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十四 老蚕集一 闲夫 上传

单篇 作者授权首发

350次点击|2次点赞

赞一下


卷二十四  老蚕集一 辛巳六月既望至壬午腊底三十一年中至三十二年初一百七首

予自平川返里,家居不一月而有东乡之游,倡办中学之议以起,予以年衰力弱辞,里人士皆怂惥之,极为踊跃。初拟办杭东中学,既而仅就蓝溪、稔田、泰拔、大溪四乡合办,定名明强初级中学校,成立校董会,推予为董事长,于今七年矣。此七年中,心血皆注于此,息肩尚不知何时。东坡追记与子由食肉芝次石芝韵诗云:“老蚕作何时脱,梦想至人空激烈。古来大药不可求,真契当如磁石铁。”惟以此兢兢自勉而已。因检理旧稿,名此后所作诗曰《老蚕集》。戊子七月二十日处暑后一日,念庐老人自识。

一、喜千谷偕伯芾至

七十能健步,偕行后起英。高文征学力,古道见交情。师友念庐聚,官私茶烹。明朝祝生日,吾芰荷清。

二、辛巳荷花生日,诸友聚饮念庐,叠旧

年来忧患与时深,但愿人存不死心。煮字充难果腹,临文触忌怕狂吟。观莲羞共红妆对,抚镜愁多白发侵。米贵今年三倍旧,肠宽漫把酒杯斟。

劝饮无多酌次公,酒狂钱罄长公。期颐去日三强二,竞业浮生百蹈空。雅集咸来香冉冉,驱初返我匆匆。今年幸有秋成望,楼外平田慰愿丰。

三、伯芾别后闻至湖梓里游福员山诗以讯之

天人遗像高皇拜,要塞公王旧主尊。(山中有坛祀塞主公王,乡人呼为王殿,言宜春王登御之地,初疑“塞”为“寨”误,细思之,固不误也。)挟得一枝椽笔去,福员山顶吊忠魂。


四、偕俊民歴游东乡,归纪以诗,得四十绝句


布鞵竹杖一身轻,准备深山深处行。东道兹游多旧雨,扶持门下有门(俊民为及门仲琼茂才子)

立秋三日未朝暾,空气新鲜好出门。破晓徐行刚五里,纪程第一漈头

卯酒昏昏午又酲,故人白水远来迎(林君干丞)。行经恰好亭坐,碑记摧残撰者名(亭记为林某撰,名字磨灭)

书院前贤育后贤,建从口惜多偏。聚奎(在漈头)已变斋堂地,浴德(在白水漈)将成废屋田。

傍厓结屋两山高,劫后犹藏古物牢。记祝稀龄经两载,放翁(干丞)酒兴老弥豪。

隥道千盘废垒存,西门冈上义师屯。遗诗赖有何中翰,人识天潢驻旧藩。(明季宜春王事,清初无敢记载,幸镇江何应佑《挽李职方诗序》见之。)

风雨空山榜采薇,中兴六策愿全违。我来外侮侵陵日,吊古登临露未晞。

亦政楼头风物宜,独专一壑擅清奇。松涛云海寻常景,最好晨曦夜月时。

识字家驹望亢宗,诞弥厥月记前。百川纳海斯成大,锡尔嘉名曰肇容。(俊民生男,取予赠联“海纳百川,有容乃大”而名,四周晬识百字。)

荷花今日闰生朝,举族多情盛会招。二十四年成隔世,当时耆旧已寥寥。(族人聚饮月湖公祠,七年设谱局于此,铭三、从五、宝瑲诸老概仲琼均已谢世。)

芦服紫姜茶,山上天然物产夸。忠义遗民怀旧泽,争传御敕出天家(相传经御旨口敕,随在可以种食)

陟巘登高歴几重,别开境界聚吾宗。乐耕居内容高卧,但愿长为识字农(门人衍达居慕梓窠,“乐耕”其楼名也)

石隥云梯曲转坡,眼中茫荡(洋名)势巍峩。绿阴一境凉如水,领畧山行佳趣多。

主人好客喜闻尊,饮员东又大园。一路盘旋丘壑善,行经大地见平原(赖校长国宾居员东阬,大园为俊民中表及其妻族)

一别金城今几载,豺狼窟穴气腥臊。朋游星散商情淡,时事艰难物价高(王君澧垣、禄初皆旧商于潮)

彬彬乡校萃人材,注重农着意培。竹木丰饶秔稻美,山林大利富源开。

宫榜通明干道前,榛柸辟处县初迁。一炉珍重留香火,古物摩挲至顺年。(大地通明宫建自宋明道年,有炉,为元至顺年间物。)

结伴经过四达亭,渐行山径踔深硎。当风岭上纡回处,疑是韩王出井陉。

瓯窭收获满篝车,隐隐烧痕认旧畲。山尽成田田畔屋,高低歴落见人家(从黄家畲山上经过)

上阬(地名)曲折入田塍,塍尽山高缓步登。风雨骤来无避处,下山足下水淜淜。

大雨倾盆过大湖名),担簦蹑屩涉泥涂。凭谁握取龙眠笔,写我香溪访旧图。

惊喜欢呼笑靥开,故人风雨竟能来。韩江久客言归后,五载重逢第一(香溪晤谢星祥亲家)

学诗远慕高常侍,静坐追寻朱晦翁。病后精神增矍铄,留香堂稿老弥雄(星祥去年一病几殆)

昨从茫荡山前至,此地偏居茫荡南。磅礴一峯饶挺拔,朝来秀色映晴岚。

此族迁居属后来,异时文物信多才。黉宫人瑞书前志,姓字流传谢上梅(事载清乾隆中赵修县志)

觅得蓝舆送一程,故人知我惮长征。旁行斜上乌阬岽,直下如绳望眼惊。

合溪山半市声嚣,一六墟期邂逅遭。小阮偕来归思急,匆匆别去过黎袍。(和声后予五日至湖梓里,一路偕游,至此别去。黎袍山为归途所必经。)

左溪清浅右潺湲,行傍山根溯水源。路转石桥天气换,黄家畲口雨声喧。

东塾垂髫记受书,名门二老学渊如。沿冈上千竿竹,函丈当年此故居(黄师谷英、桂英皆黄家畲人)

迂回又转大溪乡,四野炊烟暮色苍。导我敖游偕往返,奇才磊落爱王郎(王生希石居大地,乡公所设在此)

荆棘吾宗辟此乡,闲披谱牒远难详。亲溪(名聪明,永乐中举人,居大地上不作源流舛,谁证重名百一郎。

天意留人意气濡,朋游更迭费郇厨。客来信信忘归去,朝夕逍遥赋白驹。

岭云犹湿日光暹,天色晴明喜可占。谁料山行三两里,蝉声乍歇雨廉纤。

一宿山证夙因,楼头听雨话津津。田家风味园蔬好,鸡黍翻劳荷莜人(宿大园许氏,许为俊民中表)

四围山绕竹林稠,水碓声中造纸优。人在白云窝里住,归途又宿乐耕楼。

员东相候意绸缪,更送言旋梓里游。何事匆匆辞别去,今宵高卧看牵牛。(去时希石候于国宾家,今归送至亦政居而返,是日重七。)

披襟贪恋南薰快,坐久风来转怯凉。维护衰年情缱绻,敦庞古处见羲皇。

宗情友谊并依依,游近三旬倦欲归。白水中又留住,厌厌夜饮羽觞飞。

甘棠茶舍坐评茶,瞥见评文旧榜花。五十年前陈迹在,呕将心血鬬风华。

送我还家日近西,行踪到处仗扶携。纪游一卷新诗在,留得飞鸿印爪泥。

五、东游一月归阅报知黄永承世兄成仁宜昌白果坪永承为宪民同学伯子诗以慰之 

勇于战阵斯为孝,誓靖夷氛不顾身。马革裹尸男子志,生儿报国已成仁。

平生大志无人识,放浪从来大义存。白果坪中留碧血,铙歌他日表忠魂。

六、题陈祥枢技士先公纪念书

生子多才作技师,黄金何事满籝遗。欲谋利己先羣衆,记取弥留有训辞。

座右铭言辑惠风,拳拳处事与持躬。不图道德沦胥日,犹见先民草野中。

七、寿勷侯六十[1]

清福乡闾少,输君占一筹。传家文学盛,主器干才优。诞日符钱俶(八月二十四日),英风迈陆游。台莱歌十只,甲子恰初周。

九载金城住,南征汝我偕。乐天无碍,任运莫安排。桑海筹添屋,芝田草养荄。相期贞晚节[2],有酒不辞淮。

[校勘]

[1] 本诗刊于《秋辉介寿集》,上杭复兴书店承印,标题为“勷侯我兄六旬大庆,赋此就正”。

[2] “相期”二句《秋辉介寿集》作“相期贞晚岁,酣饮酒如淮”。

八、题猛虎图

雄为百兽君,小有食牛气。一啸谷风生,感孚昌万汇。

九、题林逊之《松石长春图》,即祝六十双寿

双松苍老踰千年,与石为友交弥坚。惟松不凋石不磷(仄),石特拔地松参天。谁欤写此寿者相,精力饱满神完全。超庐主人六十一,崧生岁正初三日。夫妇眉寿双星辉,濡染淋漓挥健笔。壮岁慷慨登议场,发抒言论谋富强。归来林下精艺事,庭前三凤云中翔。龙逸叟(苏君寿乔字逸云)征题咏,披图想见风节峻。金丰之山何崔巍,洪川之水何清净。斯图永赖斯人传,千春万寿可证。

十、三十一年元旦叠五年旧韵

太平洋战纪新年,握管初成第一篇。不义多行终自毙,同仇共起已皆然。凯歌旋慰和平愿,丰岁惟期饮噉便。准备山娱老计,门前禾黍接芝田。

十一、元旦在乡会聚餐,及归既晚七时半,就寝梦作诗十数绝,而时钟忽报十下,为之惊醒,仅记谙字一句,因足成之

豪吟枕上兴方酣,忽听钟声破梦甘。醒后尚诗句在,菜根风味我曾谙。

十二、重订刘鳌石先生年谱书感

途经九万八千程,日作东西南北行。欲定游踪多舛错,重新削稿尚屏营。徐观究竟天心复,不娶终身大义明。民族精神长耿耿,表扬风节树风声。(近日邑人郭肈林上书蒋总裁,叙述先生气节文章,允为《天潮阁》作序印行。县党部书记林其贞来书索集外遗著,爰录平日所搜获并重订年谱寄之。)

十三、蕉岭宗人仰汤为昔年两广方言受业生,近有诗寄怀,次韵答之

幕下芙蕖泛绿鲜,茶江一别廿三年。浚仪应有图形在,闻笛山阳倍怅然。(八年生佐仓海先生弟辑甫大埔县署教育科,今闻辑甫去世已二年矣。)

仓海遗规付后贤,精神教育振南天。栋梁材蔚长潭道,不数桃枝李树妍。(凃思宗将军倡办仓海农业学校于焦岭之长潭,聘生主任校务。)

十四、壬午

除一饮醉偏酲,睡醒牕棂已放明。冻雀留巢知下雪,冰鱼上市备调羹。人家换桃符彩,巷稀闻爆竹声。饱歴艰难仍故我,思壮志百无成。

十五、旧正三日先子百龄加一诞辰,瞻拜影堂感赋

先人昔生世,太岁在壬寅。旧正月初三,寔为诞降辰。迄今壬午,百龄满足旬。嗟予失怙恃,久已为鲜民。由壮渐及老,仆仆歴风尘。事业百不就,虚生负此身。今日影堂上,俨然见吾亲。昔日二妙轩(廖海村,觉坊人),绘事善传神。劫火未灰烬,屋漏遭沈沦。补绘得良工(廖瑞钦),吾父笑容亲。玆颜凭想象,未免差失真。去年登百寿,欢祝感诸宾。今年备薄酒,亦复进三巡。但愿孙曾辈,耕读长安贫。世世守遗训,正轨相率循。家肥在和睦,一室盎然春。

十六、安仁庵古钟歌

蓝溪古刹安仁庵,歴年六百八十三。南宋景定僧普慧,为建庵子栖瞿昙。中有古物洪钟在,亦越五百六十载。铸自洪武十四年,庵几废兴朝代改。劝首黎黄周二张,惟危魏郭三姓亡。危魏故居渺何许,河东有名郭坊。是年胜运乡改里,钟独称保别有以。衆山四面环诸,圆山甲名仅见此。主缘鹫峰能传灯,题词尔雅非俗僧。三有同资四恩报,衆姓咸安五谷登。法界有情沾乐利,为民祈愿衆福备。以是献佛曰供养,法供原与寻常异。晨钟警觉觉者谁?百年佛像遭斧斯(县志云:成化七年,佛像为乡民所毁)。金刚身坏钟不坏,想见钟鸣会食时(相传寺僧盛时一百数十衆)。只今歴劫沧桑换,佛缘已尽僧徒断。逃墨归儒学舍开,闻钟学子看鱼贯(是年设明强中学于此)

十七、题山水图》,用杜工部戏题画山水图歌韵

图为廖君尧勲所画以赠俊民属为题辞为作是篇

上有瀑布泉,下有蟠松石。涧口水楼岸束迫,山顶云居罕人迹。谁欤写此山水图?张眼突兀见峭壁。又山人居河东(旧时堡名),精研绘事六法通,犹子矫矫荀家龙。橐笔曾走海内外,伸纸染翰传遗风。志欲竹庄瘿飘比,一幅赠持归梓里。亦政楼头风月佳,卧游更得此山水。

十八、三月二十九日中央定为革命先烈纪念日感赋[1]

重吊黄花又九年(二十三年秋予至粤,与林君汉琴上黄花冈,吊以诗[2],而今碧血[3]染腥羶。珠江犹鼓阳侯浪,湟水新修博德船。还我河山传檄下,出民水火执殳前。[4]将颈血追先烈,持[5]此心香祝后贤。

[校勘]

[1] 本诗刊于蓝溪旬报》,第十一期,中华民国三十一年四月二十一日标题为三月二十九日中央定为革命先烈纪念日感赋一律”。

[2] 二十三年三句蓝溪旬报廿三年秋至用此曾上黄花岗吊以诗”。

[3] 蓝溪旬报“葬”。

[4] 原稿作”,似误。依蓝溪旬报

[5] 蓝溪旬报”。

十九、前县长温公圣涵自西京邮寄国币五百元赞助明强中学并赠二百金为仆酒资书此志谢[1]

一封书寄上元春(书发于三月三日,为壬午上元后一[2]日),万里心旧部民。琢玉敢云能造就[3],捐金尚虑或逡巡(来书有“嘉惠后进,启迪乡里”之语,并云:“捐款倘不能如期集事,有机会当续寄。”)藏书石室遗留蜀,悬镜虚堂慨慕陈。(用宋陈良辅宰瑞安事。公瑞安人,故以为比。)感到井中投石语,挽浇俗欲[4]还淳。

云天高义系人思,自辍药资赠酒资。(书言:“去秋[5]大病三月,头痛伤脑,医[6]云须常服补品,因耗费太巨,近辍药已月”)软饱不妨慵乞米,哀伤又恐醉吟诗。年来狂态消磨尽,老至名心忏悔迟。翘首长安望明月,贪馋更索褚公碑(公寄弘福寺圣教序拓本赠俊民[7],予思乞一本)

[校勘]

[1] 本诗刊于《蓝溪旬报》第十二期,中华民国三十一年四月二十八日,标题为“圣公县长自西安汇款五百元赞助杭东中学,并赠二百元为仆酒资,书此致谢”。

[] 一《蓝溪旬报》作“二”。

[] 造就《蓝溪旬报》作“啓迪”。

[] 欲《蓝溪旬报》作“使”。

[] 秋《蓝溪旬报》作“冬”。

[] 医《蓝溪旬报》作“医者”。

[] “公寄”二句《蓝溪旬报》作“公赠俊民褚河南圣教序弘福寺拓本,仆思乞一本,勿笑贪得无厌也”。

二十、又戏答一首并呈圣公[1]

杭东风味重条丝(烟名[2],国税烟字作“菸”),乡产劳公远系思。此物三春原易坏,官邮万里莫嫌迟。先生只恐讥乌有,刺史翻防号退之(借用[3],因条丝烟易坏,恐防退还)。苦笋价应增鲁直,还将佳话入新诗。

[校勘]

[1] 本诗刊于《蓝溪旬报》第十二期,中华民国三十一年四月二十八日,标题为“又戏答一首呈圣公”。

[] “烟名”二句:《蓝溪旬报》作土产”。

[] “借用”三句:《蓝溪旬报》阙如。

二十一、教育厅郑心南厅长(贞文)寄赠所著《笠剑留痕诗草》,赋此奉谢[1]

西南一万二千程(《西南旅吟》自序:歴陆、空、海一万二千九百市里),百首新诗纪远行。我当游方兼读史,眼中风物胜长征。

无限苍茫感慨中,輶轩到处吊英雄。终篇愿与民更始,一卷观风寓匪风。(《观风吟草》终以《闽海四邑收复》五古一章,“收拾旧山河,愿与民更始”,此诗结句也。)

唤醒青年睡梦中,端凭教训十年功。长歌笠剑更(平)弦诵,笃实坚刚倡学风。(歌十七首,有《福建青年》、《笠剑学风》、《保卫福建》等篇。)

碑摩时雨驻文旌,因病迁延未识荆[2](二十八年三月,公来[3]杭,宿省立杭中,郑校长文荣设席招陪,予病不克赴[4]。)读到悔传王学去,春秋大义[5]辨严明。(公《登时雨堂》诗有“舜水若知夷猾夏,悔传王学到东洋”之句。)

[校勘]

[1] 本诗刊于《蓝溪旬报》第十四期,中华民国三十一年五月十一日,标题为“教育厅郑心南厅长寄赠大作《笠剑留痕》,谨题四绝句奉呈”。

[2] 荆:原稿作“旌”据《蓝溪旬报》

[3] 《蓝溪旬报》作”。

[4] “予病”句:《蓝溪旬报》作余阻克赴”。

[5] 大义《蓝溪旬报》作“夷夏”。

 

二十二、心公复赠校印《<铁函心史><晞发集>合册》,感赋一篇呈谢[1]

谶应五更宋社屋,三闽四广封疆蹙。腥羶满地大陆沈,君臣蹈海行朝覆。丞相五坡吞脑子,五载幽囚赴柴市。当时谢许李吴林,宣猷幕府多闽士。木穴世界哀孤臣,参军胡为署[2]粤人。无诸开国都东冶,粤王前史冠以闽。写兰露[3]久无土,许剑卜亭今有主。铁函沉井三百年,晞发集传足千古。海滨在昔忠义多,只今未免趋媕娿。附伪从逆纷无耻,槐安大梦空枝柯。去年深入门庭寇,三日四城轻失守。海防不设责有归,市易无惊吁可[4]丑。主持风化笠剑轩,三呼皋某招国魂。二公气节炳天壤,高文大义乡邦存。久久遗书血泪,空山恸哭西台记。民族精神赖发皇(《合刻》自序语[5],邦人莫负此深意。

[校勘]

[1] 本诗刊于《蓝溪旬报》第十四期,中华民国三十一年五月十一日。

[2] 《蓝溪旬报》作”。

[3] 根:原稿作”,据《蓝溪旬报》改。

[4] 吁可《蓝溪旬报》作谁之”。

[5] “《合刻》”句:《蓝溪旬报》作《合》自”。

 

二十三、挽林系文同年[1]

风流倜傥少年场,倚马千言下笔强。一出官因桑梓误(君曾出任武平县长),重泉恨与地天长(二十六年两子遭暗杀于家)。穷愁不死偏多病,患难生未减狂。撒手脱离尘垢去,寻仙问佛任相羊。

贾生年少冠同门(壬辰入泮,同出祥符沈公门,君年十八),五十年来几辈存。久别相惊俱老大,长谈未肯闲晨昏。商量旧学朋三寿(《武志》[2]编纂:君与谢君丽滨及予三人,丽滨[3]与予同甲,君少一岁),剖晰疑团[4]酒一尊(详予所《南武赘谭》[5]。欲细论文今已矣,空歌赋招魂。

[校勘]

[1] 本诗刊于《蓝溪旬报》第十五期,中华民国三十一年五月二十一日。

[2] 《武志》《蓝溪旬报》作志局”。

[3] 丽滨《蓝溪旬报》作谢君”。

[4] 团:《蓝溪旬报》作

[5] “详予”句:《蓝溪旬报》阙如

二十四、挽赖少逸

视死如归烈丈夫,不甘囚首作降俘。书生气节昭天壤,煞人间卖国奴。

重溟消息半传疑,度翻讥不识时。愤慨沦亡盟国耻,眼中羞见竪降旗。

二十五、稼塘以《七十元旦偶成》四律见寄,次韵奉和

老至胸襟尚壮年,雄心蓬勃火初然(诗有“休嫌井伯寒酸甚,五羖雄心试一论”之句)。三升墨汁浓磨盾,一纸军书冻举毡。世仰文豪推学海,家承儒素住廉泉。袖中久蓄娲皇石,五色斑斓足补天。

小嫏环室(杭城郭太仆书室,二十五年设志局)借耕畲,邑乘新修振笔书。掌故淹通才浩荡,文章尔雅气扶舆。横胸苏子饶成竹,拥肿庄生散樗。领畧从容濠上趣,君能知我我知鱼。

横扫千军善用兵,文坛宿将久蜚声。精研灵素垣方见,洞究青乌地孔行。(君之上祖国宠公,明万时官粤之清远,携一砚归,径一尺,周三尺,传三百年至今。君之先公因以名斋,即以名集)名斋施雨化,飞桥揽胜纪雷鸣(豪康口桥名)。朋来活火新茶煮,相对谈心五夜檠。

醉经楼畔访名园,明谁家付子孙?(明唐吏部伯元,上杭新志列《流寓传》,在潮州西湖构醉经楼八景之一,曰李家园,有句云“小楼新构就,明岁属谁家”。)同作寓公抛里井,追怀选部荐苹蘩。旧游顾沦羊犬,高士从来比凤鲲。人与石梅峯并寿,梅花香里一尊论。


二十六、誓师北伐纪念日作(七月九日)


誓师北伐纪功成,内难方夷外患生。为借殷忧资启圣,全凭衆志作坚城。伸张正义摧强敌,建设和平缔善盟。本此精神大无畏,驱除狼虎看东征。

二十七、弼一先生以予今年七十吟成四律手书寄祝先生年八十又六健笔凌云绝无老态爱之深斯祝之切非误记也爰赋一章奉谢

殷勤汲引感深情,期望诗先一成。盘马我原非讳老,(《北史》:傅永字修期,年踰八十,犹能骑射盘马夺矟,常讳言老,每自称六十九。)扶鸠公久冠耆英。(耆英之会,年皆八十以下,富莱公最长,年七十九;司马温公未七十与[1]焉。)曾孙有庆能绳武(先生曾祖逢陞公年百有四岁),小子无知勉中程。泮水重游迟十载,可能趋步从先生。

[校勘]

[1] 与:原稿“舆”,径改。

二十八、观莲节同人雅集念庐有作

一堂盛会衆愉,四座欣欣气象殊。教育英才初发榜(四乡开办明强初中,第一期招考新生于是日揭榜),栖迟蓬荜值悬弧。问年恰合修期,尚齿将跻履道图。无补乡闾承爱护,桑榆收晚悔东隅。

三纪前曾开立本,即今中学启明强。愚蒙柔弱终能变,一百十千在有常。衰朽年名莫副(予以董事长兼任校长,实力有不逮),经营诸子力方刚。作人寿考非朝夕,倬彼相期云汉章。

二十九、范生季翼遭匪狙击遇害于石马隔诗以志痛

人心信枭恶,世途真险巇。足未出里门,贼徒跟踪随。青天白日下,张胆竟横为。嗟哉范季子,使我心伤悲。平生敢直处,言快无择辞。以此结人怨,杀机潜伏斯。贼从何处来,不即亦不离。相逢未狭路,相遇非不期。来从是路来,去从是路驰。旁睨若无人,冥鸿去何之。世无包龙图,此案破者谁?

昔者健庵翁,设教数十年。庠序推祭酒,考索追潜研(清钱大昕堂名)。纂修县志稿,原委穷山川。生为翁季子,诗礼期光前。购楼曰自在,(翁颜所居楼曰“自在”。前二月,季翼以“自强不息”乞对。予举《风俗通义》刘胜在“约思纯语”以应勉之,亦以规之也。)杜门教之专。县中重耆宿,中校师席延。挈君往肄业,四载科学全。中更(平)赤祸亟,高堂馆舍捐。致身事党务,不肯姑息肩。乃为何人伤?饮弹归黄泉。吾闻凶易缉,两手紧握拳。闻君死时状,英灵耿在天。死当为厉雄,贼首枭高悬。

三十、十八年暴动,念庐图书荡尽,家嫂拾取数萝担,置老屋承尘上,近始取出,检视尚三四百册,无一全部,为之抚然

海错山珍同草具,零头细角等残羹。焚琴煮鹤真无谓,触目伤心百感生。

节衣缩食得来难,此奇零缺不完。有味不甘鸡肋弃,纤鳞片羽凤麟看。

神物冥冥为护持,人间尚有荻芦诗。乡贤孤本今难得,好事闻之喜可知。(莫铸庐先生《荻芦山房诗钞》,邑中已无存本,幸而尚在。)

图传耄耋重南楼,蝶去无踪猫(依乡音,叶仄)尚留。两小无猜分向背,时当日午草如油(南楼老人陈书,为钱陈羣母所画)

二感曾亲校鲁鱼,当时暇豫正闲居。烟作藉烧痕在,廿六年前手自书(六年校订寒支先生《史感》、《物感》合册尚存)

四部惟甲乙多,丙丁什九已销磨。人言说汇从何购,锡此嘉名属老荷。(文明书局出版《笔记小说大观》一、二、三、四组,予区别著者,先后合订二百册,名曰《说汇》。城居时,有问从何处购得者。)

三十一、物贵

早晚收成价递增,歉收农说岁无登。一圆三合今犹弱,比较前年倍几层(庚辰旧稿有《米贵》诗)

人家日用油盐米,粗布寒尤蔽体需。纺织栽棉家久废,(幼时见农家田塍皆种草棉,今无矣。先母能自织布,今机件亦失。)贵增百倍出无襦。

公盐价格分销减,田赋储藏发粜平。抗战兴邦求自给,毋忘政府劝冬耕。

三十二、枕上不寐有作

精力衰颓老境侵,时防踰矩不从心。艰难未必非经过,烦恼何尝是自寻。昧昧夜长蒸烛短,厌厌量浅酒杯深。信天且学称翁去,饮啄忘机海上禽。

悲欢离合起无端,春色宜人总易阑。生满百年宁几日,食艰一饭况加餐。通大道三杯酒,恰上危颠百尺竿。天坠权当棉被盖(俗谚有“天跌下来作棉被盖”之语),休将饶舌怪丰干。

附注:此与下数诗皆为办理明强艰难而作。俊民为发起倡办人,为校董之一,极为出力,乃因发生意气,口不择言,有分裂破坏之语,四乡人士皆不平,谓予过于含容。予曰:少年意气,久将自平。未几,果雪消冰释,依然如初。盖其为人,心本无他,惟好胜,自是为其一病。今俊民逝世四年矣,青年有用之才乃不永命,良为可惜!录稿至此,为之潸然,作者自识。

三十三、次夜枕上再作

东涂西抹眼波横,枕上诗心又勃生。一塌胡涂真昨夜,万般恩爱易天明。最难马向悬厓勒,强欲船从急濑撑。若问今吾何所感,吹笙遥忆董双成。

连宵如醉复如痴,百结幽怀只自知。弱不胜衣寒又至,温如挟纩远无期。渊深恨海从头塞,突兀愚山着手移。待到月圆花好日,冁然相对一尊持。

三十四、连夜枕上皆有作汇录出之

吟兴曾推三上强,游仙一枕百忧忘。凝神不用催眠药,解闷新传引睡方。海天空诗世界,民胞物与我中央。宵来饮得麻姑酒,搔痒还宜指爪长。

老去风怀减若何,闲情作赋久传陶。龙钟自笑冬烘叟,富贵相逢春梦婆。记得丁年争掷果,思量子夜骤闻歌。灵犀一点相通处,宛转缠緜坠爱河。

罗浮深处最高峯,仙子嫣然笑语逢。不尽闲愁消一一,无多厚福学庸庸。娟娟明月留清影,叠叠层云荡远胸。是梦是真浑莫辨,谯楼听打五更钟。

撮合何须鸠作媒,黄金筑屋贮娇来。多情慰藉真无碍,好梦团圆又一回。绣幕犹留重酿酒,疏帘正透远香梅。枕髣髴喁喁语,底事愁怀郁不开。

三十五、三十一年除夜作

平生成事每因人,独立轩昂负此身。今夜迟眠思炳烛,终年转毂认劳薪。无多心血消磨易,不断仔肩积叠频。倚枕拥衾难睡着,一声鸡唱岁华新。


三十六、明强中学成立周年(一月九日)


乐育英才慰所期,欲征人事看天时。连朝阴翳一朝散,(连日苦寒,不见阳光。是日独晴暖无风。晚开游艺会,观衆至十二时半不觉寒冷。)来日光明今日基。草创规模小就,緜长事业在坚持。终年不敢辞劳瘁,老尚能为喜可知。

衆志成城仗四乡,齐心协力愿终偿。一年树谷十年木,愚者必明柔者强。近效岂徒收目睫,前途相与步康庄。服膺后获先难训,艰苦何妨且备尝。

三十七、一月十八日垂夜忽患遗尿症一小时遗十数次晚饭后复遗数次拥被就寝手足发热指节麻痺夜半满身酸痛晨起舌色黄燥痰多而凝滞感而赋此

人生不可老,老至病亦至。今我年七十,古礼仕应致。力弱血气衰,诚恐误国事。我幸未入仕,性不耐劳勩。突然病征见,肾气不固閟。乃于俄顷间,起旋十数次。疲惫宜早眠,拥衾不成寐。初而四肢热,指节皆麻痺。继而腰旁痛,背脊骨欲坠。晨起舌黄燥,痰涩喉不利。或曰酒过饮,或曰肉胜食。惟饮輙辍饭(近十数年皆如此),或者酒作祟。酒亦能陶情,我饮不放恣。当由元气衰,中空精神匮。珍摄在休养,不用紫芝饵。

繄予年弱冠,屡经患咯血。自念气衰弱,不待强年折。洎乎壮年后,兴学肝肠热。延及改革初,连岁血下泄。学校烊银炉,心血久焦竭。支持廿三载,暴动校停设。继遭一炬焚,此心冷冰雪。前年游东乡,兴高而采烈。佥曰吾杭东,中等教育缺。怂惥出提倡,启迪期望切。见猎輙心喜,攘臂衆皆说。赠田争踊跃,捐金乐特别。筹划吾所愿,教督辞坚决。重任分仔肩,界限画緜蕝。必责一人兼,过去犹一瞥。今此病征见,转恐或差跌。荷校已经年,愿共宽扃鐍。

三十八、前诗荷校经年之语见者以·噬嗑荷校乃刑具疑为误用戏吟一律以解嘲

赋诗原不羡笼纱,信手拈来妙谛夸。今我戏吟称荷校,故人遗札忆当枷。(故友传鲁山旧尝有书言:“伯兄逝世须当枷。”予初疑为误笔,既而思之,不觉失笑,盖“当家”实不啻“当枷”也。)枷为项械书非误,校是刑囚义不差。(《说文》云:校,本囚也。说文家训诂人各异词,予疑即旧日之囚笼,然施诸《噬嗑》之“屦校”、“荷校”,终有不合,总不外刑具而已。)一样负担同桎梏,诙谐莫笑滑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