腰刀,又发动了新一轮进攻。(如电影镜头。平静过后,必是暴风骤雨。)

陈参谋和唐福星互为依托,弹无虚发。匪兵在倒下十余人后,又犹豫不决了,停留在百十米外,不进也不退。(痛快淋漓的战斗。)

陈参谋拔起一根野草,含在嘴里,慢悠悠说:“福星,你看出了什么名堂?”(转入平静时刻。作者很好地控制了叙事节奏。动静分明,张弛得宜。)

唐福星也拔起一根野草,放进嘴里咬。野草苦涩,他一口吐了出来。

陈参谋说:“福星,问你话呢?”

唐福星说:“我看敌人八成在商量对付我们的法子,要不,早就撤了。”

陈参谋问:“那么,他们又想出什么法子呢?”

唐福星说:“老办法,正面进攻,两翼包抄呗。”

陈参谋拍了拍唐福星的肩膀,笑着说:“福星啊,你进步了。敌人很可能是正面进攻,三面包抄。两翼包抄之外,还有一股人马,是兜底的。我们赶快撤回村子里去。”(红军战士,智勇双全。)

陈参谋和唐福星退入村子里的一间土院落。这处院落,看来是土豪家的,三层高,石料结构,坚固扎实。石墙上,还开挖了一些射击孔。

果然,匪兵发起了围攻。(又动起来了!)

陈参谋和唐福星依托土院落,互为犄角,打退了敌人的进攻。

匪兵又退了出去。(战斗干净利落,叙事简洁有力。)

陈参谋和唐福星检查弹药,各自还有一百多发。很好,侦察部队是精锐部队,弹药向来较为充足,加上副科长他们留下的枪弹,足以支撑一段时间。看看天色,时近正午。毛儿盖空气透明,太阳光很是热辣。(准备继续战斗。作者曾率摄制组拍摄“长征”,到过毛儿盖,空气、阳光,描述准确。此处,有烘托战场气氛的作用。寥寥数笔,颇见功力。)

陈参谋居然在院子里找到了水源。他从水缸里舀了一勺,认真观察,凑近鼻子闻闻,没有发现异样,就仰着脖子咕咕噜噜喝了下去,美滋滋地抹抹嘴角。(注意,老侦察兵很细心。)

唐福星也口干舌燥的,跑过去抓木勺。

陈参谋一把将他推开。

唐福星愕然:“老陈,你这是干吗?”

陈参谋:“干吗?你猪脑袋呀?”

唐福星:“你老表扬我有进步有进步,说我聪明能干,现在,又说我是猪脑袋。你,你,你这是军阀作风!”(突变!内部风波乍起!)

陈参谋:“哦,唐福星同志,对不起了!这水,你暂时不能喝。”

唐福星:“为什么?你能喝,我就不能喝。满满的一大水缸,就你一个人全喝啦?”(是啊,为什么?)

过了一会儿,陈参谋打了满木勺水,递给唐福星,说:“好啦,好啦,你现在可以喝啦,爱喝多少就喝多少,不怕撑死你。”

唐福星仰头咕噜咕噜喝光了满木勺的清水,头脑一下子清醒了,不知不觉中,眼睛潮湿了,流泪了。他明白,陈参谋那是以身试水,确定安全了,确定无毒了,才把清水让给他喝的。什么是阶级兄弟感情哪,什么是战友感情哪,这就是。(感动啊!确实是让人泪奔。)

陈参谋说:“你看你,就这点出息。怎么进步呢?”(不在此感动的地方停留,笔锋一转。必须转,不然,就容易拖泥带水。)

唐福星破涕为笑。

陈参谋说:“福星,考考你,敌人的下一步动作是什么?”(怎么样转笔?研究敌人的下一步行动是当务之急。作者考虑到了当时的“逻辑关系”。)

唐福星想了想:“不会是火攻吧?”

“啪”陈参谋双掌相击:“对头!我看这个小同志哥,以后少说也能指挥一个连,一个营。”(当时,如果陈参谋预测,唐福星会成长为共和国开国将军,就过了。老练的书中,唐福星后来是开国中将。)

唐福星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笑了。(唐福星有点害羞。)

远处,匪兵在部署再次发起进攻,一些匪兵背着一捆干草,来回走动。(电闪雷鸣又将开始!看看这个节奏,如果画一个曲线图,应该很有意思。事实上,好的艺术形式,都有一个美妙的曲线图。)

陈参谋和唐福星用那口水缸里的清水,全身浇透,各自回到战斗岗位。

匪兵乱枪齐放,打在土墙的石块上,迸出一朵朵火花。

随即,匪兵刀光闪闪,嗷嗷叫地扑了上来。

陈参谋和唐福星不慌不忙,利用长枪射击。

匪兵蜂拥而上,将点燃的干草把扔入院子里,浓烟烈焰弥漫。

陈参谋和唐福星同时换上花机关枪。

“哒,哒哒,哒哒哒……”

“哒,哒哒,哒哒哒……”

突如其来的速射武器的弹雨,泼向匪兵。匪兵倒下一大片,蒙了,慌忙撤退。(描写中近距离的战斗,与上述点射战斗不同。作者采访过许多老兵。有经验。)

再次打退匪兵的两次进攻间隙,陈参谋和唐福星将燃烧的干草捆挑出墙外,然后,各自检查弹药,结果是,每人只剩下不到二十发子弹。(又到了“平静时刻”。)

翻出院子去捡弹药吧,不可行,匪兵的土枪手,枪法奇准。

陈参谋说:“福星,你的飞刀还剩下多少把?”

唐福星说:“十二把,都在。老陈,你是知道的,飞刀嘛,是暗器,战场上,来不及哪,指望不上多大作用。”(谈兵器,符合战场形势,符合职业特点。)

陈参谋呵呵笑了:“我说嘛,福星同志对武器的认识,基本上是正确的,孺子可教也。”

唐福星嘀咕:“又掉书袋子。什么子什么教也。”

陈参谋说:“孺子可教也。福星啊,想不到,我们走了一万多里路,大江大河都过来啦,这就要在阴沟里翻船咯。”(上述对话,陈参谋的口语,与他曾是“教书先生”的身份相符。)

唐福星说:“副科长不是搬救兵去了吗?”

陈参谋说:“是啊,这个同志做事认真,救兵应该也快到了。”

唐福星说:“老陈,革命胜利后,你最想干什么?”

陈参谋说:“我呀,最想干的,还是教书。想一想啊,明窗净几的,一群娃娃学生认认真真地、睁大眼睛地听我讲课,我读一句,他们跟着读一句。多美啊。咦,革命成功了,你想干什么?”(有时间,就谈谈人生理想。)

唐福星说:“老陈,我,我就不说了吧?”

陈参谋说:“说了有什么关系,说呀,说吧。”

唐福星说:“我想,我想开康拜因。”

陈参谋好像没有听清楚:“什么?开什么来着?”

唐福星说:“康拜因!突突突,几亩地就翻好啦。”

陈参谋说:“哦,是那个康拜因啊,康拜因好!”

唐福星说:“首长说,一台苏联的康拜因,抵得上三五十头耕牛,可管用啦。有照片的,在省苏维埃礼堂,我看过。康拜因,就是大铁牛。”

陈参谋说:“好吧,小伙子,祝你开上康拜因。”(唐福星居然知道苏联“康拜因”,还迷上了。有合理的原因。)

土院子外,干草捆还散发出丝丝的白烟。再远一点,匪兵那边似乎没有多大的动静。(敌人又要搞鬼了。这次,唐陈危机重重。)

就在匪兵要孤注一掷的时候,军号声声,刘忠科长亲自率领军团便衣队和侦察连,向匪兵发起了进攻。匪兵见势不妙,赶紧往山林里撤退。(强大的援兵到了。危机解除。张弛了三回,总不能面面俱到,没完没了吧?作者适时转笔,结束战斗。)

陈参谋和唐福星走出了土院子。陈参谋转过身,对着土院子深深地鞠躬。刘忠科长和那位宣传科的副科长来了。

刘忠科长说:“老陈,对土院子有感情啊?”

陈参谋说:“终身难忘哪!”(深情的红军战士。他们不是战争机器,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没有土院子,陈唐抵挡不了优势敌兵的多次进攻。红军战士是人,不是神。这个“鞠躬”,有讲究。)

副科长扶了一下眼镜,说:“陈文达同志,你差点让我犯了错误。是应该严肃批评教育的。”

陈参谋愕然。

唐福星问:“什么错误?你说,你说。”

副科长严肃地说:“借了我们的步枪,没有写借条。这是不允许的。”

众人一听,都忍不住哈哈大笑。笑得很开心。(副科长来了,他是忠于职守的红军干部。他的说话方式,很有个性、很有职业特点,也很幽默。)


2345截图20191108115919.png


由于筹集粮食困难,军团首长交给了侦察部队一个新的任务,那就是侦察能吃的草叶、草根。军团首长对刘忠科长说:“我们红军将要进入大草地,粮食不够,大草地荒无人烟,无处找粮食,你们的侦察任务,要加上一项,侦察能吃的草叶、草根,大草原遍野是草,你们要认真仔细寻找,能找出几百种几千种能吃的草,这是解决过草地的关键问题。你们一定要认识到,这是中国革命历史上伟大而光荣的一件工作,一定要千方百计地努力完成。”(历史真实。)

刘忠科长回到驻地,立即传达了军团首长的命令。陈参谋很兴奋,跃跃欲试的样子。

刘忠科长说:“老陈,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陈参谋说:“上古有神农氏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茶而解之。我们是山区出来的,荒年吃草,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任务落实到人。)

刘忠科长笑着说:“你这个大秀才,又掉书袋子啦。”

这些天,刘忠科长每天都带着侦察人员挖野草煮野草,分辨毒草。他们确定野葱、野蒜、茴茴菜、野芹菜、豌豆苗和一些不知名的野草都可以吃,把样品送军团卫生部鉴定后,通报全军。(历史真实。)

品尝鉴别野草的苦涩滋味,让侦察科的同志一辈子记忆犹新,难以忘怀。

这一天,陈参谋和唐福星走出了营地老远,他们想多寻找一些粮食的替代品。在一个小山坡,他们发现了一种牛舌头似的大叶草。这种草,绿油油的,长势茂盛,看起来挺可爱的。(一对老搭档又出发了。有故事。)

陈参谋说:“福星,我们把牛舌头采回去尝尝。”

唐福星说:“好吧。”

两人一起动手,各自采摘了一大把,回营地。

营地里,战友们都外出“侦察”去了。(出了事,就孤立无援啊。)

营地站岗的,是一位十四五岁的苗族战士,爬山攀岩,如同猿猴,他是在贵州参加红军的,战友们亲切地叫他小云贵。(引出小云贵。《杨成武将军回忆录》中,叫“云贵川”。腊子口战斗,他独自攀爬悬崖峭壁,立下大功。)

陈参谋和唐福星将大叶草洗干净,架起行军锅,注入清水,烧火烹煮。

行军锅里噗噗有声,热气逸出,空气中,有一种甜甜的香味。

陈参谋说:“我说吧,这牛舌头就是香,还甜丝丝的嘞。”

说着,从铁锅里打满了搪瓷碗。

搪瓷碗里的大叶草,黑黑的,冒着热气。

唐福星说:“老陈,等大家回来了再吃吧。”

陈参谋说:“小鬼,我就喝这小半碗,如果有什么不对劲,赶快叫人。”

唐福星说:“老陈,我就是觉得不对劲。你看这汤色,黑黑的。”

陈参谋说:“黑黑的,有营养。白芝麻不如黑芝麻香,白糖不如黑糖甜。哦,苏联开康拜因的同志啊,吃的是什么?你知道吗?黑面包。”(不是教书先生的知识害了自己,是忘我的牺牲精神让教书先生奋勇当先。)

唐福星说:“老陈,那你就喝一小口呀。”

陈参谋说:“好吧,就听你的,一小口。”

陈参谋喝了一小口,甜甜的,没有异常感觉。

唐福星说:“咦,没事嘛。我也饿了,也喝一小口好了。”

陈参谋说:“你还不行!注意观察,我再喝一点。”

说着,陈参谋就把搪瓷碗的草汤喝了,还吃了一夹大叶草。

阳光和煦,草地碧绿,几只麻雀在营地的屋顶上跳跃。

突然,陈参谋紧抓胸口,佝偻身子,吐出了一口鲜血。

“不好!有毒!”

陈参谋跌坐在地上,脸色铁青。(果然,出事了!)

“陈叔,陈叔,你不能死啊,娃娃们还等着你上课呢!”

唐福星冲上去,扶起陈参谋,用食指伸入他的喉咙,扣出了几口带血的毒草汤。

陈参谋哇地又吐出了几口黑色的鲜血,脸色由铁青转为煞白,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落。

“牛舌头……有毒!报告首长……不能吃。你小子,突然……叫我陈叔啦?”

唐福星含泪点头。

陈参谋说:“福星!”

唐福星应答。

陈参谋断断续续地说:“我是……武平象洞人,县苏维埃主席……练宝桢派我……带一百多人……参加红十二军,我们……大部分……都光荣了,没有……几个人了。”(作者的家乡。革命胜利,来之不易啊。)

唐福星说:“这我都知道,老陈叔,你跟我讲过许多次了。”

陈参谋几口黑色鲜血涌出,苦笑:“福星,老陈叔……求你……一件事。”

唐福星含泪说:“陈叔,我答应你,只要我办得到。”

陈参谋说:“革命……胜利后,到我的……家乡去,就说……陈文达参谋……是在……战斗中……英勇牺牲的。”(明明是中毒牺牲的,陈参谋为什么要说是在战斗中英勇牺牲的呢?耐人深思。)

唐福星坚定地说:“陈叔,我答应你!”

陈参谋满意地闭上了眼睛。

唐福星怀抱着陈参谋,高声嚎叫:“陈叔,我答应你,陈文达,武平象洞人,红一军团侦察科参谋,在毛儿盖战斗中,作战勇敢,英勇牺牲!”(这个嚎叫,是人性的、悲伤的、愤怒的嚎叫,也是感情复杂的嚎叫。我看到的,是这个军队,有无数的奋斗与牺牲,具有一往无前的战斗精神。)

陈参谋紧闭的眼角,流出了泪珠。(这一滴眼泪,内容丰富。作者不写,我也不猜。)

唐福星大喊:“小云贵!小云贵!”

小云贵跑进了营房内,见状,大吃一惊:“怎么啦?陈参谋这是怎么啦?”

“报告首长!快!快呀!”唐福星歇斯底里地喊叫,嚎啕大哭。(下一章开始,老兵带新兵,小云贵成为唐福星的新搭档。这类写法,《水浒传》等古典名著常见。)

 总评:《长征小尖兵》是作者经过多年研究革命历史、实地采访和多年写作实践的基础上创作的新作品,很有章法,很有讲究,因而,也很有意义。

 

2019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