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六 南征集三(粤游草) 闲夫 上传

单篇 作者授权首发

569次点击|2次点赞

赞一下

卷十六  南征集三(粤游草)(甲戌,二十三年,六十六首)

己巳辟地金城,老友林君汉琴寓广州,知予抑郁无寥,叠书约游,未果往。甲戌六月,予已辞聿怀高中教职,适汉琴因事过潮,再申前约,遂于大暑后二日首途,盘桓一月有,往返将近两月。将得诗录寄汉琴,题曰“粤游草”。

汉琴得诗,付之印刷,为之序曰:“予获交荷公垂三十年矣,世变沧桑,人事憧扰,深以不能聚处一方为恨。然荷公能文,予不能文;荷公能诗,予不能诗。古君子会友以文,予滋惭愧,乃荷公独不以予所不能者弃予,而常以己之所能者勗予,此殆如老凤将雏,导之习飞学鸣乎!甲戌秋,予于役茶阳,事竣过潮,把晤于旅邸,重申前约,相将来粤[1],盘桓帀月,寻幽揽胜,日有吟咏,久之得诗六十首,都为一编,名曰‘粤游草’。装成寄以示予,披吟一过,令人情移神往,不啻置身于笠屐图中也。因亟付梓,以待赏音。是篇之作,虽纪一时鸿雪前缘,然其胜情所寄,因寄所托,感慨系之,读者可以知其胸臆矣。中华民国二十四年乙亥春,永定林上楠序于广州。”

[校勘]

[1] “相将”句原稿在该句后尚有“重申前约”,系衍文,故删去。

一、汉琴约重游粤垣,迁延六载,未能成行。迩与卢君磻丞过潮,再申前约,在汕相候。遂于大暑后二日首途,口占一绝

一别羊城廿四年,故人招我屡迁延。重游有约今践,不为阴沈阻不前(连日淫雨,是日犹晴雨不常)

二、寓中时钟稍缓,至西车站,车已开行矣。爰赋一绝

路出西濠汽笛鸣,迟延眼见火车行。平生事事落人后,贻误游踪第一程。

三、汉琴、磻两君在汕须勾留数日,予难久住,折回潮州

一年仆仆潮汕道,今日犹多此往还。息事宁人君义重两君本调停中坑胡姓、古村锺姓事回茶阳,驾轻就熟我身闲。寓公住恋金城惯,游客行忘铁路艰。此去重来三日别,珠江同访荔枝湾。

四、步青、润珊以予生辰在迩,邀同乡九人,假座海珍酒楼,预为欢祝,书此志并谢

华灯高照寿筵开,马齿徒增不才。旧感虚叨周甲宴,兹行似为赏花回。浮萍踪迹悲身世,逝水光阴苦溯洄。离乱故人情益重,观莲岁岁共衔杯。

五、蔚堂闻予解馆返潮,以诗寄赠,次韵答之

我本一散人,野鹤性不改。撄虎偶下车,攘臂旋自悔。放手且归来,故吾面目在。问君何时还?且煮苦茗待。

世风日以降,道力宁胜魔。奄奄病夫国,谁欤起沈疴。人心弗可药,不药将奈何?妖雾方瀰漫,手中无泉阿。

六、偕汉琴、磻丞、锺君省我自汕渡香港

风潮掀簸势难降,正恐涛头乱打窗。今夜酣眠刚梦醒,人声喧嚷到香江。

七、邹君敏初(汉琴之甥)邀同赴清水湾观海浴

一叶小汽船名飘然暑气除,新传海浴卫生书。主称好客频投辖(船为陈君成宽所有,同船二十馀人),地盛游踪类赴墟。叠叠过江名士鲫,双双跃浪美人鱼。(近日报载:杨秀琼女士姊妹善游泳,号美人鱼,自港赴沪、赣,閧动一时,因同游多女士,故借用。)试从清水湾中望,溱洧当年恐不如。

八、归途经大庙,登岸采数石而还

海滨人拜海妃神庙祀天后,仙境蓬瀛静避尘。四面山环千顷水,我来采得石粼粼。

九、广九车中口占

穿山洞石訇,又过溪桥铁轨轰。一路硿隆声聒耳,轮车似作不平鸣。

十、过石龙望罗浮

铮铮两度石龙桥,东望罗浮路不遥。四百二峯青不断,未登仙峤已魂销。

十一、重到广州

一别番山廿四年,重来城郭渺无边。华堂塞井新开市,浅海亡珠早垦田。近傍六榕刚补塔,高标一柱欲擎天。粤中旧是繁华地,入眼繁华更倍前。

十二、与汉琴、磻丞登观音山

观音吾旧识,面目已全更。霸越台何处?呼銮道亦平。书楼空突兀,车路费经营。解渴逢甘露,相将一盏倾。

我来寻旧迹,有五层楼。废举新政,登临郁古愁。山川今暇豫,人物几沉浮。不觉生秋意(昨日立秋),因风忆故侯。

十三、喜晤陈君晓春,约同汉琴游荔枝湾,归饮其寓

河沟窄窄荔枝湾,仙舘今难访海山。更拟昌华寻旧苑,烟波无际櫂舟还。

女士纷纷海浴忙,西郊游泳又开场。欲知民力今奚似,艇子萧条价不昂晓春言上年艇价一二元不等今仅索价四角

炎天重作五羊游,旧侣相逢各白头。二十二年浑一梦,乱离同滞岭南州。

伉俪神仙赁庑居,孟光知善治羹蔬。眼看儿女成行日,陡忆三山却扇初。

十四、游净慧公园园旧为英领事署近始交还。法领事署则辟为永汉公园。)

旧感回环未遽休,园林开放我来游。当年陈迹无人问,石断池荒佛亦愁。

馆辟南头重牖民设民衆教育舘于此,西隅版筑待迎宾新筑迎宾舘以延外宾。熙熙景象承平日,谁是绸缪未雨人?

十五、与黄君润轩肇河过六榕寺

六榕依旧署东坡,补种榕阴点缀多。我得子猷看竹法,入门不问主人何。(近年铁禅和尚补足榕树六株,筑榕荫园,润轩拟访上人,予辞以他日。)

十六、每日黎明,飞机盘绕屋顶,其声轧轧,扰人不寐,感赋一绝

人工机巧上惊天,扰扰空中不得眠。畴昔寓言今实事,御风列子果泠然。

十七、广州市以七夕为嫘祖纪念,假净慧公园开第二次蚕丝展览会,诗以纪之

教耕始神农,教蚕始嫘祖。或曰蚕为丝,伏牺乃最古。绳丝以为弦,已絙琴瑟柱。东汉后祠蚕,其神曰苑窳。更有寓氏神,称之曰公主。蜀祀马头娥,为马还汝父。粤有罗夫人,出自新兴土。种种皆无稽,纷纷如说瞽。懿哉西陵女,作配轩辕辅。教民春育蚕,家家女桑树。曲植供起眠,圆车缫丝缕。织之为衣裳,民免瘒瘃苦。后德久昭垂,载在帝系谱。今夕是何夕,天星动河鼓。俗泥儿女私,毋乃近媟侮。先蚕即织女,无劳费训诂。借此重女红,未始无所补。华丝夙有名,衣被寰宇。近年颇衰歇,海舶来难堵。粤东顺德丝,光敌杭沪。一落今千丈,势已难支拄。妇女远求佣,多是昔蚕户。挽救本不易,提倡资大府。改良用新法,服御戒远估。罗列各种丝,一一皆蚕吐。华丝本自佳,耐用不易腐。胡为夸人造,更竞矜毛羽。国民见异迁,岂真无肺腑。甘心作奴隶,漏卮将奚杜。救国在劝工,力愿各自努。

十八、中元前二日,与汉琴再游荔枝湾,应其甥邹君醒初之招

一湾销夏足盘桓,秋近中元暑未残。又借轻舟来泛月,人家胜会看盂兰。

喧嘈钟磬间丝笙,盏幢幡似玉京。多少女尼营佛法,隔舟来听诵经声。

天清月白此良宵,水上风来欲涨潮。一苇纵如坡老兴,连舟已过海珠桥。

挐舟上下水嬉闲,驶向东隄又转湾。游兴已阑人欲睡,不知身卧水中间。

听得呼归梦里惊,舍舟登岸唤车行。西城一路人声寂,街鼓鼕鼕已四更。

十九、偕润轩至佛山,喜晤惕生、我庄

寓公昔日羊城寓,局促不识佛山路。黄侯导我佛山行,佳节恰趁中元度。铁道起自石围塘,汽船先向西濠渡。四十里程一霎间,平田繁殖青无数。四大镇久瀛寰,朱仙汉口并佛山。独有景德吾未至,朱仙寥落殊等闲。今日始识佛山面,街路砥平车走电。市闠高华类五都,矗矗茶楼更院。东道欣逢有故人,来从鳄渚重相见(惕生、我庄俱近自潮至,居长连纸行)。流连三日不忍去,将去又扰张筵饯。颇闻街道三百条,小者逼仄难乘轺。普君墟口(墟名,汽车至此而止)我曾入,摩肩触额兼折腰。海陆轮碾地气转,昔时繁盛今寥寥。纵然外貌强支拄,时虞风雨来飘摇。吁嗟乎!外强中干尽披靡,岂独佛山乃如是。

二十、拟游西樵山不果

粤东山水数名胜,游屐并称东西樵罗浮亦名东樵。东樵之名满天下,西樵谈者何寥寥。或云西樵比东胜,二十八曲湖环腰。奇峯秀出七十二,湖水荡漾峯娇娆。上多奇石清泉裂,中有古洞白云饶。云流泉泻作岩瀑,观者目眩心惊跳。峯峦回合妙无尽,千态万状形难描。蓬莱左股谬称誉,东施奚敌西施娇。东樵西樵吾未至,缄口不敢轻哓哓。罗浮前日曾东望,匆匆经过石龙桥。禅山咫尺舟车便,西樵今又空瞻翘。名胜当前俱错过,欲去不去心摇摇。徒抱胜情无胜具,卧游孤负山灵招。

二十一、小住佛山有忆俗语戏作

幼闻长老詈儿童:寄与佛山为改铸。我生迂拙不合时,欲觅良工不知路。朅来机会不可失,又恐面目非吾故。七甲老人(予生甲戌,今年甲戌历七甲矣)学少年,不如守拙安吾素。

二十二、佛山公园

我闻南海新迁县,犹是闾阎借屋居。拟傍公园建公署,尽教花木列庭除。(南海、番禺旧皆与广州同城,今广州画为特别市,番禺移治新造,故南海亦移此。)

二十三、润轩偕予返广州

乡情友谊两依依,导我来游更送归。一路秋风正萧瑟,轻烟漠漠雨霏霏。

二十四、游白云山

昨日未揽西樵胜,今日忽动白云兴。主人情重膏车行(予至羊城,主于汉琴家),环山新辟游山径。冈峦屈伏路高低,电掣风驰疾马蹄。一路饱看山野景,蝉声络绎耳边啼。山门渐近车行缓,突兀云泉见仙馆。游客讙嚣各占先,纵横门外停车满。入门壁上古碑留,惊看喜遇伊汀州。为记诗人结矛屋,粤中七子名千秋。我来四处剔苔藓,苍翠壁残碑鲜。两三石刻百年中,都是七子后人撰。曲径旁通别一支,长生人拜郑仙祠。九节荒唐夸圣水,山中那得有安期。悬一水山中判,强把白云各分半。左边石磴高盘空,翘首嵯峨接天汉。{戚用}沸深几何?洞幽邃容人多。士女纷纷下游泳,清唱不类沧浪歌。主人买得腾龙(山中多卖竹杖及葫芦),蹑屐扶摇联步上。面暴秋阳背汗流,眼前忽觉平如掌。小憩方知步履艰,山头犹是山中间。欲入白云最深处,重张旗鼓再登山。耆年力不从心愿,憍捷惟羡童年健。登峯造极付儿孙(汉琴携一儿一孙健步前进),吾侪止足幸得寸[1]。回头转觉下山难,兴留将异日看。一路人来我归去,(七月廿四日,相传为郑安期升仙之期,乡人多入山度夜。)满城灯火照江干。

[校勘]

[1] 原稿如此,疑有误。

二十五、埋忧冢

郑仙祠后,路之上畔,有碑曰埋忧冢,好事者为之也,感赋一绝。

人间无地可埋忧,好事谁将古冢留。满洞白云裙屐盛,熙熙儿女果无愁。

二十六、郑仙祠

白云山在白云中,岂有安期住海东。未必如瓜真枣大,却疑姓郑偶名同。瀛谈方士荒唐甚,羽化愚民傅会工。独有二千年伟业,霸图留得尉佗雄。

二十七、濂泉寺门外草地,树东坡书蒲涧寺诗碑,据两旁附记,近年掘自土中,次韵一首

觅菖蒲向涧前,归途古寺遇濂泉。东南置尉开蛮峤,左右分云占洞天。含笑野花凭会意(诗有“如今只有花含笑,笑道秦皇欲学仙”语),留诗坡老欲逃禅。我来七月秋风里,错被人疑拜郑仙。

二十八、汉琴六十生辰,作九言长歌祝之

故人邀我重游五羊城,盘桓一月兴倦吾将行。尚有白云名胜夙所慕,往笼山中白云满袖轻。归来夜话绻缱不忍别,君言明朝送我香江程。谁知君乃借此避烦俗,颇闻张筵上寿来诸甥。周甲辰在安期得仙后,迟我一年一月一日生。忆昔我别羊城游歇浦,中华民国肇造都南京。逢君新自日本星洲返,把臂议论意气何纵横。专制扫除国权在民主,谓将归里建设谋治平。内讧外患二十有三载,共和幸福梦想无一成。中间聚合数月或数日,相见郁郁辄作不平鸣。近且豺虎满山归不得,脱身携眷转徙长南征。君已连年珠江复香海,我亦流离六载古瀛。自怜贫惟鲍叔能知我,更念拙如陶潜逢迎。霖雨十日子桑殆病矣,父母天地之外惟此情。即今再来羊城值君寿,南极一星照耀珠江明。借花献佛愿君且莫笑,尽量一杯二杯三杯倾。天留我辈饱尝世变味,终见天河洗甲黄河清。故山泉甘土肥虎豹遁,沮溺有约相与偕归耕。

二十九、吊黄花冈[1]

烈烈轰轰做一场,死生成败亦何常。须眉留得今何用,几黄花晚节香。[2]

金瓯缺角乱如麻,五族何尝共一家。回首成仁今两纪,凄凉孤负此黄花。

[校勘]

[1] 本诗刊于《蓝溪旬报》第十一期,中华民国三十一年四月二十一日。

[2] 此处《蓝溪旬报》有夹注:“附注:后二句当时别有所指,今用赠伪汪恰合。”

三十、广州赋别

来过荔枝鲜紫候,去先甘子未黄时。江山簇簇开新面,名胜纷纷换旧眉。遗庙虞翻何处是,故城步隲已全夷。四牌楼下经行地,古物巍峩有所思。

仙迹荒凉佛寂寥,霸图烈未全销。素馨香冶都人媚,黄屋昂藏大长骄。割宅尚存花塔寺,横江新建海珠桥。记曾冒暑河南去,日暗云沈暴雨浇。

凌空楼阁奏云璈,苦乐相悬奈若何。花舫藏春稀客问,荔湾销夏几人过。鹑衣百结依篱惯,广厦千间旷宅多。地街长西北路,沈沈夜气暗生魔。

都市繁荣信壮观,雄称岭表海天宽。南游话旧多良友,东道忘归恋宿欢。坠梦追寻疑隔世,临行珍重劝加餐。白鹅潭畔珠江上,从此心随月照寒。

三十一、履堂候予偕归已半月矣,今日始得成行

日日言归今始归,晓风初日市人稀。女儿上学争先着,挟得书包步履飞。

三十二、汉琴送至车站而别

故人垂老难别,无限流离客路情。送我大沙头上去(广州车站在大沙头),黯然凝立看车行。

三十三、车中感赋寄汉琴

南来话别屡迟留,久住浑忘作客愁。去是路仍归是路,三分秋过一分秋。人生能得几知己,心契何须八督州。肝胆照人思古道,高风遥企五层楼。

三十四、至港明日买轮返汕,吴君稼荪邀予与邹君进初午餐,两君力挽再留数日,并以电话约汉琴来港,情不能却,书此志感

落拓自惭非好客,相逢偏幸主人多俗有好客主人多之语。何堪十日平原饮,我已沈沈着酒魔。

三十五、进初、稼荪邀往石澳观海浴

轮旋山后出山前,汽笛声声一路连。海水一湾游泳盛,车停满谷幕遮天。

三十六、汉琴来港喜赋

昨日与君别,茫茫相见期。谁知重握手,近在香江湄。缩地通呼吸,听天为转移。深情良款款,慰我采萧思。

三十七、汉琴拟迁寓元朗,约进初诸君乘车渡海往观

迂回上岭道途平,瞬息风驰数十程。弃地荆榛成乐利,代庖樽俎费经营。可怜国土华离甚,不觉秋心感慨生。觅得桃源思避世,连云广厦看纵横。

三十八、青山

青山如醉复如痴,游客纷纷海作池。浴罢风凉归去好,夕阳初下上灯时。

三十九、夜饮九龙酒楼有感

隔岸灯光万炬然,喧宾夺主我无权。会须一醉能千日,待到重来易百年。敢谓荆州终复地,还愁沧海反成田。匹夫有责谈何补,把酒牢骚莫问天。

四十、叹息一首

知诗识字乐忘忧,浪漫风华又一流。强我赠言惟叹息,狂吟未敢举杯酬。(附记:某女士不知何许人,某与相稔,时同过寓楼,友人言其能诗,强之作。提笔搆思,写得两句:“酒客满堂欢共乐,举杯相敬尽如宾。”诗在可解不可解之间,字颇有章法。友人强予赠诗,予未敢下笔,而私为此叹息云。)

四十一、天羽书杜诗于扇面赠别

聚散明知是暂时,眼中风物总生悲。“人生天地间,聚散亦暂时。”“送子清秋暮,风物长年悲。”皆扇面所书杜句。)经年别容顔瘦,异地飘零感遇迟。草露功名成底事,梅花骨格耐相思(扇之背面,芝叟画梅)。穷愁自足资磨,玉汝天心慎护持。

四十二、叠前韵寄芝叟天津

十二年前夜醉时,鮀江回首不胜悲。淋漓笔下春生早,浮动花间月上迟。送客飘零香海感,怀人老大灞桥思。秋风未敢轻捐弃,墨宝珍藏不忍持。

四十三、重别汉琴

多情林子羽,高义薄云霄。追送来香海,悲歌咽暮潮。联重夜话,把酒黯魂销。不必伤沦落,鱼书尉寂寥。

送客同为客,言归未算归。家山离乱后,乡里钓游非。此别情无极,相思梦不违。秋风慎珍护,瑟瑟正吹衣。

四十四、谢别进初、稼荪诸君

游踪到处费扶将主人进初以汽车导游各地,醉我醇醪日举觞。欲别殷勤谋解渴,雪梨苹果赠盈筐(临行稼荪以果物见赠)

四十五、细雨霏霏,天羽送至船上,大雨不辍

满天风雨送归航,秋叶飘零海气凉。离乱情怀渺无着,锣声催别太匆忙(港轮将开,鸣锣催送客者上岸)

四十六、与履堂自港渡汕

平生不惯涉风波,况复吾衰老至何。去有故交归有弟,兹行饱看粤山多。

四十七、粤游草编竟,命谦儿录寄汉琴先生,再成五律五章奉呈[1]

一卷游踪纪,留题墨饱磨。江山秦代古,风物粤中多。绝唱惭黄鹤,狂吟泛白鹅。南来迟荔子,三百负东坡。

师友怀仓海,人材集岭东。半归泉壤聚,辛亥镇平丘仓海先生任方言学堂监督同事兴宁何公博、罗幼珊平远林鲁传镇平丘香俦均先后谢世惟连城邓覃百、杨润珊与予存。)再至讲堂空。旧感黄炉畔,沈吟白社中。双门今莫辨(学堂旧址在双门底),飒飒起秋风。

试登冈[2]上去,花史吊红黄[3]。煮凤[4]人同快,鸣岐实不祥[5]指当时文武大吏[6]。前尘都在眼,旧梦屡回肠。此日成怀古,空两鬓[7]霜。

揽胜宜情具,疏慵祇自惭。二樵分梦半,四镇合游三。险怯韩公冒,奇输谢客探。白云峯第一,目未极南天(白云山顶有坊曰“南天第一峯”)

辗转踰千里,勾留近五旬。洲夸三角大,街住百灵新。(市有百灵庙,近辟马路为百灵街,君家在此。)鸡黍[8]怀贤主,舟车忆故人。开编相对处,鸿爪证前因。

[校勘]

[1] 本诗第三首刊于《蓝溪旬报》第十一期,中华民国三十一年四月二十一日,标题为“自题粤游草五首之一”

[2] 《蓝溪旬报》作“图”似误

[3] 《蓝溪旬报》此处有夹注:“温烈士生才先七十二烈士二十一日枪杀孚琪,葬红花岗”。

[4] 煮凤《蓝溪旬报》作“黄风”。

[5] 《蓝溪旬报》作“详”。

[6] 指当时《蓝溪旬报》作“指辛亥革命时文武大吏”。

[7] 《蓝溪旬报》作似误

[8] 原稿误作“忝”,径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