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民国八年诗 闲夫 上传

单篇 作者授权首发

1862次点击|7次点赞

赞一下

卷五  民国八年诗己未一百一十九首

一、元旦在大埔舟中叠五年元旦韵

   满江风雨入新年,兀坐无聊手一篇。舟止中流难进也,地经大战幸安然。半生作客奔波惯,开岁何人祝颂便。抱得浣花忧国意,愿丰楼外有平田。

二、无题

   递息传消暗暗通,两心相印两情浓。西林密约三更月,东海轻杭一苇风。怪道踰墻非处子,喧传入幕有狂童。似羞佯怒娇憨惯,故向人前颊[1]晕红。

   无端冒昧嫁东风,礼法荒唐说郝锺。自信坐怀同柳下,人言欢会赴桑中。须防失足终成恨,莫漫无媒强自通。姊妹讥嘲邻女笑,只缘清白负初衷。

[校勘]

[1] 原稿误作“烦”,径改。

三、缠头 

   温存难觅美人怜,费尽缠头却枉然。缥缈情天无术补,深沈欲壑几时填。万般恩爱都虚语,百结忧愁莫浪传。杼柚既空奁未满,又看忍泪鬻良田。

   一家鬟鬓迥无俦,酒席歌场各自谋。内政未遑修凤阁,私财悬绝划鸿沟。腼颜犹说同居义,紾臂应贻夺食羞。大度高风终不信,汉家羹颉又封侯。

   予取予求不汝疵,黄金买笑几多时。空留坡老三毛饭,难应丁娘十索词。天共一方分冷暖,花开并蒂判妍媸。书生福薄真无那,不遇和鸾遇吼狮。

   痴心翻悔恋风华,好梦欢娱愿望奢。宠爱既无同命鸟,庄严宁有自由花。春蚕丝尽空茧,冬笋根枯那复芽。病渴不堪重剥削,文园闲倚曲阑斜。

四、感事二十首,集《疑雨集》句

   徐娘情味胜雏年,密约欢期几日前。一自暗传消息后,不妨权领散花天。

   登阁明妆望若仙,避人佯退定迁延。歌筵歇拍偷回眼,心似游丝百尺牵。

   乱头粗服倾城,雪压红楼照座明。孤注尚拚徼万一,可能呜咽壮河声。

   试傍墙东一倚楼,明河界限两边秋。旁挠欢计人人险,行过帘前莫转头。

   去年消瘦到如今,未许湘波隔桂林。要识寸心相喻处,东归[1]青鸟报欢音。

   菊花插定情筵,月到西南倍可怜。虽是黄尘满衣帽,眼波心事暗相牵。

   欲搴重幕明妆,梦入关河夜正长。佛像前同下拜,国花第一数姚黄。

   便持心事语同群,不悔从前刺绣文。不负芳盟同皎日,语花香气一时闻。

   合欢心事相处,鸳被宽裁绣越罗。豪士未妨兼媚,奚奴私说客名多。

   破镜清光又一规,相怜中罢阿谁非。当年光景当年语,惊认残阳作曙晖。

   红莲双引到闺中,语鸟名花粤海供。同出向来盟誓看,楞严初读面生红。

   学踏邻娥织素机,赵家纤瘦阿环肥。新欢到手身难暇,按到关情色已飞。

   珍重为卿治一觞,鬓鬟风乱过春江。引开笑语欢初洽,新旧难分话短长。

   每闻佳句有欢,慷慨杯阑舞蔗干。挥泪万千叮嘱,从来国色玉光寒。

   湖海元龙气不除,乍令欢喜乍愁吁。明朝翻向人前讳,谁更同时识子虚。

   祇悔从前领略粗,知君今始悟裙裾。人间多少双飞侣,白日繁花独向隅。

   韩非孤愤正难平,国客闲将国评。阅世久知寒暖变,此时何可再无卿。

   最宜人处是和,不觉人前唤柰何。嘱妾勉留颜色在,霜晨短景本无多。

   替我排愁肄管弦,也随人写太平年。诗堪当哭狂何惜,才着思量便渺然。

   一回欢笑一回嗔,随意梳头态更真。隐语定知君有会,云端唤出月娥身。

[校勘]

[1] 原稿作{去耒},查字书无此字,疑为“归”之俗字,以此录入。

五、寄柬巢南并示一厂

   一别元龙二月,不知消息近何如?藏山待定先芬集,刊误新题后汉书。五夜挑灯劳笔札,遥天望海杳鸿鱼。种梅更有孤山客,香雪霏霏念起居。

六、立春日千谷、星南践约来校,喜赋一律

   不负隔年约,翩然联袂来。早春寒未减,晴日雪初开。冬酿家家熟,高轩缓缓回。一年惟此暇,中圣莫辞杯。

七、翌日云槎来校,叠韵再赋一律

   更有高常侍,人先人日来。遥知山顶上,犹见雪花开。酒熟期非后,茶甘味正回(云槎不善酒)须拚一醉,且尽手中杯。

八、千谷首和前诗,再叠韵奉答

名下无虚士,抛砖引玉来。雪鱼冬酿美,落雁好花开。人日诗先和,阳和气早回。庭除霜后景,再饮菊花杯(敝庐紫菊尚留数花未落)

附:千谷己未春日和荷公韵[1]

   为赴东约,春光正大来。雪鱼羹最美,冬酿瓮新开。处处宾皆至(六日雪槎又至),家家饮几回。谭天欢赌酒,醉后更添杯。

[校勘]

[1] 包应卿、包应森编校《包千谷诗文选·诗选·五言诗》有《荷公召饮春宴,即步原韵答之(1919年)》如下:

   赴约蓝溪早,春光大好来。雪鱼塘自畜,冬酒瓮新开。镇日思千缕,停云望百回。念庐重和韵,斟酌莫辞杯。

九、约谷田、梅初、仲琼皆不至,三叠韵分寄,甫成起韵,谷田邮书适来,因足成之

   吾宗多旧雨,不共故人来。天末鸿飞杳,江干鲤腹开。叮咛期后约,濡滞慰前回。与妇谋藏酒,元宵好举杯(书约旧元宵节风雨不止)

十、谷田书云,约定刘君香亭于旧元宵节同来。四叠前韵寄柬香亭

   故人潮海别,有约上元来。苔径呼僮扫,芳樽待子开。东归怀李白,西梦降杨回(《老子枕中经》:王母姓杨名回)。莫负文侯约,裁成擭落杯。

十一、连日饮酒,乐山师、友莲、素庵诸君,朗辉婿暨诸弟均在座,五六七八九叠前韵

   师朋同雅集,子婿更偕来。杂坐无拘束,狂欢喜大饮仙歌杜甫,交淡慕林回“君子之交淡如水”,《庄子》作林回语)。各尽平生量,何须劝一杯。

   高谈乘酒兴,古往又今来。慷慨唾壶缺,纵横铁锁开。何妨眠瓮去,莫便弃繻回。伏地且牛饮,欢腾不计杯。

   豪饮吾何敢,逢场作兴来。人间冬酿熟,首夏正开。客座文举,香奁爱次回(予近集《疑雨集》句作《感事二十首》)。莫教临阵缩,不用让先杯。

   座中无俗物,幸不败人来。畏事非杨敞,能文有柳开。乐兼谋昼夜,声孰辨裴回。身后名焉用,何如此一杯。

   谁学单于语,高呼曰来。彄藏方手掩,拇战又拳开。独我惟浮白,终宵尽醉回。克态,三百郑玄杯。

十二、遣人速范友琴前辈,闻行至中途阻雨而返。十叠前韵奉寄

   赋罢停云句,良朋渺不来。春醪新酝酿,天气半晴开。味想郇厨嚼(君先来书言得异味),人偏剡棹回。知君原恶醉,独置剑南杯。

十三、醉后放歌

   诗人春酒介眉寿,酒徒饮酒惟谈天。醉后不知天坠否,天花乱坠落樽前。赖师健者称酒仙,举杯不让他人先。高子(友莲)尚友李青莲,饮如奔马渴赴川。吾家小阮(素庵)善谈玄,清者如圣浊者贤。同事包咸(千谷)与高骈(云槎),田叔(星南)翩翩更少年。新诗一饮和百篇,会须尽兴毋迁延。人生不百忧千,独有酒国无愁煎。未耄不须学卫武,何必相戒宾初筵。

十四、千谷、星南、云槎将暂告别,十一叠前韵

   暂送君归[1]去,订早来。连朝谈席接,几日讲堂开。地主难为别,天公不放回(晨起又微雨)。何妨再畅饮,趁暇好衔杯。

[校勘]

[1] 原稿作{去耒},查无此字,疑为“归”之俗字,以此录入。

十五、范丈健庵、友白友琴及其弟友枢俱有和诗,十二叠前韵奉答

   迟云人不至,惠我好诗来。眼底珠玑满,胸中噎媢开。临风怀欲罄,阻雨驾言回。击节频相赏,真堪下酒杯。

十六、喜谷田、梅初过访,十三四叠前韵

   入夜人声沸,良朋自远来。松梢新月上昨日上元无月,草阁暮云开。话旧情千缕,谈诗读百回。呼儿斟美酒,先饮洗尘杯。

   容易经年别,叠尝忧患来。村墟兵劫后,山县战云开。今夜鸿谈聚,何时元气回?茫茫天尚醉,吾辈莫辞杯。

十七、偶书

   赌酒谈天兴倍豪,新春多暇醉颜酡。人生只有闲居乐,畅饮非关有托逃。

十八、晨起

   旭日东窗照,阶前溜有声。开门望晴雪,白拥数峰明。

 

茶阳一月游草

十九、家仰汤商英同学以长句见赠,依韵奉答

   连年哑口看闲棋棋边无哑人”,本谚语,默默无言不置辞。语易伤时防触讳,来驱食怅何之。相逢萍水情如昨,领畧茶香迹也奇“君若去茶山,茶香复谁领。”陈白沙《神泉》断句)。无限缠绵今旧雨,浃旬沈醉酒盈卮。

二十、赠辑甫县长

   一家轼辙早齐名,生死交情忆令兄。阅世不如长瞑目,为官今幸有循声。劫灰满地收拾,荆棘沿途费平。宽猛兼施非易事,喜君才大两难并。

二十一、题画兰

   二十年来不画兰,幽居空谷畏人看。美人香草无穷意,欲觅知音识者难。

二十二、画兰

   终日昏昏醉梦中,醒香梦尚蒙矓。春花何似秋花好,闲把秋兰写几丛(昔人多咏春兰,而建兰独以初秋时开)

二十三、为辑甫画兰

   空谷无人也吐芳,不随凡艳繁妆。牡丹国色终嫌俗,不及春兰称国香。

二十四、茶阳艇子曲

阿侬生水边,不惯岸上住。上岸心摇摇,平地风波苦。

侬家不耕田,水边有乐趣。夜来网得鱼,明朝换米去。

二十五、有赠

   亭亭玉立最柔,一曲清歌尚带羞。看茶阳花艇子,宜人正好是清秋。

   娓娓清谈话正长,人生苦乐各相当。看花别得花中趣,花未全开分外香。

二十六、茶阳竹枝词

   江上沙堆比岸高,夜来一雨涨洪涛。满街都抱其鱼患,市上家家置小舠。(埔邑易受水患,店户各置小舟,一遇水涨,非舟莫行。)

   斗大荒城太寂寥,市声听得北门嚣。牛羊断绝鸡鳬少,惟有猪屠日打标。(埔邑菁华萃拱宸门外,市上最喜打标,以彘肉为鹄,亦赌博之种也,最近警署正干涉之。)

   朝眠未起如雷,门外喧嚣早市开。街上肩挑多妇女,知逢二七赴墟来。(埔城以二、七为墟期,上市最早,街上止见肩挑妇女,过午则散。)

   华侨助振念唐山,一电能开万户颜。多少贫家争赴局,手中携得米挥还。(余来埔,值南洋华侨张君耀轩电汇四千元助振,买米一元助振一角。米挥者,局给助振之单据。张君梅县松口镇人,信可谓好义矣。)

   一声汽笛火船来,拚命争挑行李回。最苦茶阳惟妇女,日中赤足踏沙埃。(俗呼汽船曰火船,每船泊岸,妇女数十争兜揽行李。)

   少女银钗一尺长,老人木髻样圆当。不知何代流传物,浪费时髦说改装。(余闻埔邑妇女改妆久矣,诗中所述则予所目睹也。)

   生小江边蛋户婆,客来重艇不登波。年来也拜军人赐,渡岸纷纷用背驮。(江中渔户多备二舟,大者住家,小者接客,向不登岸。去岁军兴,始破其例,偶逢雨后小溪水溢,则背负登岸。)

   七姓渔娃今三,上街去后老难堪。独怜尚未当家女,羞向人前犹带憨。(从良者名曰上街,已接客者名为当家

二十七、为逊吾画兰

   乱头粗服深山里,不愿人知世莫知。独与幽人惬心赏,偷闲写出两三枝。

二十八、写兰寄兴示仰汤

   写得幽兰三两枝,美人香草寄遐思。孤芳莫把闲花看,我欲薰香读楚词。

二十九、题画兰

生性爱兰花,孤芳独自赏。老笔惜颓唐,香痕空结想。

入山恐不深,难觅同心侣。独有素心兰,欣然订知己。

香梦尚迷离,惜花春早起。夜来风雨狂,落花惊满地。

好吟香草诗,兼作香草画。彼美淡无言,谁是知音者?

醉画兰花三五朵,全开不若半开好。好花妙在半开时,待到全开花已老。

三十、旅馆书怀

   半月茶阳旅馆身,独怜憔悴困风尘。一劳永逸谈何易,万劫长沦恨莫伸闻闽南近事。欲使死灰终火熄,当筹生计救民贫。书生空有华胥梦,轸念前途倍怆神。

三十一、和友人韵二首

   着意含苞未吐芳,闲情偏为护花忙。孤高无意争春色,除秋来便不香。

   情种生成我最痴,怜香屡赋感秋辞。干卿底事侬甚,我亦扪心不自知。

三十二、感事二首

   暴雨狂风弱不禁,那堪煮鹤更焚琴。托根恨不从天外,落叶应难觅树阴。百里人稀云黯黯,五更梦冷月沈沈。护花诗句谁信,十万金铃枉费吟。

   我亦飘零唤奈何,怜卿怜我涕滂沱。狂泉有味方争饮,醋海无端又起波。覆雨翻云谁作主,哀音促节不成歌。繁华非复当年景,眼底香巢破碎多。

三十三、依韵酬仰汤

   我书意造本离奇,我画情深别有思。鸿雪因缘泥爪在,壁间残墨扇头诗。

   八年旧雨今重聚,犹是江湖落魄身。托兴新编香草集,休将心事浪传人。

三十四、叠韵再柬仰汤

   洛浦惊鸿造语奇,何曾有梦入陈思。狂吟我也荒唐甚,赚得茶阳两袖诗。

   胸中多少难言隐,瓮底鸡等此身。欲去淤泥还洁白,清源端仗主持人。

三十五、冠儒宗人自南洋文岛回国,邂逅茶阳公署,以诗见赠,依韵奉答

   舟车水陆日奔驰,无复勋名望子仪。少壮雄心今渐尽,一腔热畏人知。

   南洋群岛唐开辟,启土翻成无是公。海外萍踪今偶合,最难同甲更同宗。

三十六、仰汤以诗赠别依韵奉答

   茶江三度望中遥君以去秋来埔余往返潮州三度茶阳皆因事未访,今始维驹永夕朝。欲觅纪游诗几首,此间名胜已寥寥。

   小住神泉恰两旬,莫明后果与前因。连宵诗兴多君助,屡托微波赋洛神。

三十七、即事 

   苍狗白云变态多,轩然平地涌鲸波。吹毛有意猜人甚,疗妒无方奈汝何。欲即还离情易隔,垂成中止事多磨。短长恩怨由人说,眼底空明闪电过。

三十八、留别埔署诸友并呈辑甫县长

   拟作平原十日,兼旬诗酒小淹留。剪残夜雨当窗烛,住占神泉街名近水楼。八载云山魂入梦,一家花草句搜幽。兹来得遇循良宰,江上烟波人不愁。

   曹掾人材重汉官,同心言笑臭如兰。明刑弼教恩威用,抚字催科上下难。入境观风民俗洽,坐花醉月酒肠宽。魂销南浦无劳送,汽笛声中晓色寒。

三十九、冠儒叠韵见赠,书此再答

   唱到骊歌马又驰,茶阳幕府我心仪。君尘甫洗吾行矣,后会悠悠未可知。

   是非社会今何定,舆论纷纭未必公。泥滓不污贞合俗,风流人忆郭林宗。

四十、旅茶阳,欲去不得。读《岑嘉州集》即用《下外舟中怀终南旧庐》韵

   终年作嫁忙,裁缝针线绝。人事易蹉跎,积日复成月。垒块胸难消,愤懑涕欲雪。头白有二毛,局危一发。能忍乃有济,千圣授秘诀。感此宽吾心,欲别不忍别。曲终调又变,烛跋灯未灭。吟诗用消遣,嘉州劲风骨。尘网吾亦厌(原诗:“近来厌尘网,安得有仙骨”),且尽杯中物。

四十一、前诗已成,演凡击节欣赏,勉叠前韵再呈

   山高何崔巍,一线路斗绝。不知五丁斧,凿自何年月。中藏险阻深,皑皑六月雪。相对令人寒,悚然竖毛发。吾心自康庄,奉作履险诀。委曲登前峰,休遽中道别。屐齿一经行,人踪永不灭。山高谁比峻,吾有嶙峋骨。造极心坦然,莫辨我与物。

四十二、书闷

   江上重重叠叠波,拏舟欲济又偏颇。谁知变幻人心巧,更比江波险恶多。

   争权攘利意难平,袖手闲观坐享成。阅历愈多趋避巧,百年不死定成精。

四十三、不寐

   辗转不成寐,鸡声复犬声。无聊人独宿,不觉又天明。

四十四、记事

   山回水曲路逶迤,恍惚身如入武夷。藕断丝连行不得,神泉六度看墟期。

四十五、连日言别,以事羁绊,今行矣。再赋四章柬仰汤并诸友

   久聚难为别,多君日送行。品茶将一月,剪烛屡三更。书画留新墨,诗文负宿盟。相逢俱客路,珍重故人情。

   话到艰难日,前途未可知。天涯客感,香草美人思。遣兴诗酒,销魂怅别离。数行书缱绻,令我更神驰。

   仓海遗风在,相期各勉旃。声名崇北斗,光燄照南天。教育精神重,文章道德先。一言且留别,莫负瓣香传。

   驱吾渐老,乞食续陶诗。刚拙才难合,疏狂性不移。江湖空落魄,香艳托微辞。流水湘桥去,茶阳我系思。

四十六、余已作《茶阳竹枝辞》矣,意有未尽,归舟无事,作《我愿诗》四章,余所望于茶阳人士者,正未艾也

   宾阳门外瓮桥通,门矮桥高水易冲。我愿升高门数尺,桥平直达小街中。

   茶阳志乘久凋残,板本飘零缺不完。我愿地方勤补缀,留将足本后人看。

   竹枝赋罢有微词,塞道屠标禁绝宜。我愿军人受天职,公安相与共维持。

   街头巷角臭薰天,遗矢亷颇断复连。我愿沿途设公,洁清注重卫生编。

 

四十七、韩江归舟至峯川联句有序

   己未秋仲,与许子蔚堂自潮归,舟中无事,蔚堂首唱两联,予因补缀前后成长句一首,遂相与叠韵联吟,共得四律。前三首为舟中之作,后一首则过山至峯市之作,非敢云诗,录之以志吾二人鸿爪因缘云尔。

   韩江携手赋归程,汽笛声中趁晓行。(荷)舟小几疑人似鲫,愁深难借酒为兵。那堪作客逢离乱,幸得联床似弟兄。(蔚)相约莫忘今夕话,敬恭桑梓不胜情。(荷)

   潇潇微雨阻前程,(荷)尚有肩舆十里行。好客陈蕃能扫榻,(蔚)罪言杜牧妄谈兵。空教蜗角争蛮触,(荷)谁复鴒原念弟兄。共笑书生无善策,且将诗酒写闲情。(蔚)

   儒冠误我滞鹏程,万里秋风怯远行。文字有灵终画饼,(荷)江山无主付骄兵。羞将书札干卿相,(蔚)欲养中才忝父兄。孤负名山奔逐去,(荷)出门惘惘若为情。(蔚)

   一路山程接水程,雨师作恶泥人行。驱拙似陶彭泽,痛哭穷于阮步兵。(荷)怕听声声河满子,羞称口口孔方兄。(蔚)疏狂不改平生态,放倨何妨一任情。(荷)

四十八、峯川过渡,误踏未缚木排,失足落水,几致沈溺。叠前韵寄蔚堂

   呼渡江头又水程,乘桴几作汨罗行。夹身幸有黄衫客,脱履居然赤脚兵。萍梗飘零原是我,梅花清洁合称兄。“山矾是弟梅是兄”,东坡《咏水仙》句,假借“水仙”用之。)险些鱼腹深深葬,应有人间未了情。

四十九、叠韵酬蔚堂三首

   联诗曾刻烛为程,笔下风驰万马行。李郭仙舟惊俗子,孟韩石鼎奇兵。论交旧雨兼今雨,称帝南兄更北兄。独有友朋相聚好,萍踪客路倍关情。

   休夸道学守周程,吾有吾天率性行。腾笑未妨名士饼,破愁须借美人兵。兴来欲蓄灌夫弟,醉后狂称摩诘兄。放浪形骸君莫怪,渊明曾记赋闲情。

   秋风信宿共归程,君暂勾留我又行。适馆愧承东道主,倦吟差似北奔兵。无双盐筴推齐相,第一诗才让沈兄。半月为期重握手,无须恋恋别离情。

五十、秋节前三日抵里门,约千谷、仲琼仲秋赏月,仲琼不至,千谷、勉生与子淹弟俱自县城来,遂速乐山师暨友莲、星南、素庵小酌念庐,千谷叠旧秋字韵首唱二章,奉答四律

   不须暇日十旬休,明月今宵重一秋。远道高轩双两过,新醅浊酒百杯酬。最难师友逢良夜,莫漫牢骚古愁。天上团圞人渐老,蹉跎与世载沈浮。

   园蔬野簌愧珍羞,相约年年赏此秋。奔走东西初憩息,喧嚣南北未和揉。吟诗得句探骊颔,食肉封侯异虎头。对此清光不酣饮,茫茫尘海更何求。

   仆仆风尘迹暂休,小山丛桂恰中秋。宾朋师友人同健,事业文章愿未酬。入世难言齐物我,酣吟欲赋畔牢愁。问天不饮频呼月,莫负中秋绿螘浮。

   不恒吾德或承羞,笔耒墨耕可有秋。未敢干时姑贬损,深虞学殖渐纷揉。是非无定休开口,风月当前好举头。但愿高谈常接席,扫除蓬径待羊求。

五十一、过峯川蔚堂已先往潮,留诗相候,再叠联句韵奉酬

记取峯川第一程,征尘甫洗又行行。新诗几点青衫泪,挑战重鏖赤壁兵。

 

临汀新乐府四章 

五十二、兴华种植公司

   农民耕田止种稻,不识芙蓉仙子好。幕府为民开利源,教民种植时宜早。收成利息不可当,农隙无碍田无荒。亩税四十种子四,惰农者罚充糇粮。嗟呼!惰农者罚充糇粮。

五十三、防务经费公司

   劝赌莫若钞家赌,一赔三十人争赴。因民所利而利之,准民承饷张门户。三十六宫何处藏?观童点图兼祷香。夜半荒郊狐鬼啸,妇女奔走孩童忙。嗟呼!妇女奔走孩童忙。

五十四、禁烟局

   烟鬼过门大惊惧,禁烟委员又来矣。烟鬼入门大欢喜,禁烟委员乃如是。吞云吐雾乐未央,惠我玉液兼琼浆。是续命汤反魂香,尧功舜德唐哉皇。嗟呼!尧功舜德唐哉皇。

五十五、花捐局

   夜行多露侬苦死,闪闪烁烁私惊惧。官家特派护花使,倩欢为侬买票子。欢有花票侬无惊,与欢好梦今宵成。属欢一语须记取,毋书侬字书欢名。嗟呼!毋书侬字书欢名。

五十六、漫书

   纷纷众女嫉娥眉,读到离骚自古悲。岂有青莲才可杀,纵逢黄祖性难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