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十五 老蚕集二 闲夫 上传

单篇 作者授权首发

572次点击|2次点赞

赞一下

卷二十五  老蚕集二(癸未春至乙酉五月,三十二至三十四年,一百一十七首)

一、癸未元旦立春[1]

记从甲子立春后,元旦重逢十九年。旧以一章明定,中更七闰合周天。[2][3]传霖雨[4]阴晴异(蒋《志》载杭谚“十月十六日晴[5],交春落雨到清明不足信)庆祝邦交友好联(中央以英美废除不平等条约,定五、六、七日放假庆祝)。努力自强求自主,相期振作达平权。

[校勘]

[1] 本诗刊于《蓝溪旬报》第四十一期,中华民国三十二年二月十一日。

[2] 《蓝溪旬报》此处尚有夹注:“旧时历法三年一闰,则有,五年再闰,则不足,十九年七闰为一章,气盈朝虚乃恰尽无

[3] 《蓝溪旬报》作“昔”。

[4] 《蓝溪旬报》作“水”。

[5] “蒋《志》”句:《蓝溪旬报》“蒋志》载杭谚十月十四晴元旦落雨到清明’,殊不足信

二、旧正三日,先子诞辰,戚友齐集,岁以为常。王校董希石订是日开明强校董会,自小除至元旦连日苦雨,为之怅然。晨起大晴,喜而有作[1]

天时人事原相应“欲征人事看天时”,予作《明强周年纪念》诗句[2],连雨三朝喜放晴。一夜北风嘶铁马,前[3]初日挂铜钲。行人不患泥涂滑,饮量[4]先思酿酒倾。愿与诸君浮大白,邦交庆祝不平平。

[校勘]

[1] 本诗刊于《蓝溪旬报》第四十一期,中华民国三十二年二月十一日,标题为“旧正三日,先子诞辰,历年戚友齐集。王校董希石订是日开明强校董会,自小除至元旦连日苦雨,为之怅然。昨日雨止,晨起大晴,喜而有作”。

[2] “予作”句《蓝溪旬报》作“余作《明强成立周年纪念》诗句”。

[3] 山:原稿作“途”,似误,《蓝溪旬报》作“山”,据此改

[4] 《蓝溪旬报》作“客”。

 

三、七十述怀四律,乞同人赐和

仆以周甲之年作《金城寓公值荷花生日,述怀四律,索和同人》,承海内外旧好新知翕然相应,得诗一百九十家,都七百九十首,编成一集,颜曰“友声[1]”。隃岁印行,期共欣赏。编印后又得数十家未及补入。今忽忽又十年矣。内乱粗息,小筑悉焚。举室言旋,寄居庑下。连年修葺,藉助友人。抗战长期,米珠薪桂。遭时多故,来日大难。衰老无能,迂拙如故。爰成四律,用代告存。虽曰抛甎,庶几引玉云尔。

一集琳琅重友声,耆年流寓记金城,开编不尽停云感,访旧频增宿草惊。(《友声》和诗首为杭县竺羲庵先生,年八十一;常熟孙师郑先生,年六十八,闻九物故。同郡则刘幼苏、王汉卿、郭拱阙、黎季庵、许蔚堂、赖赓丞、陈位三、李惕生、卢磻丞、林系文诸君,均相继逝世。)故里来归疑鹤化,幽居离索效嘤鸣。鲜民倔强今犹昔,临履时虞忝所生。

游草曾添数卷诗,白云深处访安期。禅山南海新迁县,蒲涧东坡旧竪碑[2](二十三年重游广州,始登白云山,过蒲涧寺,见东坡旧竪诗碑;至佛山,值南海新迁县治:有《粤游草》,林君汉羣为印行。)吊古莲峯亲陟险,(二十七年游连城,上冠豸山,太平军乱死者千人,迭经修葺,赤祸再燬:有《莲峰游草》。)寻仙葛井远探奇。(武平灵洞山有葛洪丹井,为李忠定公旧游地。“公问佛成仙了,赢得工夫好读书”,忠定诗句。)暮年腰脚犹堪试,健步从容慰所知。

依然煮字日谋餐,邑乘连编(二十六年成《上杭志》,三十年修《武平志》,尚未印)未足观。孤本幸存钞蒋赵,(康熙知县蒋廷铨、乾隆知县赵成所修《上杭志》,邑无存本,二十六年三月从北平国立图书馆钞出。未几而芦沟桥事变作。)奇文欣赏逊康(武功)(朝邑)。空谈事业年俱进,雅抱裁成愿未完。筑校培材初志在,生劳瘁不辞难。(纪元前六年倡设立本小学,赤祸停办旋燬,连年改筑。去秋,四乡合办明强初中,移蓝溪中心小学于此。明强去秋开学,顷正增筑校舍。)

树木阴藏骨不坚,风吹日炙幸天全。(弱冠后患咯血症,体弱多病。先子谓:阴山树,少受阳光,故不坚实。失怙后风尘歴碌,幸全至今。)生成苦相遭多难,志在名山叹老年。著述盈千供覆瓿,家山第二痛沉渊。(黄君栗园跋《友声集》,以金城为予第二故乡,今沦陷近四年矣。)修期露布犹能作,荡涤西湖(潮有西湖)好看莲(仆生朝在观莲节)

[校勘]

[1] 原稿“新”,据第一首诗夹注改。

[2] 原稿作“牌”, 依夹注似当作“碑”,径改。

 

四、挽江史豪

可惜枌榆干济才,强年噩耗竟传来。茶窠山有乡贤在(鳌[1]先生卒宁化,葬茶窠山寒支先生墓侧),慷慨雄谈聚夜台。

徒步能行百二程,省亲心急一身轻。(二十七年闻母病,自宁化乘车抵新泉,步行南阳。翼晨,自南阳经旧县至杭城,日未加申,言日可行百二十里。)养生送死终丧毕,(二十五年十月归送母丧,甫五日而父卒,准以古礼,今年一月服阕。)遗恨应无到九泉。

[校勘]

[1] 原稿误作“山”据《天潮阁集》改。

五、由溪过穿水豅

山高雾重碍人睛,咫尺当前辨不清。我把蛰庵诗局改,白蒙蒙里一兜行“绿蒙蒙里一兜行”,仓海君《忆游上杭》诗句)

六、雹灾

破碎依稀认雹痕,狂抛乱掷太无恩。更闻寨背山,无[1]复完全块瓦存。(旧二月十五日下午落雹。王君希石云:“如用撮斗退下,一霎天井堆满。上丘姓屋瓦多被打坏,中瓦屋破坏一、二。赖君汝贤居寨背山,言全住屋无一块完瓦,为从古未有之灾。不特贫民露居,即有钱亦难觅瓦云。)

天灾也似两分龙,头便不同。那得窑烧如许瓦,可怜都住露天中。

[校勘]

[1] 原稿误作“共”,径改。

七、连日阴沈望茫荡洋山不见

准备来游茫荡洋,倒生竹子理难详。耳闻终不如亲见,欲往从之面自藏。

八、过峦岽

曾穿峦岽山前后,仰望天星(岽名)手可扪。策杖拟亲登绝顶,再来高踞一峯尊。

九、今年旧正连城张亦澜翁寿登百岁新泉合族为之称觞[1]梅瑞大令有诗索和次韵寄祝

昂藏八尺一身长,乳妾无须日上堂。人世桑看苍海茂,儿孙诗补白华亡。齿高洛社追元爽,义化辽东比彦方。沐浴泉多寿考,赓歌十只祝无疆。

[校勘]

[1] 原稿作“触”,依诗意当为“觞”或“觥”字,径改。

十、苦晴癸未四月初六夜作)

谷雨莳田立夏止,谚语相传古如是。今年山田莳不完,水田已莳将渴水。朝朝暮暮吹冷风,晚眠尚须盖棉被。四月霉天反干燥,太岁属水空在癸。只今不雨踰两旬,一望田禾都委靡。粮食日贵民食艰,粮户欣把价提起。更闻邻乡合作社,垄断米价高于市。逐期涌涨如秋潮,(四月初三圩米斗百七八十元,初八忽增二百元,十三唤至四百元,跌下至三百一二十元。)天久不雨将何恃?村村求雨争迎神,老农虔诚忙拜跪。其雨其雨杲杲出,红日炙人热如燬。神固无灵天不仁,痴聋不闻是龙耳。望天给食固应难,求神保护尤可鄙。至诚革天说亦迂,自求多福原至理。惩前毖后莫迟回,讲求水利从此始。

十一、海山乞阎参议少复写《双松明月图》为予寿,并题两绝,自洮阳见寄,次韵奉酬,拜谢参议

寿色四时常不改,相期世态忘炎凉。知心终古惟明月,长照双松白似霜。

山川修阻百由旬,写出苍髯正暮春(图作于癸未暮春)。倍忆丹青阎右相,寒期我后凋身。

十二、纪事刺邻乡某而作

重耳纳怀嬴,初心不欲受。受以结秦亲,谋出司马臼。围亡不与俱,早不执箕帚。岂有围在侧,雉鸣而求牡。禽兽而衣冠,面皮几寸厚。剚刃恨不殊,不肯下辣手。刀下且留情,否则死已久。嗟哉彼人斯,焉知中冓丑。

十三、柳亚子不通音问十年。予季子默庵近自桂林来书言:亚公在桂,交近作及南明史编纂意见书及拟目寄呈,感赋

鲍浦追思卅六秋,大哀(巢南别署)有客吊汀州。怆怀欲撰南明史,往复书曾史料求。(纪元前四年,陈巢南主汕头《中华新报》笔政事。)

我和亚子却因陈,相见无多契合深。校印《天潮》劳日夜,一编珍重表遗民。

中秋廿九晦壬寅(予定绍宗蒙尘日),胡骑纵横陷丽春。连武年来添史料,义师湮没久沉沦(详予编《南明汀州史料》)

巢南已逝亚卢在,落魄西南署羿楼(桂林寓居所署楼名)。唤醒复兴汉族,公羊大义炳千秋。

十四、寄谢丽濵

平川谢宣城,与我生同甲。今年俱七十,健步不踬跲。冶城昔赏梅,诗成元白压。一别三十年,恨无飞翼插。前年纂邑乘,招我勉承乏。驱车勉从之,相见笑容洽。共事得林子(系文),同门久欢狎。三人二百岁,宛侯计算恰。殖落学荒,莫究马班法。登坛执牛耳,主盟让先插。孜孜事纂述,才大九州狭。物产罗群品,辞源倒三峡。翦烛夜联床,十月如一霎。我归坐环堵,两度换炉箑。林子去春逝,痛未亲凤翣。人生能几何?百年偶目眨。昨者得君书,述怀诗一夹。生日同李嵩(三月八日),先我落尘劫。庭前紫牡[1]丹,香风拂帘押。赏至百九,徐闻无待掐。有子皆窦龙,一一传家业。晚福羡康娱,优游何所怯。同年我虚生,浅狭愁度闸。遥祝一瓣香,沈麝烧金鸭。

[校勘]

[1] 原稿“牧”,径改。

十五、哭连城邓六丈覃伯

木坏山颓曳杖歌,临风感旧涕滂沱。三年长我知心久,卌载交公受益多。接喜音占勿药,(半月前步青书言:覃师患病,近日始瘥,惟精神甚疲。遥闻噩耗冀传讹。白头岂料无相见(二十七年先生和予《游雨篷》诗有“相见白头能几度”句),行箧诗藏不忍哦。

十六、癸未观莲节同人醵资雅集念庐与会者三百备极欢洽,己感且愧,书以见志

百事无成学不精,老思炳烛夜难行。千尊朋酒劳斯飨,一曲巴歌枉载赓。好乐幸无循世俗,(予先期向诸君再四力辞,不获已,则不用鼓乐,不具请帖,佥曰:可。)高谈相与见真诚。年顽健无他望,寿域同登乐泰平。


十七、题《观莲第二图》


观莲第一图为予六十时罗生访樵在台湾托其弟访梅、廖庆三合绘。兹图赠廖君尧勋,托瑞钦、庆三合绘以赠者也。

诗心又触观莲节,画手今推世彩堂。为我写成图第二,十年添得只髯长。

东山西海(访樵在台寓楼名)楼中客,前度图传远近夸。垂老即今沦异域,玄亭载酒忆侯芭。

十八、题黄君寿庆吴生梅林请罗君晓帆写赠《遁园观莲图

园结构卌三年,梦境今从画里传。观稼(山庄名)听涛(山舘名)更招鹤(亭名),门前报道已开莲。         

稻香(楼名)时节正荷香(吟榭名),百亩田畴十亩塘。但愿年年花事好,身闲招友快飞觞。

十九、题刘君克廷绘赠《遁园观莲第二图

卧游又一园图,亭馆相同结构殊。不识画中还梦里,图中人亦眼糢胡。

呼童早起把门开,扫径今朝有客来。拄杖且从池畔立,遥天云鹤共排徊。

二十、伯子师轼绘观莲娱亲图》,已乞伯芾宪民勷侯介人谷、青塘杏初诸先生及族孙立民题诗其上喜附题两绝句

一幅图成万柄莲,镜香深处(即荷香吟榭之又一名)乐陶然。留题喜得诸名笔,他日诗传画亦传。

招邀饮伴并吟朋,领畧荷香水榭登。恰好客来家酿熟,年附与醉瞢腾“年光已付瞢腾醉”,放翁句)

二十一、寄谢海山

海山宗兄闻予节省一部份友朋所赠寿筵费将购田为明强中学奖学基金自全县寄国币二百元为助既感且愧,书此寄谢

万险崎岖辟地行,经湘入桂四千程。流移寄食艰餬口,节缩储金乐育英。双鲤远传心郑重,百朋倍锡意真诚。朝来翘首西南望,令我怀人百感生。

二十二、反唐人葡萄美酒诗意仍次其韵

新酿葡萄试一杯,挥戈上马不须催。堂前酒尚温如许,捷报将军破敌回。

二十三、往在嘉应大学校赖生联辉作重九思乡秋风莼予曰此非吾乡风味也为改其诗玉粒登槃颗颗圆之句盖乡人取芋卵刨皮晒干重九节用肉汤煠熟食之香美今食此物赖生从军洛阳谢世已久诗亦不记其全爰足成一绝

竞插茱萸放纸鸢,秋高气爽菊花天。山别自饶风味,玉粒登槃颗颗圆。

二十四、至大洋坝见乡圩市经二十五年洪水破坏不堪为之恻然

沙石平铺巨石蹲,旁人指点旧高门。昔年繁盛山市,只零星破店存。

二十五、永定林君逊之(鸿超)松茂图寄寿书此奉谢

昔曾题君《松石长寿图》,祝君万福常康娱。君今挥毫为我图《松茂》,虬髯麈尾龙鳞皱。笔墨高古气老苍,参天拔地凌风霜。秦封不受寒友,贞坚永葆诗意长。园记有听涛馆,空从梦里真真唤。今得此图张草堂,夜夜涛声来枕畔。

二十六、逊之高兴不已复写山水图为予添寿之券再书奉谢

超庐主人性奇怪,不索我画偏要画。如山长峙水流长,板桥韵事半千派。(图题:“如山长峙,如水长流。”跋云:“荷公吾兄七秩大寿,余则《松茂图》以寄祝。今复半千法写此《山水》,再为老兄添寿,不索我画偏要画,此亦乃板桥韵事也,一笑。”)念庐何修能得此,超庐一气同沆瀣。义重友生下笔快,论价不肯千金卖。装成珍重草堂,子孙永永留佳话。

二十七、寿同安陈母柯太夫八十

吾友陈延香,二世孀嫠后。曩予为作传,同安两节母。其姑氏曰童,寡居年十九。嗣子曰伯雪,娶柯为之妇。生仲圭仲士,嗣子归丘首。姑妇抚厥孤,纺织一灯守。日食惟二餐,盐粥聊餬口。姑多复多病,汤药不离手。家妇氏同姑,勤劳操井臼。上承二姑欢,侍养就左右。祖姑八十四,曾孙见襁负。姑年五十六,相继丧载輀。夫子富才学,数奇偏不偶。蜚声胶庠中,两母弃养久。应召记玉楼,遗孤实吾友。兢兢秉母教,茕茕常在疚。奔走事革命,精神愤抖擞。子已非绝裾,母更不掣肘。建国与有劳,怀才可大受。议会多建白,敢言吾忸。兴学广作人,棫朴咏薪槱。中经几波折,坚定不解纽。世道日陵迟,乱苗田多莠。射影已含沙,兔狡欲烹狗。曾参杀人[1],母不投梭走。泰然壹不惊,终焉吉无咎。久别等劳燕,乱离渺存否?书随秋鸿来,言母八十寿。奉母殷建设,保艾歌栲杻。诸孙学业成,燕翼谷诒有。苦节后必昌,流光基积厚。祝母寿而康,遥酌以大斗。

[校勘]

[1] “曾参”二句原稿作“曾参杀人母不投梭走”,似缺字,缺字位置不明。

二十八、稽君瓠园(锡寿)为海山绘金婚图》,题诗索和次韵寄海山洮阳请转瓠园并{|山入|}父祁阳同博一粲

腊鼓声中记亲迎,十年待赋金刚石。(结婚五十年曰金婚,六十年曰金刚石婚,欧俗结婚后纪念礼名,图故用之。)瓠园为写金婚图,一缣何止兼金百。艳说潜庐旧结婚,宫前(所居名)洋溢笑言。东婿原殊众,紫洞仙姑肯降尊(夫人何姓)。母命无违戒必敬,齐家内助亦为政。人间福慧羡双修,门内和谐敦六行。布衾徒跣佐王良,卅载居官等在乡。患难倡随安乐共,赁舂具食爱情长。瓠园绘出情眷眷,题诗重与牵红线。祝将老蚌再生珠(题图中语),善谑垂涎汤饼宴。满座哄堂共笑愚,老奴何敢觊他图。旗峯百岁传嘉话,安得玉人歌缕珠(借用古句)。饶舌怪毋同拾得,愿君自强还不息(君之斋名)。东坡子野曾赠诗,我亦安昌门下客。

二十九、赠觉音世兄新婚,并呈其尊人勷侯先生

记与而翁辟地年,当时总角便翩翩。即今诗律传家学,喜赋周南第一篇。

内则工娴九牧家(新人林姓),新人如玉美无瑕[1]。节逢大雪天圆月(期在夏十一月十六日),卺酒香浓映国花。

[校勘]

[1] 原稿“暇”,径改。

三十、题刘克廷所藏梁杭雪画山水册子

岭南梁叟杭雪于渭所写山水,着墨不多,风韵独绝。纪元前一年,予在粤尝以素绢索画四帧,遭乱散失。克廷上年得此四帧于汕头,尺寸大小与予所得同,今见此画,如遇故人。为各题一绝于上,克廷其永之。

杏花春雨

牛背牧童带雨归,农老少步如飞。杏花外提壶客,犹自担簦认酒旂。

松径昏幽

疏疏草屋三间小,谡谡松林一径幽。万丈红尘飞不到,炎天带得几分秋。

秋色

黄叶江南小小,新潮日日打柴门。一帆风饱人归去,载得鲈鱼好举尊。

江楼雪望

板桥曲窄断行人,三两鱼舟泊近津。昨夜江头微欲雪,朝来楼外白如银。

三十一、山风味

领畧山趣,田家味独尝。鲜烹日中苋,(园蔬均宜早晚采摘,惟苋菜宜于当午,并可当[1]沃之。)嫩撷露前姜(子姜以白露前摘下为嫩)。鸡肉菰无敌,花螺豆可王。晚来青菜美,肥烂饱经霜。

更有田中芋,家常食品殊。嫩心姜炒美(芋荷心淹浸姜炒,味美而脆),干梗肉烹膄(芋荷梗撕去皮膜,晒干配肉甜美)。子晒香逾栗,魁羹酪似酥。山中真宰相,不羡秉钧枢。

[校勘]

[1] 原稿作“画”,当为“昼(zhòu”之误。客家方言中“当昼”与“当午”、“中午”之义相近。

三十二、三十三年元旦叠五年元旦韵

万邦绥靖屡丰年,武定功成赋首篇。恶浪永无惊海若,新碑何止勒燕然。时平闾井安居乐,老去溪山适意便。倚杖门前闲看稼,吾庐小筑恰中田。

三十三、练惕生将军自军次邮寄国币二千为寿并谢

迂疏株守一寒毡,雅意殷勤重老年。春酒今朝犹未酿,酡然醉有杖头钱。

御倭久着世忠堂(武平城南有练氏世忠祠,明世宗朝建),儒将家风战绩扬。老去尚能挥健笔,平戎待赋凯歌章。

三十四、旧除夕不寐作

重堂期望老无成,秉烛徒思胜昧行。七十既随今夕去,丝毫莫与古人争。齿宜肉食谋时畜,心愿年丰课早耕。辗转拥衾增百感,邻家爆竹杂鸡鸣。

三十五、甲申旧正九日闻雷作

一冬过暖未霏雪,三日先春已响雷。启蛰早占虫豸盛,嗷鸣时虑雁鸿哀。农民惴惴忧毛食,战士洸洸望凯回。绥万屡丰心祷祝,熙熙惟愿共登台。

三十六、题福安郭梓雨(曾嘉)夫人陈月华女士匳赀梓集图

妇女纷纷谈解放,先民礼教久沦丧。况当国学绝续交,男儿玉卮且无当。高阁丛残束六经,更谁先正遗书访。表彰忠节重乡贤,旧集钩稽晞发全。伉俪同心风义赀珍重斥金千。贤哉月华陈女士,夫曰曾嘉姓郭氏。网罗文献发幽光,皋羽人忘是乡里。昔日长溪今福安,临诀倾匳促付梓。夫兄剑狂色然喜,为绘玆图彰厥美。征求善本人间,海内藏书博访艰。得赵(学南)(韵秋)(雁石)诸老力,分明真面见庐山。一编流布人争贵,十四年来泉下慰。我为题图长慨叹,世人挥霍徒无谓。卓哉巾帼胜须眉,斯人斯图传罔既。

三十七、感事

广受质邕风已渺,人心世道不堪言。一戕一馘缘何事?彼固相残此寡恩。

三十八、失墨歌

我本胸中无点墨,借得龙香光且黑。长尺径寸重一斤,濡染淋漓颇得力。人日磨墨墨磨人,消磨二载半既泐。何人伺隙目眈眈,公然欺我敢作贼。疑龙点睛破壁去,岂玉韫椟飞不翼。迄今制造无油烟,炭屑秆灰黯无色。廷珪歙制固难求,求其次者不可得。纵不择佳如虞裴,何由探吐寻鰞鰂。散人且把笔阁起,免作书胥受逼迫。   

三十九、哭范外孙美孚

吾婿范友德毕业县立中学上有父母昆弟六人生子数岁遭袭赤祸家破人亡美孚弥月而孤其母鞠育劬劳堂有姑嫂,其祖血系止此一孙性颇慧龆龀来吾家抽阅案头书札,便能了了。惟体弱屡患危症今年十有五肄业明强初中二年级下期生二月二十二夜患病翼午二时许其母背负至吾家为之治痧延医医生至已四时半后犹出厅诊视与医生问答诊毕上楼至其外祖母寝室而眠医生言症颇重,脉更奇按之不得予犹不知其危重至于斯也既开方其母往市检药外祖母在房中与之说话尚食粥乳饭一盌药既炖好服之甫下咽而痰作症变时五时半始擡回其家距予居不二里彼苍者天惨酷一至于此痛莫能已哭之以诗

生三十日作遗孤,十五年来母氏劬。字以庆门期嗣复,慧而夙折类童乌。千斤担负仔肩弃,一线根苗种子枯。望汝殷勤成宅相,梦中惊醒听爹呼(俗呼祖父曰“爷”,次夜忽听呼声而醒)

四十、哭范外孙诗成读书黎东野哭子诗有感因广其意作三百字

飞鹰攫小鸡,眼毒择红髻。昊天夺少年,心恨[1]取秀慧。弱者恣摧折,强者畏其势。杰骜反蕃昌,谨厚绝苗裔。问天胡不公?天乃笑而睨。曰汝毋[2]错怪,与我无系。生者其自生,毙者其自毙。气至自然生,数尽自然替。易用庆殃劝,佛以因果说(音“税”)。只可欺愚民,蚩蚩受其蔽。强暴必遭凶,开国无皇帝。人生必传后,大陆患拥挤。倮虫三百六,人特其一系。大若鲲与鹏,焦冥蛮触细。而我居空中,那管人间世。二亿万里,道远何由制。我且有时缺,尚待人补缀。汝侪落尘网,当为地所隷。地闻大狂笑,斯言欠详谛。人类自去来,偶然地上憩。寄居无久暂,并未收其税。生反于我养,死更于我瘗。我实苦其灵,何力为调剂?纷纷积块中,生死日相继。生不知何年,死不知何。生能立名声,嫡祖争附丽。死而恶遗臭,孙子且委蜕。有后徒作马牛计,庸俗目论多,咫尺眼前泥。十二万年后,天地亦终閟。

[校勘]

[1] 原稿误作“很”,径改。

[2] 原稿误作“母”,径改。

四十一、次韵和宪民六十感怀

粤秀碑同岘首羊,论文瞬息几星霜。斗山当日尊仓海,(两广方言学堂旧为粤秀书院,君肄业兹堂。予尝任国文教习,时家仓海先生为监督。)桃李逢春比狄梁。不善吹竽曾滥窃,无须拄杖岂颓唐。白头师弟吾滋(君媵以二绝,有“此生幸福谁能似,六十犹亲老讲师”之句。)漫说苏门旧有黄。

学成施教重蕉阳,县学英才泮藻香。二代通家频问字,(伯子师轼毕业镇平中学,叔子辉信毕业县中,皆君任英文教授。)两番宰邑叠登场。梓桑恭敬乡弥爱,松菊敷荣径未荒。救济本来儒者事(近任救济院长),一腔胞与愿初偿。

杖钱惟付酒家,学书种得满庭芭。渡江早击澄清檝,贯月空瞻瑞应楂。化碧有儿能陷阵,点金无术欲淘沙。黄英满地堪疗,恰值生朝鞠有华。

我亦深知世路难,未须安邑馈猪肝。摇摇旌化沾泥絮,歴歴舟行浅水滩。卫武酒防将绪坠,陶潜琴不用弦弹。惟期晚节相珍重,老圃秋容子细看。

四十二、赴力行农校三周年校庆遂自茶地入城留一月归得诗二十绝句

黄潭西岸旧曾经,犹见秧分儳予青。(早稻耘后,于距离间再莳晚稻,俗儳子,详上杭新志。)一路田豅山夹峙,崎岖隥道石湖亭。

竹林蒙密过官山,雨乍来时路几弯。十里相逢人络绎,挑盐赴市正初还。

蓝缕荜路启山林,擘画经营见苦心。校舍弘开闤闠辟,公超成市华山阴(力行农校劈山建筑,附近辟茶地新市场)

改造农计远图,瓷窰纸厰(近年盌窑改烧瓷器,草纸改造毛具规模。十年种树收山利,校产油茶值万株(温校长梓祥云)

路绕三坪不厌长,(茶地赴县取道猴子额五十里,轿夫以路崎岖从三坪,远十里。)经丰乐(亭名)到安乡。大园角(安乡李校长德恭居此上盘桓久,聚族天然别一庄。

潭头水涨渡停撑,过客争趋上渡行。倍忆济人侯道宪(名廷训,明漳南道),青龙(桥名)长亘石桥平。

兼旬雨脚出门难,着屐担簦访旧欢。久不入城竞招饮,尚能浮白举杯干。

江涨添二丈高,将军石准没洪涛。(南门岸上有上下石柱,名将军头,上没则舟不宜开行。)商船久泊南城下,日日朝云望挂袍(山名,“袍岭朝云”旧为杭川八景之一)

遗民故阁认天潮,废址青青长菜苗。拟复旧观种榕树,茏苁偃仰待千霄。(郭家藏有刘某氏偕侄季英卖屋契,有吴无双署名,杨仲笙云即天潮阁故址,予以为疑。)

点缀南冈簇簇新,两三亭阁对城闉。江波渐退晴初放,一苇无须更问津。

南泉庵壁旧题诗,凯唱初回甲马时“南国已看回甲马”,王文成公题南泉庵句)。今日讲堂横舍扩,诸生期共证良知。

踏青曾共访南泉,指点清泓隔水田(田畔有水一泓,筱孟云即南泉)。护以阑干建亭子,竹炉松炭嫩茶煎。

畅饮更番酒着魔,昏昏人似病维摩。杜诗壮语能驱疟,为诵成都猛将歌。

西门城外濑溪隄,相约寻源到濑溪。更上太平山上去,肩舆触石暮云低(至青年支园林志光家)

小筑幽栖一壑藏,月台怯坐晚风凉。明朝山右晨曦出,林密山深莫辨方。

通志专修重石遗,偶然繙阅便生疑。旁罗未免多疏舛,大厦难为一木支。

欣逢盛会一时开(七月一日开临时县参议会),民治先声聚衆才。纵是羽毛未丰满,惊人且试一鸣来。

璧合双双相爱亲,我来忝作证婚人。钗衾荆布同偕老,归语山妻一笑新。(妻少溪与赖女士兰英,其林仁与林女士汉湘,借青年支团部结婚。林主任志光及少溪兄少垣浼予为三家证婚人。)

筑校培材将伯呼(予为明强募款建筑入城),菁莪乐育义声符。玆行为拜同人赐,吾道方隆喜不孤。

三年心血苦消磨,力薄翻将重负驮。一月句留相慰藉,教人忘却发皤皤。(三十年七七由武平志局返家过城,其冬倡办明强中学,迄今三周年,始一入城。)

四十三、荷花生日雅集念庐

一年一度观莲节,载酒羣英过念庐。四座笑谈忘主客,千秋事业负居诸。举杯浮白心犹壮,破浪乘风愿已虚。薄买水田供奖学,祇承先志栋梁储。

四十四、赠霞浦黄之六(寿棋)次伯芾韵

去年长溪黄君之六撰文寿予述倾慕之忱近有书致伯芾索予墨迹并书石堂山馆门额伯芾以剡藤来适阅报惊衡阳以立秋日沦陷次伯芾赠之六韵感赋一章书其上甲申立秋后十日

秋风惊雁阵,恨不挽弓强。老烛之武,谋思张子房。高文能寿永,多难欲聋装。勉继紫阳业,为君书石堂(宋长溪黄干字尚质,从朱子学)

四十五、寄寿老友林翰琴七十

迟我一年一月一日生,故人今年七十矣。少陵诗言古来稀,证诸今世殊不尔。近时百闻三老,维刘(诸城刘承基,丁丑百,族弟芝叟为征诗)(湘伯)(连城新泉张亦澜,癸未百岁,族人梅瑞有诗征和)成鼎峙。岂其太平有象人,瑞多滚滚黄河清。可俟忆昔从君游,五羊诸甥高义称兕觥。君思避之不可得,托辞我归送我之香江。由耆而老如闪电,瞬息风云经万变。空中海底皆杀机,玄黄血野酣龙战。我久潮州君广州,陆沈那忍话前游。桑栽珠海嗟陵谷,草长金山积髑髅。有约归耕沮溺耦,多种秫田多酿酒。相望相思百里间,老来步履艰趋走。万缕情深一寸心,欢会不常交耐久。知君盛业继王(见川)(宜福,两太史,先后修《永定县志》),速付手民传不朽。我辈不能执殳前驱往,乘障尚能相与露布天下供笔仗。今玆恰值胜利年,伫看同盟凯歌唱。颇闻门生故旧载酒来,莫再避债登高台。债避不了寿无量,且酌大斗欢顔开。君不见君家文安公(名瀚),老尚纳妾生子大宗伯(庭机),女嫁侍郎郑宏农。又不闻旗峰先生(春泽)年百,簉室生女得快婿(云南督学邓原岳)。莫笑鲰生愈老愈滑稽,人生何苦郁郁坐瓮如鸡。请饮此朋酒,醉倒烂如泥。

四十六、慧亭读予《失墨歌》,寄赠关金百圆为购墨赀。叠韵奉谢兼博一粲

不能墨守守此墨,空说知白能守黑。何人贪墨致为盗,岂负壑舟夸大力。或责谩藏未缄扃,石岂不坚有时泐。渔庐主,读我诗,劝我不必大索贼。濡染淋漓莫辍书,逸少暮年胜愔翼。囊金解赠数倍千,购求隃麋别物色。战祸未已交通阻,远莫能致近难得。呼童市上买将来,徒有墨名干鰞鰂。一笑更沽酒下之,挈榼不赊免债逼。

四十七、中秋前一日午后四时半念庐上厅口右壁墙脚起雷绕泥壁而入直上至楼穿隔扇墻而过又上穿屋顶而出

出地雷声破壁鸣,相违咫尺一身轻。心无芥蔕身何有?独立闲阶静不惊。

烟气楼头郁不开,惊心人祸复天灾(二十四年正月庐燬于赤祸。若非穷窭徼天幸,一霎延烧化作灰。

雷祖诞辰我诞辰,相传此日犯雷神。重堂祖训拳拳守,俗语无稽在谨身。(幼时问先祖:“孙以何日生?”先祖曰:“汝生日俗谓犯雷神,故家人皆讳言之,告汝以前一日。试取通书阅之,眉间载雷祖圣诞日,即汝生日。”俗语无稽不足信,人贵敬谨而已。面命犹新,吾祖弃养五十七年矣。)

四十八、中秋夜,邀明强教员包千谷、陈德光、庄澄澜、刘克廷诸君,中心小学教员吴兰英女士、家少锋乡长、族师彦,念庐赏月

良友难齐集,中秋有几时!不邀月自至,欲问天无辞。酒薄微醺好,茶香破睡宜。山河谈旧影,恐惹客心悲(座上陈君籍海门,沦陷未复)

明月一年有,胡言今夕多。赏奇疑共晰,嚼字句同哦。饼异平倭制,俗传杀鞑讹。(俗有中秋月饼内藏锦囊,同时杀元鞑子之说。往时杭学教官刘人骏,以戚继光平倭寇乃光饼,非月饼,盖不知俗有此谚也。)阿咸将远别,不饮奈明何(师彦将有永安之行)

四十九、挽赖杏初

记约中秋再举尊,(去观莲节君来与会,未及畅谈,中秋节邀宿念庐一夜。)明知好景不常存。经年别违颜色,落月相思绕梦魂。人颂良医比良相,我怀同道出同门。龙岐山色依然在,师友云亡望后昆(予与君先后受业赖乐山师之门,君与师同住龙歧山下)

五十、重九

枨触秋心易感伤,登高何意作重阳。秋华不发人同,冬酿无多客试尝(陈婿素玄、族好吉庵皆送冬酿,老友千谷在座)。芋子登槃干后美,竹孙萌土掘来香(族子抡元以新出冬笋见饷)。山笃守先民旧,度节纷纷祀祖忙。

五十一、唐人诗多言从军之苦曩曾反王别驾葡萄美酒诗意仍次其韵成一绝今广之前得八首随忆录出诗人之先后不计也惟后数首则辞近迫矣

新酿葡萄试一杯,挥戈上马不须催。堂前酒尚如许,报道将军奏凯回。(旧作)

努力戎行不用愁,传书人至下妆楼。开缄笑向鸦鬟道,夫婿新封破虏侯。(王昌龄《闺怨》)

破敌归来百战身,十千美酒洗征尘。那知阃外成功将,却是闺中入梦人。(陈陶《陇西行》)

背上强弓堪射日,腰间利剑共惊霜。不收失地男儿耻,伫听铙歌返故乡。(李益《夜上受降城闻笛》)

转移阵地日迁流,豕突狼奔几度秋。与子同仇赋袍泽,光华复旦旧神州。(张仲素《凉州词》)

金戈议出,今朝铁骑去连环。三秋波浪恬黄海,一道旌旗过白山。(柳澹《征人怨》)

十万貔貅指马关,东征此去刻期还。飞将军讶从天下,一举夷平富士山。(王昌龄《从军行》四首之一)

跨海飞腾咫尺间,何愁千嶂万重山。扫除狂暴和风畅,春满寰瀛不闭(王之渔《凉州词》)

五十二、哭明强校董俊民宗世讲

五旬五日嗟予季(吾儿季讷于三十三年民族复兴节逝世),覆辙相寻又蹈之。一样聪明偏太过“聪明太过”,予于吾儿追悼会联有此语),天生孤负此男儿。

望汝十年涵养功,晚成大器亢吾宗。有容乃大刚无欲(予书赠楹联语),峻拔渊深比海峯。

伤心忍泪慰师门(君挽予季联句),悱恻缠緜至性存。念到瘴江遗骨在,不堪酸楚话招魂。(及门仲琼茂才客死潮州,渴葬城北明镜寺,君拟收复后负骨首丘。)

兀坐阴霾闷雨天,心非木石百忧煎。茫茫家国无穷恨,不忍重游上福员。

五十三、小孙其恺投充智识青年军,再检查合格,赴集中训练,书此

青年事业无穷尽,智识高深未易言。凭此一腔刚大气,驱除暴寇靖中原。

十万军中七尺身,莫将忠勇让他人。同仇敌忾前驱去,正是男儿破国辰。

五十四、农民苦晴清明前一日傍晚密云四布雨势将来一霎风吹云散怅然有作

辛苦农民望雨来,阴云密布共欢咍。风吹却把甘霖散,露滴先知旭日开。(农民言,今晨有露水霜,为不雨之兆。)人说担当天做事(谚云:天做事,天担当),我愁疈坼地为灾。一心忧国年丰愿,田未耕齐秧待栽。

五十五、翼日细雨彻旦,遂连三日夜

不雨农民唤奈何,雨连三日又嫌多。无端恩怨天难做,有准阴阳贵和。晴久移床忙避漏,耕深趁水乱披蓑。衰年见弹思鴞炙,为颂丰年绥万歌。

五十六、闻蛙

蛙声彻夜扰人眠,不寐偏闻阁阁连。彼自相呼鸣得意,平畴雨后月明天。

五十七、读李一初明强校舍杂咏》,感赋四绝句

别成一境广场开,四面云山拥翠来。隔绝嚣尘人境外,天留净土好培才。

眼前突兀见高楼,英隽联翩负笈游。此日安仁仁者事,敦崇实学在人谋。

移山莫笑古人愚,子子孙孙计远图。我衰龄才力薄,年来心血渐焦枯。

亭亭亭畔屡经过,拟种池心万柄荷。解识亭名荷寿意,年年培植替人多。

五十八、奎儿五十生朝有诗呈献,赋五言四十二韵,勉而祝之

柔兆涒滩[1]岁,首夏月既望。(是月小建,望在十五,儿生后一日。)坠地声呱呱,喜溢重堂上。义取主文昌(见《孝经·纬》),嘉名乃祖贶。能行示规矩,能言习揖让。常识故事讲,引兴小诗唱。六岁初受书,启蒙择宅相(黄表弟友韩、友苏为先子之外甥)稚稚冀成立,哀哉遽属纩。逮儿年十二,举族学堂创。命儿师东坡(入学堂取名师轼,及冠,字以伯刚),黾勉立志向。四载小学完,行谨文思畅。就学赴蕉阳,祖母心惆怅。谓儿尚童年,未解行役况。伯父更心,一切为摒挡。有时觅代步,怜爱情浩瀁。儿行不惮艰,欣欣独神王。卒业歴五年,祖母既捐养。繄予性迂拙,治生素无状。乏资遣游学,执鞭随马帐。寒暑十五更,泛滥洪流涨。举室尽南行,萍飘不系舫。宅异志和泛,地昔退之放。儿初走潭州,旋糜京建饷(儿初寓湘潭,旋服务京建公路)。事定先归来,庐焚物无长。藏书十万卷,一一瓿覆酱。打头借屋居,葺治资大匠。青毡虽不存,砚田幸无恙。笔更舌耕,生涯一仍曏。驹隙容易过,十载颜行抗。儿今既弄孙,及艾非少壮。痛咏原隰裒,孔怀诸弟丧(十九年叔毅客死南昌,去冬季讷又短命)。今日为何日,弧悬托主鬯。二妹来归宁,杀鸡载佳酿。父子且酣饮,更速丈人行(包千谷先生)。丈人长三,庞马有微尚。愿儿气弥刚,祝儿寿无量。不必服官政,富贵得来傥。人生在敦行,耿耿志节亮。一孙初从军,报国期胜仗(恺孙投智识青年军,正在迫击连受训)。一孙正励学,回澜勉东障(恬孙本期毕业明强中学)。志不在饱,菜根香莫忘。先德远留贻,后人好榜样。勉守旧家风,岂在大无当。

[校勘]

[1] 柔兆涒滩柔兆,亦作“游兆”,十干中的别称;涒tūn滩,十二支中的别称,均用以纪年。柔兆涒滩,指“丙申”。

五十九、南社闽集乙酉重五会于永安之燕尾楼既效柏梁联句剑芒瘦愚更各赋一律互相酬和瘦愚录寄次韵奉和并转剑芒

燕江社事又重新,畅饮蒲觞恰及辰。座上朱(剑芒)(瘦愚)盟好旧,楼头崔李赋诗频。山川咫尺难随步(至永安约五百里),坛坫东南雅善因。报国文章尊气节,相期忠义拜张巡。

采采陔兰不羡仙,题图回首十三年。输君远路羣英会,比我长风二妙篇。(瘦愚有种兰书屋,予曾题其母《奉姑教子图》。此次雅集,社友皆在永安,独瘦愚不远三百里往会。书言,剑芒亦用柏梁体题图,可称二妙云。长风,剑芒办报名。)旧好新知交有道,伤离感逝见无缘(南社发起人陈巢南与予同甲,耆年逝世。柳亚子寓桂林,署所居曰羿楼。桂林陷后,久不通讯,未知近况。)当时革命凭文字,磨盾今应草檄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