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八 民国十一年诗 闲夫 上传

单篇 作者授权首发

1457次点击|6次点赞

赞一下

卷八  民国十一年诗壬戌四十四首

一、元旦试笔叠五年旧韵

过去都为据乱年,年年望治赋新篇。循环小变征天道,备常修学计然。南北山河争战息,东西洋海往来便。和平傥遂农家愿,思古无须咏甫田。

二、壬戌元旦作五十韵,寄呈汕头酬和咏霓菊部诸子

我于戏曲非知音,诗更信口非工吟。一唱众和声愔愔,咏霓洋溢传当今。(丹铭)诗思何嶜崟,壁垒严整戈矛森。我欲报之周宋镡,手持布鼓雷门瘖。李子(谷僧)解围围更深,美人壮士俱浮沈。神明兵法故纵擒,颠乎仙乎大笔淋。谁为美人达征忱,买丝欲平原君。张君(守仁)好奇今岑参,独辟畦町开岖嶔。深情款款难任,异苔岂必真同岑。忆昔涉足鮀江浔,偶听檀板闻瑶琴。名花解语弱不禁,岭南荔支香惹衾(东坡有“半夜清香荔惹衾”句)。高唱连天寒漏侵,耗财废时声色淫。那堪覆辙相追寻,更兼故食重燖。侯门费尽千黄金,他人入室悲陆沉。感时冷泪流涔涔,放志忌讳齐聋喑。破碎河山衣不紝,仳离家室突不黔。笙歌易歇天难谌,谁其消息通阳阴。寓言八九陈规箴,由豫勿疑朋盍簪。不听曲称知心,亦非送抱遥推襟。国手并进千岁,正义严如斧钺临。佳章叠叠函华琳,唱酬阅兼辛壬。今日何日春酒斟,愿言泽沛苍生霖。听和视正民歆歆,承平歌咏除凶祲。吹笙鼓簧赓鹿芩,欢娱不用忧钦钦。长歌一曲寄向禽,相与把臂来入林。

三、次韵答张守仁

回首论文粤秀年辛亥予任方言学堂国文教习张君时为学生,翩翩年少喜随肩。早知平子愁能赋,谁解原思病可怜。十载飘零仍泛梗,千秋事业等浮烟。读君剑佩程门句,往事重提倍赧然。

闽粤边连路匪遥,同门星散怅迢迢。韩江作客云空迟,仓海云亡水不朝(丘仙根监督号仓海君,改革后遂以为名,此语慨乎言之,止足为知者道也)。生死交情坟上剑,穷愁旅市中箫。闲吟欲破南柯梦,(去岁余观咏霓菊部诗,君屡属和豪兴知君笔未焦。

四、赠刘大同先生

乔木诸城重故家,年逾半百走天涯。颠狂草圣唐张旭,旷达文豪汉赵嘉。囊内钱空羞造孽,杯中物在醉流霞。万金真有家书抵,盥诵先芬眼福赊。(先生出文清公家书墨迹,景印甫竣,赠予一函

五、赠李谷僧先生

数载知名今薢茩,须眉斑白醉颜酡。肚皮不合时宜久,眼底曾更世变多。饮酒读骚情结轖,掀髯论古口悬河。倦游仍复辞家去,鮀浦潮生夜放歌。

六、清明雨夜偶成

弱冠游榕城,忽忽四十九。八度橐笔来,出入马江口。左鼓第一山,名播海内久。迁延未一至,胜赏呼负负。今年拟踏青,策杖约良友。天风海涛亭,狂歌且携酒。奈此春雨淫,泥泞不可走。兼之天气寒,居须狐貉厚。山高风更峭,未敢一昂首。兀坐听雨声,一灯如豆剖。翻疑天罅穿,恨无补天手。名山约不登,谚语洵非苟。拥衾不成寐,作诗用自咎。

七、寄怀张一琴凤辉

吾爱张平子,吟愁意自闲。家邻苍玉洞,门牓小庐山轩名。刘勰雕龙擅,陶潜倦鸟还。颇闻新病愈,远道笑开颜。

四载神交久,曾无一面缘。唱酬因许劭蔚堂,篆刻托彭籛钰和。书画兼三绝,穷愁重一肩。吾汀风雅士,屈指算君先。

奇气胸中,诗情画意多。江山凭策遣,金石费摩挲。甫白登堂揖,倪黄载酒过。解衣磅礴去,为我写(君许为我作画)

作客频年惯,来将我驱。藏书饱鱼蠧,恋栈笑羸驽。杜牧言知罪,韩非惯欲孤。龙山待携酒,拚一醉糢糊。

八、四月八日感赋

五色旗悬又一回,堂堂国会记初开。十年风雨飘摇感,两戒河山离析衷。破甑不堪回首顾,卷葹未肯此心灰。不生不死嗟何补,我亦登傀儡台。

九、林西园议长以《说诗社诗》见赠,即题奉呈

论诗何必拘闽派,各有性情与化机。旂鼓相当山色壮,江湖一老倦游归社长为陈石遗前辈。唱酬里社多元白,仕隐人间半孟韦。十子首推林子羽,巍峩绝业接芳徽。

十、海山自姚榷局寄赠阳明、舜水、梨洲三先生遗像,即题一律,用志景仰,并呈海山

姚江学业创文成,后起才多命世英。绝学到今传日本,遗民终古报朱明。都一代兴亡局,难已千秋景仰情。愿与使君同护惜,心香一瓣祝先生。

十一、马路叹

人言马路坦如堤,今看马路烂如泥。雨后泥泞行不得,行人裹足俱失色。旁人说道此马路,衹容马行不容步。旧街虽窄甃以石,途人如织相接武。自从官府讲维新,碎石改用三和土(俗以灰合沙及泥为三和土)。水门汀少沙土多,蹄痕轨迹泥埃补。四边沟道不疏通,淋雨且唱公无渡。噫嘻嚱!官府日日言路政,路成蹙蹙靡所骋。劝君缄口莫多言,官府方征修路钱。

十二、车夫叹

纵横驰骤车辚辚,驾车用马今用人。挽车人年十四五,气喘不休一何苦。中途停车止不前,手不能拉如火然。车走以足不以手,胡为手热不能走?车夫向客前致辞:小人苦痛君不知。昨日行车四五次,得钱不够租车费。家有病母待儿归,得钱买米充娘。儿不得钱娘欲死,今晨拚命拖不止。长日拖车手发热,手握车杠如握铁。铁方跃冶炉火红,手炙欲死天乎穷。我闻车夫言,使我增感触:穷人力苦食不饱,富家安坐收租足。世界日日言大同,何时饱享大同福?

十三、舟过海澄城外有感

争一判输嬴,金厦兴亡系此城。底事军前轻易将,江流遗恨吊延平。(延平以海澄为金厦门户,清师攻之,守将王秀奇相持数月。揭阳已败,延平召王至厦,以黄梧代,梧遂以城降,受清海澄公爵。)我来恰趁早潮平,郭外舟行不见城(数年前粤军踞城,毁之以通马路)。眼底英雄几成败,又谁输了又谁赢。

十四、至漳州

元龙湖海此开藩,戎马仓皇建设烦。辇石折城通马路,栽花废署建公园。百年功罪凭新史,两载经营认旧痕。博爱丰碑犹屹立,颇闻粤海又澜翻(至漳州适闻陈去职返惠)

卅载曾留信宿缘,重来有客已华颠。眼中景物都非昔,市上繁华独占先。歌管通宵康乐道(新建娼寮名),劫灰满地太平年(自太平军破城后,元气至今未复)。行经废瓦颓垣畔,旧感新愁倍黯然。

十五、游漳州公园

花如景簇草如油,小小园林骋马游。可惜绝无留饮处,不曾添水边楼。

十六、芝山 

福州有芝山,漳州有芝山。福州芝山看不见,漳州芝山时露颜。我从芝山来,复游芝山去。绝顶未曾登,颇得上山趣。孤亭六角山之巅,芗江如带横其前。何当秋夜吹箫去,银河耿耿月在天。

十七、连日饮东华园,奉谢子铭、星銮、敬洲、汉斋、采堂诸子

天气清和首夏犹,春衫白袷我来游。喜从异地联乡谊,携得新诗上酒楼(星銮出示近作《修禊》二十首)。兴到百篇连日醉,晚来一雨洗人愁。明朝又是新桥别,满袖丹霞滴翠收。

十八、石码、海澄间,居人以小舟载鸭放之江干,新潮初涨,各自成群游[1]草间,诗以纪之

养鸭人家宜水草,轻舟载鸭放江干。潮生潮落鱼虾长,各自成群不用阑。

[校勘]

[1] 原稿脱,径补。

十九、海上书所见

近海山焦如火烧,迎潮舟小似鸥浮。陆难觅食争趋水,水上人无陆上愁。

二十、至集美[1]

雄师十万虎貔屯,尚有延平[2]故垒[3]存。山势北来天马壮,江流南下海龙尊(滨江有龙王庙)。三边环水疑蓬岛,数点浮烟认厦门。文化即今开僻陋,蓬蓬气象看朝暾。

[校勘]

[1] 本诗刊于:(1)《南社丛刻》,第二十二集(原版192312月出版),影印本第8册,第5938页,江苏广陵古籍刊印社出版发行,19964月第1版;(2)《南社诗集》,第一册,柳亚子辑,第178-179页,上海开华书局,1926年。

[2] 《南社丛刻》和《南社诗集》均作“年”,当为“平”之误。

[3] 《南社丛刻》和《南社诗集》均作“里”。

二十一、自厦返汕,晨起阻雾

大雾瀰漫不辨方,黏天海水白茫茫。一舟如簸烦人甚,咫尺沙汕叹望洋。

二十二、日出见分水

巍然海上一山尊,闽粤边连界尚存。我自闽归偏向粤,汀流南下海为门。

二十三、游石码公园

市政新营新纪元,师行处处有公园。我来独爱元章石,拔地参天一品尊(洞天一品为林某所赠)

二十四、邓笔神下世期年矣,友人为扫墓,诗以纪之

旅榇萧条未得归,荒坟寂寞竟何依。一盂麦饭空山冷,半榻茶烟旧梦违。肝胆照人犹昨日,膏肓针俗忆先几(君善医理)。他年纵化辽东鹤,只恐无人识令威。

二十五、诸友已祭笔神墓,复集赀为持久计,高情厚谊,良可嘉也,再纪一律

一生一死见交情,张范徐吴浪得名。地下苔岑谁合契?人间车笠易寒盟。孤魂应有衔环报,痛难因宿草轻。凄绝竹篙山下路,年年挂纸慰幽明。

二十六、偕李步青、杨蕴山、刘镜秋游潮州西湖[1]

磊落葫芦山,屹立西湖岸。十载客潮州,兹山游迹惯。西湖秽不治,未一穷赏玩。谁欤[2]好事者,湖山施粉墁。架水阁湖心,建[3]酒楼湖畔。脩[4]补双虹桥,洗剔百碑版。我闻动游兴,胜赏结良伴。点缀簇簇新,施工甫及半。触眼丰碑高,土埋石不烂。大都记游踪,宋元间仕宦。摩崖林与陈[5](庆元碑[6]:郡守三山林{山票};又郡守莆田林光世逢圣,董试仙游陈豹孙子文;宝祐碑:莆阳陈炜光仲)何幸遘乡彦。登高憩棋隐(亭名),湖平供顾盼。遥遥李公亭,分割湖半段。迁墓议自徐(刺史徐一唯),惜哉不果断。白杨[7]多悲风,纵横丘墓乱。行人足趦趄,下有枯骨骭。我来日卓午,徒步浃背汗。欲向湖心游,尽将空气换。渺渺烟水中,轻舟不可唤(时造舟未成)。且约荷花开,载酒重泮涣。

[校勘]

[1] 本诗刊于:(1)《南社丛刻》,第二十二集(原版192312月出版),影印本第8册,第5938-5939页,江苏广陵古籍刊印社出版发行,19964月第1版;(2)《南社诗集》,第一册,柳亚子辑,第179页,上海开华书局,1926年。

[2] 《南社丛刻》和《南社诗集》均作“与”。

[3] 《南社丛刻》和《南社诗集》均作“筑”。

[4] 《南社丛刻》和《南社诗集》均作“修”。

[5] 林与陈《南社丛刻》和《南社诗集》均作“陈与林”。

[6] “庆元碑”《南社丛刻》和《南社诗集》均作“宝祐碑莆阳陈炜光仲,又一碑郡守莆田林光世逢圣,董试仙游陈豹孙子文,庆元碑郡守三山林{山票}”。

[7] 白杨《南社丛刻》和《南社诗集》均作“至今”。

二十七、端阳雨

韩江往年五月五,竞渡江头邹鲁。今年西湖凿新,好事更议张旗鼓。群龙戢戢四五舟,大龙髯张小龙怒。胜者夺标败弃甲,事虽游戏尚武。汨罗旧俗奚拘拘,我闻人言急欲。湖平在西湘桥东,商度先后纷旁午。昨日之日火张,出门数武炎威苦。蔽日笠思篸笋皮,摇风扇拟挥雉羽。南中天气顷刻殊,一夜城中大风雨。晨起淋漓苦未休,瑟瑟寒风生栋宇。满街水潦断人行,繄谁更向城头聚。莫将败兴怨天公,午节少晴谚语古。今年还有闰端阳,盛会无妨下月补。

二十八、与步青再游西湖[1]

偶然散步到西湖,湖上风光景又殊。十日不来弥妩媚,一天新霁倍清腴。蓬蒿辟后[2]羊求径,裙屐装成[3]士女图。欲待荷开难忍俊,有人先已泛菰蒲[4]

[校勘]

[1] 本诗刊于:(1)《南社丛刻》,第二十二集(原版192312月出版),影印本第8册,第5939页,江苏广陵古籍刊印社出版发行,19964月第1版;(2)《南社诗集》,第一册,柳亚子辑,第180页,上海开华书局,1926年。

[2] 辟后《南社丛刻》和《南社诗集》均作“早辟”。

[3] 装成《南社丛刻》和《南社诗集》均作“初装”。

[4] 原稿和《南社诗集》均作“蒲”;《南社丛刻》作“蒱”,似误。

二十九、与步青登湖山顶上,遂自活人洞穿寿安而下

活人洞下寿安,度洞穿翠溼衫。虎卧当疑绝路,蚁旋通穴隔尘凡。神仙好事留诗笔,雷雨深宵破石函。(山有石,合抱如大函。清康熙间,一夕大风雨,落其半。内半削如壁,有句云:“有客重来山栢翠,何人不爱洞壶清。”其半旧题“名石”,今尚横卧。)名胜废兴运会,题名到处字新

三十、舆步青同撮一影,戏题其上

茫茫尘世间,何止汝与我。萍踪偶然合,同向此间坐。学书已不成,学剑又不果。依人作嫁忙,驱事丛脞。我已十年淹,汝亦四载颇。教泽负昌黎,高山景行堕。终日醉昏昏,不知身轗轲。人呼为酒徒,汝我大笑可。我歌汝且书,汝右我坐左。

三十一、寄步青潮州并送别诸友

一声汽笛呜呜鸣[1],轮船破晓催客行。披衣送客出城去,欲别不别难为情。须臾扬轮江上,送行人立江头望。情同江水深更深,江波昨夜添新涨。别君翻悔只身归,贫病交侵乐趣稀。药茶铛时料理,漫将舐犊老牛讥。大儿半月困笫,归来日坐愁城里。驱除病魔苦力战,聒人况更闻诟谇。我身虽非健游者(近接西园赠诗,有“荷公健游者,饱看揭阳潮”句,故及之),出门又思亟襥被。旧游回首如游仙,别时月缺今重圆。累人何止毕婚嫁,人生苦恼相纠缠。不如意事十八九,万事不如杯在手。村居郁郁谁与语,恨不日饮凤城酒。凤城之酒无时无,惟我与汝呼酒徒。坐花醉月今何似,酒阑曾否须人扶。颇闻西湖收拾好,约君归迟我来早。拚将一醉解千愁,不然君归且过我。

[校勘]

[1] 原稿误作“呜”,径改。

三十二、西园雨夜得予诗,以诗见寄,依韵奉答

远书千里至,带得冶城潮。春酒痕犹渍,冬心劫不凋。膏肓箴我短,直谅忆君遥(君书中评予诗最允)。细把新诗嚼,情长语更娇。

西园雨夜得荷公诗赋此

荷公健游者饱看揭阳潮忧国心如捣,还山鬓未凋诗随风雨至人与海天遥隔水娟娟望微波汝许娇

三十三、宁化黎君季庵自榕垣以清代《闽诗》旧本惠赠,赋五十韵志谢

闽诗始于唐,搜辑自郑杰字昌英侯官人有《注韩居诗话》。最录《全闽诗》,煌煌数百帙。才多造物忌,书成心血竭。赖有齐兰皋(弼),思古幽情发。顺康雍干朝,讐校付剞劂。忽忽近百年(《清诗录》刻于嘉庆庚申,《明诗传》刻于光绪庚寅),遗稿多鼠啮(谢枚如章铤[1]序语)。有明一代诗,柳湄(郭蒹葭栢苍有《柳湄诗传》)勤补缀,变名《明诗传》,未免近剽窃。其唐宋元,辗转几曲折。流入丹丘家(武昌柯巽庵逢时),珠还闽士悦。石遗(陈衍)今诗豪,补订分甲乙。遂令郑氏书,完然不磨灭。繄予性好诗,更重乡先哲。陈刻何逊求(琨士琇先),郭传林逋乞(西园翰)。独有《清闽诗》,难遘二酉穴。季庵好古徒,诗卷手不辍。翠华吟社开,张(守光)(宗宪)击钵。今春冶城游,聚首三月别。别后惠书至,报我得异物。我闻口流涎,亟思饱馋吻。拟作荆州借,竟肯卢龙割。开缄色飞舞,一读一击节。残册虽不完(尚缺续集),胜逾金百笏。因思网罗难,百岂不失一。吾杭七百年,仅仅三律绝(明胡时一律,刘廷标一绝;清丘锺灵一绝)。练塘(丘侍御道隆,诗散见邑志)与弘庵(李职方鲁,有《烬集》),明代皆卓拔。遗民刘季英(廷标孙,名坊,有《天潮阁集》),尤为铮铮。亦越逊清朝,东山昆季出(丘大令嘉穗有《东山草堂集》,其弟武举倬有《春晓堂集》)。超超华秋岳(名,号新罗山人,有《离垢集》),诗画兼摩诘。胡为弃不收?毋乃多遗逸。古来诗文传,善作贵善述。汀人不好名,僻陋在天末。所以江黄辈,难与上国匹。卓哉杨二樵(澜),雅意罗放失。汀南伤廑存,今亦靡有孑。(《汀南廑存初集》为杨辑,《续集》郑道隅汝廉辑,板本闻已散失。)予生颇有志,孜孜事采撷。杭川继风雅(明李颖有《杭川风雅集》,今佚),力疲忘竭蹶。藏书苦不多,知交助搜抉。感此故人情,东望海天。巍峩钓龙台,台下水呜咽。迤逦万寿桥,桥上肩摩戛。有市古新丰,闻君此停辙。庭除花木稠,几案琴棋列。吟诗取适性,呼酒聊解。醉后发狂歌,唾壶处仲缺。邮筒乞寄将,俾我心胸豁。问君何时归,上游盗贼窟。不如渡海还,依旧假道粤。过饮东酒,或赏湘桥月。寄语素心人,何以慰渴。

[校勘]

[1] 原稿误作“烶”,径改。

三十四、挽伍廷芳[1]

梁木今其坏,兰膏竟自煎。忧劳身易殒,法治梦空悬。国事悲长夜,公忠愧少年。九原遗恨在,只手未回天。

[校勘]

[1] 本诗刊于:(1)《南社丛刻》,第二十二集(原版192312月出版),影印本第8册,第5939页,江苏广陵古籍刊印社出版发行,19964月第1版;(2)《南社诗集》,第一册,柳亚子辑,第179-180页,上海开华书局,1926年。

三十五、罗访梅寄赠《台湾通史》,即题两律奉谢

壮游挈眷渡东瀛,挟策输君破浪行。略地昔曾传大业,开天终竟属延平。山枢车马诗人感,宫阙金银带水盈。安得身闲腰脚健,乘风来访赤嵌城。

新书远寄笑眉开,恍入鲲身鹿耳来。大壑台员供考索,故人薏苡费疑猜。(《通史》仓海先生传论多微词,亦春秋责备贤者之义。惟传末言“挟款而逃近十万”云,则大谬也。先生内渡居镇平,寓东山乌石山房,赖族人恤之,款安在哉?流言尚被传闻误,作史真难笔削才。谤燄愁城遗句在,分明怨恨劫灰。“劫后[1]灰腾谤燄,恨天遗石筑愁城”,先生《岭云海日楼集》中句。)

[校勘]

[1] 《丘逢甲集·上编·岭云海日楼集·卷一·当歌》作 “火”。

三十六、壬戌生日,包生树棠以两诗见赠,吟此却寄

年年心绪乱如麻,潦倒风尘两鬓华。浪说灵根征夙慧,生辰愧对荷花来诗有荷花夙慧证灵根”,并引海山语荷花生日有夙慧必为诗人云云

老马何尝便识途,廿年学殖久荒芜。东家自有康成在指千谷,久把平生畏友呼。

三十七、吴丈玉庭惠赠山兰罗汉松,吟此奉谢

分得山溪满院春,孤芳心事后凋身。久依墨沼花如染(山兰与素心兰之别,山兰花心有墨痕),略解禅宗号便新。骚客遗风宜佩楚,虬髯别种耻封秦。清标不为炎凉改,古道于今喜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