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庐诗稿 卷一 甲乙拾零(甲辰至乙卯,七十七首) 闲夫 上传

单篇 作者授权首发

514次点击|5次点赞

赞一下

卷一  甲乙拾零甲辰至乙卯七十七首

此为甲辰至乙卯十二年所作,原稿不下八百首,仅从友人及弟所钞暨零星故纸中得此。庚往来南北,得诗一百九十余首,及门仲琼茂才曾经全钞,为李年康借去,转借与温寅。今三君皆弃世既久,兵以还,无从复得。此一年中,吊古纪游,多有可存,良可惋惜,录此不感叹,因题曰“甲乙拾零”。中华纪元三十六年丁亥,大雪前四日,实新历十二月四日,念庐老人识。

一、轮抵汉口,拟渡江登黄鹤楼,因病不果

飞楼缥渺白云间,咫尺江波道阻艰。卧病不知身作客,梦乘黄鹤渡江还。

二、京汉铁路南车宿许州,止于信阳,北行即须马车矣。许州为汉颍阴地,献帝所迁之许亦在境内

电掣飇驰铁道新,许州城外暂停轮。聚星旧是英贤地,胠箧今多盗窃人(傅鲁山、詹可仪两君各失皮箱一件于信阳,翌晨得空箱于荒墻下)。逆旅近来草创,征途此去又风尘。九华太极今安在?欲问当涂迹既陈。

三、宿尉氏县

驱车汴梁道,尉氏古留名。但见御停,不知身入城。寂寥同野市,酬和剔灯檠(旅舘有题壁一律,尝和其韵,稿既失)。忽忆乡先正,循良此着声。(吾乡范先生正国,乾隆中作宰此县。)

四、过朱仙镇

朱仙古镇映斜曛,辐凑舟车异昔闻。寥落店家清浅水,从今耳食莫云云。

雄师唾手夺燕云,无奈偏安局既分。留得精忠悬日月,至今人说岳家军。

五、清明偶成

门前新插柳枝斜,居停主人插柳枝于门盖汴俗也旅馆清明倍忆家。上冢既疏先垄祭,饮泉偏念故园茶。科名误我同鸡肋,奔走随人逐马车。如此春光真可惜,中州不见洛阳花。

六、登铁塔寺

古寺倾颓甚,惟一塔尊。高登防隥滑,俯视把城吞。屋破佛欲出,泉清井未眢(城中水以此井为最)。故宫尚为沼,废刹更谁论。

七、过宋故宫

故宫为沼宋丘墟,浣濯家家旧帝居甬道两旁潴为池长数十丈绰楔尚横三字额,五朝门下卖春蔬。(甬道外高树门阑,横书“五朝门”三字,似孩童所书,其下杂卖菜蔬。)

八、登宋殿故址

古殿高登世几迁,开基杯酒释兵权。辽金两代强邻偪,濂洛千秋道学传。破斧存疑摇烛影,回銮遗恨召朱仙。玉皇此日供香案,太上空留祀昊天。(殿祀玉帝,有“尊无二上”扁额,为庚子西幸所颁,宋徽宗尝上上帝徽号曰“太上开天昊天玉皇上帝”。)

四望空蒙不见山,太行隐约露烟鬟。谁知废瓦颓垣地,旧列经文纬武班。天下取诸孤寡手,宫中腼有虏囚颜。登临莫洒兴亡泪,未雨绸缪在及闲。

九、游吹台

趋车出东门,来游古吹台。列仙之迹不复覩,梁王游赏安在哉?人事有代谢,玆台常崔巍。乞活凭居后,萧梁讲武来。更闻繁族以姓,居此窟室同凿坏。有吹台之名亘千古,婆台繁台皆如过眼埃。我登兹台三月晚,万叶苍翠花胎。天风莽莽拂衣袖,禹王庙下聊徘徊。突兀材官满宇下,目营八表穷九垓。滔天洪水赖神治,横流沧海凭谁回?呜呼世变不可极,忧心郁塞何时开?

十、渡黄河

风清日丽淡无波,两岸青青柳色多。稳坐一舟谈笑洽,不知身已渡黄河。

十一、陈桥驿

哗传检点作天子,不辨民谣何处起。造谣还是觊人,目中久已无柴氏。人间万事假成真,积渐由来固有因。检点果无天子志,黄袍何敢遽加身。英雄欺世原多术,我过陈桥风瑟瑟。寡妇孤儿固可怜,他年厓海谁存恤!五代纷更姓八九,五十三载民何有?乱极望治如望,所贵逆取能顺守。

十二、暮宿荒村

荒村野市日之夕,茅店两三招过客。下车驱马入店去,中庭空濶无间隔。上雨[1]旁风将奈何?穹天为幕地为席。未谋甘寝先晚,屡呼具饭烦重译。旁观老翁代致辞,其人长者如戟。言大米饭此地无,南人食米北食麦。北方所食为饽饽(呼音如“毛毛”),日闲佐以烂羊炙。此时天晚肉既罄,小蔬杂拌口可适。一枚大钱六文,登盘气臭翻胃膈。平生葱蒜韭忌,漫云果腹不暇择。饥肠殷殷如雷鸣,停箸勉强难下嗌。忍露宿卧车中,伸脚不觉天地窄。酣然一梦嫌夜短,醒来繁星近可摘。车夫披夜催早行,鸡声喔喔东方白。

[校勘]

[1] 原稿误作“两”,径改。

十三、下第作《无题》八首,稿已遗失,仅记香字韵一联,因足成之

歌音娇出雕梁,花影依稀隔短墙。海市蜃楼空想像,巫云楚雨总荒唐。梦中说梦非非梦,香外怜香妙妙香。入耳不堪闻子夜,娟娟残月下西廊。

十四、予入燕、鲁,王至富阳,南下遇于申江,偕归

汴梁判袂记分程,君向南行我北行。今日相逢俱故我,当年偕隐有同情。种茶此去兴山利(君居下隔村,产茶著名。君在汉口见有悬“下隔”名茶牌者,拟归复兴茶业投笔何妨废砚耕。不必牢骚问天醉,且谋沽酒客中倾。

十五、探花曲戏呈卤酸

探花当探长安花,春风得意人争夸。长安之花不可探,探花人乃来江南。江南之滨春不老,年年产出花枝好。任汝冰心铁石肠,魂销无那真颠倒。义阳故侯今名士,曾向广寒访仙子。顾曲同推公瑾才,评花独取琼枝美。王家有女花见羞,冰肌玉骨玲珑喉。倩得琵琶歌一曲,稠人广座叹无俦。一声曲罢茶烟散,莲香有藕丝难断。密约来寻旧谪居,嫦娥小住迷香畔。纸醉金迷别一村,卷帘笑语极存。自言本是良家女,流落人间未足论。问年娇小刚三五,春心脉脉吞还吐。学得流莺百啭声,帜高张黄歇浦。去年花榜占花魁,多少游人拭目来。臂上守宫红未落,万花丛里一枝梅。情深重与按弦索,为君更唱梅花落。此时声响绕帘栊,一曲歌非复昨。芸晖堂畔芙蓉精,走向人间偷托生。我见犹怜张好好,未能割爱范莺莺。眼波屡转眉能语,口虽不言心已许。才子佳人古所难,探花郎遇探花女。从此相思日几回,江南红豆正花开。诗人自古悲花落,开向泥涂更可哀。豪华不惜缠头费,千金拟觅灵芸贵。莫笑羞无壮士颜,凭教饱吐青楼气。无端楼警各分飞,天上人间见面稀。八尺蒲帆归去也,多情犹自梦依依。知我狂吟好风雅,也曾看花在花下。乞作香山本事诗,能言莫学坦之哑。君真情种我情痴,愧乏生花笔一枝。回忆花场清赏夜,音袅袅系人思。不再来游视此水,问君此言可忘矣。春风已过秋风生,光阴如驶剧如此。(以上甲辰作。)

十六、读史(以下子琦弟钞存)

猛虎在深山,百兽皆俯首。良猫宿家庭,群鼠自却走。感格苟有术,岂必在多口。何哉杜周甫,请托好弹纠。反怪刘季陵,默默语不苟。不言固寒蝉,言毋乃瘈狗。自古乡里间,恩一怨八九。桑梓虽关心,事权不在手。无端越俎代,庖人岂肯受。所言秉至公,既犯出位咎。稍一涉私心,弊何所不有。所以圭角露,不如锋芒藏。义行称乡里,贤哉王彦方。

刘项不读书,乃以身尝试。王莽读周官,胡为篡汉位?古来鼎革交,迎新旧则弃。大书降表人,何尝不识字。秦承战国末,处士逞横议。人人号著书,各各张旗帜。大都亡国汉,书生不解事。黑白徒混淆,冠履任倒置。纵有百年身,岂能一一记。始皇付一炬,大快人意。

出没犹神龙,奇哉张子房。当时秦皇政,烧兵器咸阳。何来铁椎重,百二十斤强。挟之以来往,绝不形张皇。一击既不中,身将饱虎狼。胡大索十日,不闻锁锒铛。可知专制政,民久思脱繮。乐得纵之去,以为国民光。不然秦网密,插翼难飞翔。青天白日下,岂有复壁藏。政贵得民心,不在严隄防。吾悲千载下,专师秦始皇。

海礼逢萌,不答使捕取。汉阳召姜岐,不至促嫁母。奇才求贤策,千古所仅有。因思天下事,有奇必有偶。熏穴求越摉,燔山求介推。一君一臣间,顷刻成烟灰。两国多谋士,作计何愚哉!当其仓卒时,急固不暇择。后世笑其愚,彼固谓上策。岂知匹夫志,可杀不可夺。苟可逼而得,何以称贤达。

马宏使匈奴,归与典属俱。何以论守节,人但知一苏。姚阳,身与城同亡。何以论死事,人但知许张。或传或不传,有幸有不幸。卒之天壤间,精气自耿耿。俗士执一行,便思传千秋。一或不得志,天怨而人尤。腐儒更可笑,无实名是求。就令名暴,譬如骤雨沟。其涸可立待,岂比源泉流。所以古君子,惟耻其名浮。

为臣当尽忠,为妇当守节。一以身许人,大义不可绝。慈明儒者流,乃逼嫁其女。伟哉尸还阴,卒能以死拒。王陵赵苞母,教子为忠臣。笑杀龙无双,智不及妇人。黄发应董卓,十旬取卿相。何如郑申屠,不屈全高尚。乃知义所在,平日辨贵夙。晚节悔既迟,不见君家彧。

甄宇不投钩,张宗不探笥。一则人所争,一则众所避。二公独坦然,不顾害与利。赤眉众虽强,视之直儿戏。官羊肉虽瘦,何莫非君赐。即此一节间,可以见素志。大义炳古今,二公可易地。末俗多偷生,临敌心胆。及乎利在前,拼命不肯弃。朝廷用此人,安得不事?私心牢不破,嗟哉此叔季。

十七、题南湖刘本义老人

明代有老人之制,择里中年高有德望者为之。县署门左建申明亭,老人坐亭中,为民平婚姻、田地、殴斗、赌窃细事,并设圣令牌,有司贪赃坏法置牌公厅,以礼劝谏。三谏不悛,准赴京面奏,以凭拿问,敢有阻当,治以重罪,职责之重如此。中叶后,朝政不纲,闽粤之交,贼盗如猬,三省督剿,频年不休。正德十二年,巖前贼刘隆等复炽,虔抚王公守仁奉命平漳寇,驻县,遣老人刘本义驰往晓谕,许其自新。隆等感悔就抚,党悉解,事具府县志。丁未秋,与仰南老友夜话,知公即其九世族祖,且言公只身诣贼巢,令就抚,文成嘉许,奏免地方之役。公以一老人,见用于文成,取信于盗贼,才德可以想见。敬缀二律,以伸仰慕,并乞仰南正之。

邑有才如此,贤于十万兵。猬毛群盗炽,虎口一身轻。贼势连闽粤,公忠忘死生。笑谈消伏莽,冒险重耆英。

久恨杭川地,阳明过化乡。竟无名士足,来造大儒堂。公乃能筹策,人应祝瓣香。南湖一泓水,千载尚流芳。

十八、戊申生日书怀四首仅记其一

地一声轻出世,我原非我强呼吾。前身岂必真名士,今国居然老病夫。忧道忧贫交逼迫,学书学剑两糢糊。回思闾左悬弧日,莫慰重堂负壮图。

十九、戊申生日书怀四首男师轼寻出录后

堕地一声轻出世,我原非我强呼吾。前身未必非名士,今国居然老病夫。汗马汗牛空拓落,学书学剑两糢糊。生天无复能成佛,有人间笑腐儒。

汉运正丁阳九厄,日窥台岛我生年。舆图渐缩成孤注,胡祸纷乘攫主权。人事天时机益迫,今来古往恨长緜。河清欲俟几何寿,莽莽神州望眼穿。

为触中年哀乐感,年来潘渐成丝。无多月身如寄,大好河山局已危。醇酒未能长日醉,狂歌谁解此中思。漫云晴雨无关我,忧向中来只自知。

人情鬼蜮殊难测,刚拙曾无偶俗才。识类鸡忧在瓮,戏同傀儡怕登台。茫茫身世丛荆棘,泛泛民心聚甈坏。安得种荷花十顷,年年生日对花开。

二十、仓海君以《秋怀》[1]诗索和,此韵答之己酉素庵侄钞存

岁月催人梦里过,壮年周处悔蹉跎。身逢猾夏群谋逞,心为悲秋百感多。黑白棋争新世界,元黄血染旧山河。燕云豪侠今消歇,谁唱萧萧《易水歌》。

落日西风一雁归,喧传关牡竟全飞。山长水绿随云去,人事天时与愿违。铁马茅檐风愈紧,铜驼荆棘难肥。小山招隐怀丛桂,尚有芙蓉薜荔衣。

梦入虚无缥缈间,九层楼阁杳难攀。无聊漫把诗消遣,渐老难将酒借颜。吐蜃云天成海市,议瓜冬日骊山。柔坯刚甈陶难就,犹自抟沙不肯闲。

匹马秋风杖策迟,更无人事惬心期。十千美酒开怀抱,九万重溟怅别离。漠北风云张敌燄,天南草木有民咨。乘楂未解穷星汉,空负男儿少壮时。

何事南冠泣楚囚,挽回末劫起神州。颇闻箕子遗封地,尚有荆轲刺客流。三户亡秦新日月,一编存鲁旧春秋。夜深星斗寒光迥,饮器名王剑下头。(今按:日本伊藤博文是年被刺于哈尔滨。)

金字巍峩塔影斜,兴亡古国感无涯。度支卮漏流难塞,借债台高计已差。有河山增慷慨,更无天堑界夷华。魏公去后寒香杳,晚节空思宰相花。

故人南海寄鸿文,策马脩期未策勋。并世雄才谁伯仲?平生佳句迈卿云。新碑彩缯三千字,故部虫沙十万军。寂寞空江名士老,那堪多叠四郊闻。

万木新声落叶萧,连年海上有狂飇。龙蛇蛰伏藏身固,蛟蜃翻腾极目遥。逸兴远怀梅岭月,壮心思射浙江潮。梦中歌舞升平日,安得欃枪杀气销。

[校勘]

[1] 丘逢甲《秋怀》见《丘逢甲集·岭云海日楼诗钞·卷十二》,广东丘逢甲研究会编,628631页,岳麓书社出版发行,200112月。

二十一、叠前韵再呈仓海君

易老秋风病里过,年年书剑付蹉跎。文章误我穷愁甚,世故撄人变幻多。天地鸡身坐瓮,经纶鼹鼠腹填河。茫茫莫洒前途涙,浊酒三杯且放歌。

硭砀豪杰大风归,漠北将军天上飞。一代眼光谁独射,百年心事未全违。泥丸策上西封谷,棋局功收北渡肥。从古男儿须冒险,王章何事泣牛衣。

休论绛灌陆随闲,凤翼龙鳞漫附攀。屠狗功名成有数,烂羊侯尉壮无颜。何妨剑斫杨东市,不用文移孔北山。司谏紫薇无一是,果谁忙处果谁闲。

无心出岫白云迟,寥落空山负所期。守得枯株称大拙,赠来芍药怨将离。南阳俗客嗤张奉,东郡狂徒避赵咨。荷锸力农兼识字,丰年自有太平时。

韩非说难一身囚,陶侃无津八督州。遇合不常容易老,江河日下屡迁流。胸中龙虎风云古,眼底豺狼草木秋。说偷闲闲不得,搅人清梦到牀头。

支离病体帽檐斜,愁思天边与海涯。三五团栾曾几度,十千酣醉未为差。梦回纸帐霜初落,秋尽空山物不华。水有温泉火凉燄,阶前多种款冬花。

十载埋头一卷文,何须郎署怨司勲。寻碑东郭留荒冢,采药南山起暮云。五夜秋风怀帝子,半潭明月吊将军。无端又触兴亡感,愁绝宫词不忍闻。(邻近福员山有明宜春王遗迹,其下有将军潭,闻某将军投潭殉节于此。)

锻去明珠守纬萧,朝来河畔耐寒飇。名山事业谈何易,乱世功名梦更遥。燕雀堂中防近火,鲸鲵海上奋狂潮。秋心便是成愁字,愁到秋深那得销。

二十二、西湖纪游庚戌二月。十首仅记其四。是年中秋有《重游》十首既全不记忆矣。春游偕雷君史修,秋偕陈君巢南。)

出涌金门外路,湖光山色逼人来。汴梁那及临安美,难怪偏安不肯回。

全家碧葬万梅间,为访乡贤不惮艰。吾杭林公汝霖任林和典史咸丰十年浙省城破阖门殉难葬孤山。指点蒙蒙烟雨里,有人笠屐上孤山。

苏小坟前宿草稠,西泠桥下水悠悠。游春偏作悲秋感,风雨无端起暮愁。(附注:此诗盖吊秋女士瑾也。坟在西桥畔,既迁回湖南。改革初载,迎回葬此。当时见此诗,嫌为悲飒,固不知别有托兴耳。)

节近清明上岳坟,人来携得纸钱焚。醍醐灌顶当头棒,铁像无知那足云。(浙人多携纸钱上岳王坟,溺铁像顶,老人手执长旱烟筩点其头骂曰:“岳爷就被你害死了”。此实当时所目见耳闻,足征是非之公,而千载而下,愤犹存。)

二十三、血渍石歌(庚戌八月初,偕华君品玉游金陵作

金川门开周公来,成王逃去安在哉?百官纷纷马前跪,周公俨然作天子。周公成王本一家,楚弓楚得何须嗟。先生正气光两,那肯为草即位诏。甘膏斧蹈火汤,面责周公还成王。成王虽焚尚有子若弟,何不告庙继立登明堂?敢谓此为朕家事,高皇天下传嫡嗣。大书燕贼篡位字,刀抉口耳血流地。渗入石中不消澌,五百年来留血渍。谁欤建亭护忠精,扶植刚常使不倾。吾读碑文窃疑义,曰暴得国无过明。不知明祖暴何在?毋乃持论失其平。当时秉笔有微意,太平乱后民心贰。欲绝思明复汉心,不惜支离文背义。残忍当责燕棣强,诛及十族又何妨?八百七十三人同杀戮,瓜蔓钞更牵引长。呜呼人生电光原一瞥,独有此石迹不灭。斜阳古道孝陵回,石兽石人俱断折。

二十四、登广州镇海楼辛亥五月与海山同游

高踞城巅镇海潮,五层楼阁认前朝。时当乱后行多碍,山有兵来气便嚣。名胜即今马廏,飞腾安得跨虹桥(时驻兵不许游人登览)。归来郁抱难抒处,且共倾尊借酒浇。

二十五、暑假将归,同事罗君友山以诗送别,匆匆步韵,用答雅意,工拙不计也(罗君友山哲嗣香林钞寄)

炎夏蒸烈火然,最难六月岭南天。故园山水堪消夏,千里归来看月圆。

半年粤海远离家,风鹤频惊乱事哗。今日息鞭亭下过,怕从冈上黄花。(附注:息鞭亭在去黄花罔路上。当日友山见此诗曰:“君又发牢骚矣,当谨之。”良友箴规永铭肺腑。今友山弃世多年矣。)

同是舌耕砚作田,埋头文史奈何天?闲山妄作清修想,纵到梅花未必仙(赠诗有卜宅吾杭梅花洞之意

二十六、题《蟹肥酒熟菊花黄》画[1](以下{日留}隐覃炳堃愚生钞)

左手持螯右酒杯,东篱丛菊正花开。掀髯一笑拌[2]沈醉,难得敲门好友来。

[校勘]

[1] 本诗刊于:(1《南社丛刻》,第十三集(原版19153月出版),影印本第4册,第2779页,江苏广陵古籍刊印社出版发行,19964月第1版;(2)《南社诗集》,第一册,柳亚子辑,第170页,上海开华书局,1926年。

[2] 《南社丛刻》和《南社诗集》作“拚”。

二十七、题李伯琴模南沙《百龄富贵图》[1]

浮云过眼总成空,尘事[2]悠悠一梦中。事业未成头[3]白,等闲孤负此春风。

芝草通灵柏子香,牡丹富贵称花王。南沙也解工谀语,只合高悬昼锦堂。

[校勘]

[1] 本诗刊于:(1《南社丛刻》,第十三集(原版19153月出版),影印本第4册,第2779页,江苏广陵古籍刊印社出版发行,19964月第1版;(2)《南社诗集》,第一册,柳亚子辑,第170-171页,上海开华书局,1926年。

[2] 《南社丛刻》和《南社诗集》作“世”。

[3] 《南社丛刻》和《南社诗集》作“易”。

二十八、壬子十月,南社诸子雅集沪上,予阻冶城,不获与会有感[1]

年年皋复国魂招,今日归来恨未消。荜路蓝缕方草创,河山风雨尚漂摇。干戈满眼筹边亟,块垒填胸借酒浇。高会应知多雅论,海天翘首梦魂遥。

[校勘]

[1] 本诗刊于:(1《南社丛刻》,第十三集(原版19153月出版),影印本第4册,第2779页,江苏广陵古籍刊印社出版发行,19964月第1版;(2)《南社诗集》,第一册,柳亚子辑,第171页,上海开华书局,1926年。《南社丛刻》和《南社诗集》中的标题均作“壬子十月,南社诸子雅集沪上,予阻冶城,不得与会有作”。

二十九、哭宋钝初[1]此诗子琦弟钞本亦存

可怜中国人心死,如此人才忍杀之!今日哭公无限恨,令人倍忆晋鉏麑。

誓将政党造共和,谠论偏教积怨多。甘堕奴圈吾已矣,沈沈其奈国民何!

[校勘]

[1] 本诗刊于:(1《南社丛刻》,第十三集(原版19153月出版),影印本第4册,第2779页,江苏广陵古籍刊印社出版发行,19964月第1版;(2)《南社诗集》,第一册,柳亚子辑,第171页,上海开华书局,1926年。

三十、四十初度感怀 [1]此诗武平刘君香亭已有录寄

一堕红尘四十年,不成豪杰不成仙。嬉游苦忆儿时乐,混沌思逃世外天。新国开基仍老病(予《戊申生日书怀》有“今国居然老病夫”之句),故山腾笑有林泉。忧时漫作灰心语,长愿躬耕十亩田。

识字从来忧患多,壮年曾把剑横磨。儒冠误我思投笔,烽火撄天屡枕戈。忽忽百年人易老,茫茫前路海犹波。平生梦想今安在?国体共和尚未和。

议瓜终日骊山,无补民生自赧颜。万变龙蛇[2]时局幻,一堂燕雀祸机环。酒杯解闷何妨借,诗兴添愁已渐删。炎热逼人思远避,放怀秋水白云间。

连年奔走逐舟车,回首南陔子职赊。介母本无求禄养,莱妻原不御铅华。向平有愿[3]殊难了,赵壹无钱未用嗟。形见神[4]藏聊滑稽,与时变化学龙蛇。

[校勘]

[1] 本诗刊于:(1《南社丛刻》,第十三集(原版19153月出版),影印本第4册,第2779页,江苏广陵古籍刊印社出版发行,19964月第1版;(2)《南社诗集》,第一册,柳亚子辑,第171-172页,上海开华书局,1926年。

[2] 龙蛇稿和《南社丛刻》作“龙蛇”。《南社诗集》作“鱼龙”。

[3] 《南社丛刻》和《南社诗集》均作“事”。

[4] 原稿误作“龙”,从《南社丛刻》、《南社诗集》改。

三十一、艾生以杂感诗属和,阻雨三洲,因次韵成四律。风雨漂摇,百忧交集,固不知其词之悲怨也[1](按:艾生,雷君熙春别署。癸丑十一月赴汀州途中作

团圞纨扇弃先秋,萧瑟[2]西风动客愁。艳说黄金能铸屋,悔题红叶付流沟。贞邪久混谁青眼,恩怨难明易白头。不尽倾城倾国恨,只忧一笑了宗周。

荡妇妖姬献媚工,含沙射影术难穷。手中翻覆成云雨,意外波涛激水风。狐本善淫能惑主,雌真甘守孰知雄。效颦犹自夸西子,恬不知羞是此东。

漫云醋海兴波浪,从古薰莸器不同。纵是双飞无彩凤,且留小影记惊鸿。南中豆子相思苦,北地燕支异样红。翻悔金针轻度与,緜緜此恨那能融。

专宠宣娇[3]奈若何,天河虽渡恐犹波。入胡蔡琰家何在?去国王嫱戎未和。梦光华前代月,眼中涕泪故宫禾。含情欲诉防鹦鹉,休唱人间懊恼歌。(按:此诗为赣宁事件失败后而作。 

覃注:以上钞自南社十三集。

[校勘]

[1] 本诗刊于:(1)《南社丛刻》,第十三集(原版19153月出版),影印本第4册,第2780-2781页,江苏广陵古籍刊印社出版发行,19964月第1版;(2)《南社诗集》,第一册,柳亚子辑,第172-173页,上海开华书局,1926年。《南社丛刻》和《南社诗集》中的标题均作“艾生以‘杂感诗’属和,阻雨三洲,因用其韵成四律。嗟乎!风雨飘摇,百忧交集,固不自知其词之悲怨也”。

[2] 原稿误作“愁”,从《南社丛刻》、《南社诗集》改。

[3] 《南社丛刻》和《南社诗集》作“骄”

三十二、旅馆无憀,秋心不寐,挑握管,拉杂成绝句四章,其断肠词邪?其绝交书邪?抑愤时语邪?吾固不自知矣。世有伤心人,当能解此语也。时乙卯旧重九节前七夕[1](按:即四年双十节作)

煮凤烹鸾事未休,无端风浪更惊秋。杨花性本甘飘荡,又抱琵琶过别舟。

灿烂自由花,嫩蘂柔条爱护加。何意狂风摧折甚,眼看黯澹物无华。

早知今日悔当初,覆雨翻云梦幻。婢膝奴颜知汝惯,生成劣性永[2]难除。

巧语花言谣诼频,逝将去汝泪沾巾。榛苓他日应相忆,翘首西方望美人。(按:袁氏谋帝制,筹安会人谓共和不宜于中国。)  

覃注:钞自南社十六集。

[校勘]

[1] 本诗刊于:(1)《南社丛刻》,第十六集(原版19164月出版),影印本第5册,第3788页,江苏广陵古籍刊印社出版发行,19964月第1版;(2)《南社诗集》,第一册,柳亚子辑,第174页,上海开华书局,1926年。《南社丛刻》和《南社诗集》中的标题均作“旅馆无憀秋心不寐,挑灯握管,拉成绝句四首,其断肠词耶?其绝交书耶?抑愤时语耶?吾固不自知矣。世有伤心人当能解此意也。时乙卯旧重九节前七夜”。

[2] 《南社丛刻》和《南社诗集》作“总”。

三十三、寄曹耐公振懋汕头[1]

故人闽海别,瞬息经三霜。相思渺无极,各在天一方。今年秋风来,鸿雁南边翔。咫尺鮀浦地,音问殊渺茫。昨日岭东士,运动高会张。驱车行役赋[2],观者如堵墙。我来寓林园,主人语能详。相访两相左,隔阂同重洋。尹邢非避面,孔阳岂瞰亡。一夜不成寐,倚枕空徬徨。明朝重走谒,握手登君堂。怆然话往事,感喟生中肠。忆昔纪元初,同登傀儡场。满地皆疮痍,当道多豺狼。环视民疾苦,隐痛背刺芒。锐志谋兴革,建议关梓桑。共事八月久,意气[3]何激昂。省会一朝别,南北分道扬。我兔仍株守,君马益腾骧。国会初开幕,党争正蜩螗。蛇神复牛鬼,菅菽并董[4]蓈。愿者畏贾祸,缄口同结囊。黠者逞雄辩,信口徒雌黄。公理久不伸,正论亦[5]昌。耐公胡为者,言事特慨慷。一醒处众醉,人反笑君狂。议瓜骊山,筑室谋道旁。错聚九洲[6]铁,邪憎一角羊。物腐乃虫生,元气从此伤。燕赵多健儿,露刃何披猖[7]。枭鸾同见逐,玉石俱遭殃。剧场昙花散,丁鹤还故乡。惘惘出都门,瘦马偏斜阳。读君别后诗,大声震屋梁。骄人枯骨劲,历劫头颅强。嫉俗语多愤,忧国心难忘。我亦伤心人,哀时多不祥。百忧日丛集,遐想思逃荒。求交古剑古,托兴香奁香。郁郁信陵醇,娥娥邯郸倡[8]。有花且相赏,有酒莫辞觞。时事不可[9]问,大梦酣黄粱。不知有汉魏,直欲齐彭殇。问君意如[10]何,一笑聊徜徉。秉烛且夜游,呼童典鷫鸘。携手登高楼,美人正华妆。珍羞杂罗绮,丝竹闲[11]笙簧。罄此一尊[12]酒,如对千顷汪。别梦犹依依,感君故意长。作诗聊写怀,仰视天苍苍。(按:覃钞以下尚有:《五年元旦》、《迁居今日之今》[13]、《迁居被窃》、《旧除夕》、《丙辰元旦》共八首。

覃注:钞自十九集。

附录:覃钞小引:

民国六年就广东高等师范肄业,得识顺德蔡寒琼,介绍入南社,赠南社第十六集至二十一集,又补赠第十三集。遭乱,故乡藏书散失,惟此数册日常阅之,携以自随,幸存无恙。集中有上杭丘先生荷公诗文,读之爱其清雅幽澹,华妙隽妍,而写身世、发幽怀,尤多纪实之言,自是心焉向慕,以为文章宗匠,后进楷模,非先生莫属,然尚未遂瞻韩之愿也。廿一年返{阝留}隍,就球中教席。同事丘公赞侯、李君荷村为先生同乡,课暇相与下潮,介绍晋谒先生,足慰十年来驰仰之怀。客,予由礐光中学返潮之住家,再谒先生于寓楼,蒙啓迪不倦,属钞见刊于南社集中旧作。钞竣,书其颠末于此。二十三年三月既望,社晚覃炳堃愚生谨抄。

[校勘]

[1] 本诗刊于:(1)《南社丛刻》,第十九集(原版191611月出版),影印本第7册,第4618-4620页,江苏广陵古籍刊印社出版发行,19964月第1版;(2)《南社诗集》,第一册,柳亚子辑,第174-175页,上海开华书局,1926年。(3)《南社丛选》,胡朴安选录,第657-658页,解放军文艺出版社,2000年,第1版。《南社诗集》和《南社丛选》中标题为“寄曹耐公汕头”。

[2] 行役赋《南社丛刻》、《南社诗集》和《南社丛选》作“赋行役”。

[3] 稿阙如,据《南社丛刻》、《南社诗集》和《南社丛选》补加。

[4] 菽并董《南社诗集》和《南社丛选》作{|艹卤又|}并童”。

[5] 《南社诗集》和《南社丛选》作“难”。

[6] 《南社丛刻》、《南社诗集》和《南社丛选》作“州”。

[7] 稿和《南社丛选》作“猖”,《南社丛刻》和《南社诗集》作“獊”。

[8] 《南社丛刻》、《南社诗集》和《南社丛选》作“娼”。

[9] 《南社丛刻》、《南社诗集》和《南社丛选》作“过”。

[10] 《南社丛刻》、《南社诗集》和《南社丛选》作“云”。

[11] 《南社丛刻》、《南社诗集》和《南社丛选》作“间”。

[12] 《南社丛刻》、《南社诗集》和《南社丛选》作“樽”。

[13] 《迁居今日之今》疑指《新筑念庐,迁居前一日,家海山大令书来,有倣郑所南<今日之今>四章,用其体作迁居诗》,见《念庐诗稿·卷二  民国五年诗》。

三十四、社友蔡子寒琼于京师得郭频伽手写江葊诗卷,驰书告柳亚子。亚子将以家藏别本江葊诗廿余首合谋付梓,征同社题咏,为赋三绝句[1](见《南社丛选》)

灵芬手写江葊集,自付云璈已渺茫。百二十年重出世,赏音今遇蔡中郎。

题序湘湄更铁门,一编销夏载园。鸿文自有神呵护,想见龙蛇落笔痕。

乡邦文献喜如新,好事屯田有后人。画幅平分诗合刻,不妨散[2]作万家春。

[校勘]

[1] 本诗刊于:(1)《南社丛刻》,第十五集(原版19161月出版),影印本第5册,第3447页,江苏广陵古籍刊印社出版发行,19964月第1版;(2)《南社诗集》,第一册,柳亚子辑,第173页,上海开华书局,1926年。(3)《南社丛选》,胡朴安选录,第656页,解放军文艺出版社,2000年,第1版。《南社诗集》和《南社丛选》中标题为“社友蔡子寒琼于京师得郭频伽手写徐江葊诗卷,驰书告柳亚子。亚子将以家藏别本江葊诗廿余首合谋付梓,征同社题咏,为赋三绝句”。

[2] 原稿作“合”,从《南社丛刻》、《南社诗集》及《南社丛选》改。

三十五、送春四首,乙卯旧历三月作[1]此诗作于日本廿一条件秘密签字后是年三月廿三日立夏。)

大事已随春送去,宁为秋杀莫春温。人间久被和风误,眼底今无好景存。风雨漂[2]摇增别感,河山锦绣欲离魂。酒杯以外皆愁物,且对残花尽一尊[3]

春尽中原生气索,愁心似海更添波。郎当满地花无主,老大伤心梦有婆。鹃血糊亡国痛,鸠居蛮横(去声)占巢多。邻家饯别方歌舞,我自殷忧涕泪沱。

锦蔟花团美少年,丰姿潇洒竞[4]垂涎。东邻[5]流眄时窥玉,北里缠头大索钱。密约喃喃三月久,专房赫赫六宫先。春风一度销磨甚,断送精华剧可怜。

东风无赖太轻狂,放胆穿帘更入房。满目飘零飞絮乱,惊心狼狈落花忙。宜春怕见泥金帖,驻色曾无李酒香。独有卷葹心不死,移根多种曲阑旁。(《南社丛选》为泾县胡韫玉朴安选录,尚有《寄曹耐公》、《迁居被窃》、《旧历除夕》、《丙辰元旦》共十一首。五年以后,诗稿尚存,《寄曹耐公》诗已见覃钞。兹两题朴安当在南社十四五集中选出也。)

[校勘]

[1] 本诗刊于:(1)《南社丛刻》,第十五集(原版19161月出版),影印本第5册,第3447-3448页,江苏广陵古籍刊印社出版发行,19964月第1版;(2)《南社诗集》,第一册,柳亚子辑,第173-174页,上海开华书局,1926年。(3)《南社丛选》,胡安选录,第656-657页,解放军文艺出版社,2000年,第1版。

[2] 《南社丛刻》、《南社诗集》和《南社丛选》作“飘”。

[3] 《南社丛刻》、《南社诗集》和《南社丛选》作“樽”。

[4] 《南社丛刻》、《南社诗集》和《南社丛选》作“竟”。

[5] 《南社丛刻》、《南社诗集》和《南社丛选》作“墙”。

三十六、何事

万蛀成窠大树倾,家妖鸟祀罗平。幢幢鬼影人间世,惨惨屠门夜半声。山雨欲来无静树,江潮未打已空城。锦茵客散留残骨,何事乌龙死争。

右诗录自:民国三十四年三月廿四日《东南日报》周末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