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十六 老蚕集三 闲夫 上传

单篇 作者授权首发

1027次点击|5次点赞

赞一下

卷二十六  老蚕集三 乙酉七月至丙戌十一月三十四至三十五年八十九首

一、三十四年八月十夜枕上作

爆竹声盈耳,欢腾捷报驰。传闻疑太早,觉悟算非迟。不戢兵犹火,争差局比棋。太平今有象,甜睡梦轩羲。

二、今年观莲节同人雅集念庐,绝无诗兴,社友南平陈子瘦愚阅报以二律见寄,次韵酬之[1]

生朝阁笔赋观莲,远道诗雅韵传。老去裁书慵乞米,朋来载酒不[2]论钱。相将慰藉欣无恙,共祝升平乐有年。且与重吟强岁句,不成豪杰不成仙(用《四十书怀》句[3]

跃马无能挽白闲,经旬捷报破慈愁[4](观莲节为阳八月一日,至十日得日本投降电讯)。山齐熊耳兵矛积,海入鲲身岛屿还。降表签书强寇折,凯歌齐唱义师班。时平好践明年约,扫榻欢腾屋两间(诗有“明到会”之句[5]

附:陈守治瘦愚诗

读报知乙酉观莲节念庐雅集醵金治筵为主人寿者六十因作两律寄之亦以见倾倒之忱尔

    念庐盛会共观莲,佳话明朝报纸传。一老丹铅勤校史,羣公风雅竞醵钱。手栽桃李三千树,身歴沧桑七二年。如此师尊如此寿,蓝溪人共颂[6]神仙。

著书岁月未曾闲,话到生辰一破颜。南社论文前辈健,西园雅集故乡还。诗[7]和追元白,史笔纵横比马班。明观莲侬要到,好拼杯酒醉花间。

[校勘]

[1] 本诗刊于《蓝溪旬报》第一百二十三期,中华民国三十四年九月一日,标题为“次韵答瘦愚”。

[2] 《蓝溪旬报》作“讵”。

[3] 用《四十书怀》句《蓝溪旬报》《四十初度书怀》”。

[4] :原稿作”,据《蓝溪旬报》改。

[5] “诗有”句:《蓝溪旬报》阙如。

[6] 共颂《蓝溪旬报》作“唤老”。

[7] 《蓝溪旬报》作“倡”。

 

三、九月二日日本降书签字为同盟胜利日去年曾反唐人诗意仍次原韵成从军乐八章前为理想今成事实喜赋一篇

凯歌{|鼓付|}譟欢声雷,盟军踏破三岛回。健儿百战身弥健,策勲饮至倾千杯。忆昔芦沟桥肇变,倭奴狂易太轻战。两戒河山张口吞,思并神州作郡县。狼奔豕突夸兵强,性如瘈狗形疯狂。珍珠港突遭袭击,乘风卷蘀趋南洋。同恶东西三协约,激起同盟反侵畧。强权终不敌公理,义首投降德面缚。一声霹雳轰长崎,天皇胆落升降旗。今日降书正签字,最后胜利看属谁。飞将军真从天下,富士山前武装卸。波恬黄海马开,手挽强弓九日射。封侯夫婿洗征尘,笑唤阿鬟治酒频。男儿报国当如是,不负昂藏七尺身。计自八年前七七,二千九百八十日。自今伊始永和平,世界大同战祸毕。

四、中秋夜待月

金瓯无缺月团圆,准备欢娱夜不眠。细雨微蒙濡下土,纤云四卷近中天。看还大地山河影,赋就今霄皎皓篇。酒兴既酣茶正熟,晶盘棒出饼香鲜。

五、陈述祖县长来蓝溪以诗见赠次韵奉呈

枉驾来山泽,冲怀更不侔。戴星勤单父,披雾识荆州。赠句声敲玉,倾尊典借裘。弭兵大和会,文治看前头。(参观明强中学,对于经费困难,极为切。)

六、国庆节喜赋,次一初韵

还我河山复旧疆,高歌莫笑老犹狂。根除蔓草平倭寇,手植梅花拜郑王(台湾延平郡王祠,手植梅花)。武汉一声惊拔帜,中华万快称觞。中邦建设需才智,留取丹青姓字香。

七、旧重阳节偶占

作登高会,连朝入病乡。簪萸嫌发短,止酒觉杯长。篱下花何晚,盘中芋正香。秋高风物美,拟再补重阳。

八、送师彦之台湾

五十一年羞割地,遗民复见汉官仪。欣欣草木回春象,处处壶浆故国思。破浪乘风酬夙愿,通经致用及今时。延平手植闻犹在,为拜梅花合有诗。

九、台湾还我用《岭云海日楼集·秋怀》韵之一,追忆仓海先生

顾盼雄心笑据鞍,鲲身飞展戾天翰。移山真觉推迁易,开国终非创造难。祭告延平桑海改,魂归台岛柏庄(先生所居)宽。义旗东指天依旧,降表签书敌胆寒。

原诗[1]

年年乡梦阻归鞍,恨不随风化羽翰。卷土重来心未死[2],移山自信事非难。雨[3]瑁潮初落,月下珊瑚岛尚[4]宽。地老天荒留此誓,义旂东指战云寒。

[校勘]

[1] 该诗参见《丘逢甲集·岭云海日楼诗钞·卷十·再前韵》,(见《丘逢甲集》第五五八页,岳麓书社出版发行。)

[2] 《丘逢甲集》作“已”。

[3] 《丘逢甲集》作“瑇”。瑇,同“玳”。

[4] 《丘逢甲集》作“渐”。

十、述祖县长过访念庐喜赋[1]

深情绻缱欵柴门,安步曾无车马喧。光霁辉生蓬荜陋,儿童妄却宰官尊。材散木徼[2]天幸,雅咏菁莪造士恩。[3]民治精神初政肃,瞳瞳景象看朝暾。[4]

[校勘]

[1] 本诗刊于《蓝溪旬报》,第一百四十二期,中华民国三十四年十二月一日。

[2] 《蓝溪旬报》作“全”。

[3] 此处《蓝溪旬报》尚有夹注:“县长以明强中校经费支绌,极关心,予拟筹款方法,备蒙允许。

[4] 此处《蓝溪旬报》尚有夹注:“县长此次再至蓝溪,将视察大溪、监选泰拔乡长。”

 

十一、闻念台渡台,书此却寄[1]

誓师雷雨穷荒外,开国河山落照(两句[2]用《岭云海日楼集·自题三十登坛像》诗句)。民主熙春收效果,种因五十一年前。

家祭无忘告乃翁(用剑南句),念台[3]何日敢忘胸(君名琮[4],先公字之曰念。汉家旧物今光复,第一完成继志功。

[校勘]

[1] 本诗刊于《蓝溪旬报》第一百四十二期,中华民国三十四年十二月一日。

[2] 两句《蓝溪旬报》阙如。

[3] 此处《蓝溪旬报》有夹注:君名琮,先尊仓海先生字之曰念台”。

[4] “君名琮”二句:此夹注《蓝溪旬报》阙如。

十二、挽及门罗访樵

闻无恙幸安全,颠倒鱼鸿竟误传。字写蝇头征寿相,(及门温怀清言,君年垂七十,平时书牍作蝇头端楷,足征寿相。)门封鹿耳阻归船。(廿六年君拟八九月返里,自七七抗战事起,不能归。)迟迟端为囊羞歰,郁郁何堪病纠缠。今日台湾非异域,弥留恨不一时延。义重师门我系思,廿年前记病垂危。痈疽在项成穿溃,药物心慎护持。久别吾衰君亦老,(十八年予辟地金城,君渡台过潮造寓楼,联床夜话,别十七年矣,君今年七十。)殷忧国难世长辞。(初闻君健在,接师彦书,知于今春逝世,未详月日。)东山西海楼(君寓台楼名,予尝为之记)空在,卖卜君平旧借枝。

十三、三十五年元旦叠五年元旦韵

洗甲销兵建国年,屡丰绥万赋新篇。治丝最忌棼滋甚,歴劫休教火再然。巩固邦基惟统一,和平世界自安便。老人一醉无他愿,种秫多耕几亩田。

十四、社友陈瘦愚以书来弟子之列书此志

瓣香孤负祝南丰,老学庵题慕放翁。魏照(德公名昭,《后汉》纪作“照”,避晋讳)坚求亲郭泰,邴原疑误认孙崧。生来惧蹈人之患,过去为物所蒙。愿借他山为石错,朝朝北望盼飞鸿。

十五、东坡生日赋此以志仰行

公生磨蝎命宫守,九百十年前降眉。试论官疑客曾巩,治军人见帅韩琦。一生友爱无他比,万死臣忠有主知。景行高山切行仰,休云永感蓼莪诗。(《前集》、《续集》皆有《谢人惠生日》诗,启以“蓼莪之感”为言。)

十六、近来征诗索书纷然沓至,读东坡《答孔周翰求诗与书》,诗云:“身闲曷不长开口,天寒正好深藏手。吟诗写字为底忙,未脱多生宿尘垢。”爰次其韵

倚枕吟诗不启口,呵冻写字屡缩手。诗俗字拙笔力弱,不堪入目含污垢。胡为耳食争传夸,鸣蚓涂鸦不嫌丑。颜柳未必别筋骨,郊岛何尝辨寒瘦。为餬屋壁逐年新,名曰墨宝实则否。身闲暮天正寒,阁笔且试新酿酒。

十七、哭曾孙允元

嗟予长曾孙,诞弥十七月。伶俐得人怜,昙花乃一瞥。自从两月来,痲后有热。保抱费恩勤,饮食欠调节。弱质易招风,缠緜时作辍。元夜太母前,了了神清澈。一见便呼太,茶饮犹能啜。啜茶甫下咽,目嗔气已绝。我孙远从军,汝母肝肠裂。太母老龙钟,伤心更悲切。藐躬实凉德,惊恸情难遏。固知天地间,有生即有灭。父书不能读,医理莫究诘。药剂纷杂投,茫然无鉴别。小儿不能言,谁洞见症结。坐令宁馨儿,遭此凶短折。死生虽有命,毋乃人事阕。命名竟成谶,元夜遂永诀。欲读长沙书,炳烛兰膏竭。百年能几何?空自长兀兀。

十八、书闷

一生一死殊多事,造化小儿巧弄人。生已不全生喫苦,死而无闷死还真。

尧舜生儿皆不肖,当时教胄设专官。若云人性原相近,底事下愚移独难。

点头听说生公法,毕竟人顽石不顽。倘使人心如石转,应无顽梗在人间。

平生不愿作牛马,多子多孙反累身。作孽佛言当自受,自寻烦恼怨何人!

十九、野烧

入晚惊看野火红,儿童笑语舞灯笼。更疑一道长虹跨,烧断山头几树松。

二十、又一首

纷纷祭墓未清明,草木焦枯久苦晴。蝴蝶灰飞人亦去,焚身真入化人城。(附注:漈头温某扫墓,因烧纸钱,其婿张某烧毙。)

二十一、季讷逝世期年,郁郁无聊,老怀莫遣,吟此哭之

天生于汝太聪明,幼日为文下笔成。三四百言不加点,人夸雏凤有英声。

生不逢辰负我儿,全家辟地怅流离。更无力资深造,竭蹶犹谋就学医。

两度军医皆暂任,五年鹾务正初归。主持教育恭桑梓,今是方期悟昨非。

那知短命等颜渊(儿年三十二),老泪痕深枕席。念到孤孙未成立,何堪衰朽正残年。

二十二、送琼华之台湾

幼闻台岛海中悬,一苇思航弱冠前。阻我游踪羞割地,有人只手欲擎天“当时只手欲擎天[1]”,仓海先生句)。终还旧主迟今日,老减雄心望少年。玉润冰清棠棣茂(李勃英为外舅,师彦于为族兄,均先往,前途大好勉加鞭。

[校勘]

[1] 当时“句《丘逢甲文集·岭云海日楼诗钞·卷十三·自题三十登坛照片》作“当时赤手欲回天”。(见《丘逢甲文集》第六六六页,岳麓书社出版发行。)

二十三、挽叶楚伧

中华新起溯鮀江“中华新“为汕头报社名,创[1]于纪元前四年),我以巢南识楚伧。 (伧入庚韵,俗读作“仓”,集韵亦有仓音。君为巢南弟子。)七杀碑奇惊鬼怪,一枝笔健挟风霜。三民主义宣传广,四大同盟结合强。撒手还真胡太促,顾瞻东北岂能忘。

[校勘]

[1] 原稿作“谷”,疑为“创”之误,径改。

二十四、一梦

七十三年如一梦,百千万劫总成尘。蓬头荆布相偕老,晞发林泉自率真。文字有灵曾革命,江山无恙正维新。闲来窃借冬心号,野鹤逍遥作散人。(六十生辰,长沙苏逸禅赠金冬心;七十三岁时,手刻“野鹤散人“石章为寿。)

老学名庵拟放翁,潇潇雨夜一灯红。看书过久防生病,(往与亡友陈紫垣游处,见予看书过午夜,輙以此语相诏。)敛气还元望奏功。(近稍一行动,气輙短促。老友包千谷教服故纸炖猪腰,书来屡问有效否。)感念存亡殷爱护,生成迂拙欠圆通。不须清浊分贤圣,强欲浇愁复一中。

春来处处苦啼饥,民食艰难物力微。谁与昌言追仲统,休教孤愤效韩非。无人我相参禅理,有色声诗悟化机。雨暗风凄发长啸,天空地阔懒高飞。

二十五、叠韵答瘦愚

小筑楼居榜愿丰,耕田识字一农翁。自怜南郭如灰槁,差胜东坡卜洛嵩。(东坡屡言:卜居嵩洛间,卒不果。岂有明珠鱼目混,那堪老马虎皮蒙。君诗早迈高常侍,(高达夫五十学诗,君今年五十,诗名早播海内。)十子闽中首数鸿。

附:陈瘦愚诗

念庐吾师以愚愿附弟子籍,赋诗寄眎,次韵奉酬,藉表拳拳之心

弟子礼当爵设丰,远思曲跽奉诗翁。古言事应如君父,我道仰之似华嵩。自昔宏规推鹿洞,至今高隐慕龟蒙。遥知杖履春来健,得句清于雪里鸿。

前诗和就尚有再赋一绝寄呈

何当载酒侍观荷,亭子前头许放歌。愿作念庐诗弟子,笠山而后有愚窝。

笠山为师入室弟子,尝为愚作《愚窝记》。

二十六、季讷逝世四百六十日殡于麦坪今乃起葬筑坟口占二十八字

民族复兴儿逝世,青年节日树新坟。望汝升天偏入地,爷薄德更何言。

二十七、悯农(清明后五日作)

春耕农事望秋收,春不能耕那有秋。放水家家专守夜,落田处处等泉流(农言:今春泉水未转,等泉水转后,田水始足。泉,读音如“潺“。)米荒更被邻封运,豕疫频教肉价浮。天自担当天作事(俗谚),不须殷抱杞人忧。

二十八、一言[1]

一言可使邦兴丧,千里毫厘差失之。轻重宜权长短度,人能忖度自心知。

己所不欲勿施人,一言惟恕可终身。责躬者厚责人薄,比户可封里尽仁[2]

出好兴戎皆自口,立诚[3]君子慎枢机。一言为智为不智,辨之微乎其又微。

美刺皆含[4]惩劝意,煌煌诗教向谁论。闻者足戒言无罪,思本无邪蔽一言。

[校勘]

[1] 本诗刊于《蓝溪旬报》第一百六十二期,中华民国三十五年六月二十一日。

[2] “比户”句:《蓝溪旬报》作“说向人前开倒轮”。

[3] 《蓝溪旬报》作”。

[4] 《蓝溪旬报》作”。

二十九、曾丈弼一先生今年九十生辰在十月初七日,自以题目甚佳,春日无事,手书七律四章命和,敬次韵呈正,以伸私祝

盥诵新诗歴浃旬,康彊健羡在山身。生当赤县全城岁,(纪元前五十五年丁巳,太平军围攻杭城,得全先生生于是。)老作宗邦建国人。闭户著书忘甲子,抠衣进谒记壬辰(予年十九应童试,年伯罗显哉先生廪保府考未往,托先生代,初进谒于试寓。)童年如昨今皤发,学礼思从杜子春。(杜子春年九十,郑众、贾逵皆从学周礼。见贾公彦《叙<周礼>废兴》。)

圣学寻源泗水濵,家传一贯继承频。裁诗近寄重三节(诗来值修禊节后),作贡今逾五十春(乙未廷贡)。步履游行强伏胜,往来辞受辨陈臻。乡邦模楷推先进,兼善非矜独善身。

诗律精严老益新,率更书法更超伦。笔随心正无轻率,气并神完任屈伸。什袭缇巾珍二妙,连城琼绝纤尘。定知重应升平瑞(先生曾祖逢陞公百有四岁,五代同堂),绳武人疑上古民。

志载同游泮水辰,一时同里聚三人。(二十七年修杭志,先生与温君志尧、张丈叠楼皆重游泮水,皆来苏里人,温、张二先生近已捐馆。)岿然独仰灵光在,乐只羣思有道亲。居榜梅香清节称,室完荆美孝思伸(先庐上年洪水所坏,近已修筑臧事)。高明众望齐山斗,觉后人来共问津。

三十、自清明前十二日雨后苦晴,至谷雨后五日始雨,已月日矣,喜赋

果然作事自担当,天道由来肩髆强。昨夜风微人郁热,清晨雷作雨滂洋。牛耕急趁方盈浍,龟坼荒犹未插秧。翘望沛然连日下,瓯窭车载祝丰穰。

三十一、农谣三月晦夜枕上口占

谷雨前三与后四,莳田迟至立夏止。连朝微细落雨毛,山田疈坼仍无水。趁雨耖田犁嘴折,偷水饮田口角起。早禾无望望大冬,一季收成多两季。

三十二、前谣成后二日垂夜烈风雷电大雨倾盆顷刻即止明日垂夜雨大且久又明夜复然农田霑足

甘雨连三夜,农田插易稠。青葱回草木,绿蒨瓯窭。起节将交夏(秧交夏则起节,后天立夏),迟栽尚有秋。深耕泥土硬,呼叱可怜牛。

三十三、海山今年七十自西京来书备述前桂黔避寇状并赠赵[1]荫画梅尺幅爰就所述成长歌五百六十字用慰离怀兼祝大寿

万里长安一纸书,空中寄我旧山居。(杜诗“几岁寄我空中书“,盖泛言;今书航空邮递,乃实事。)备尝险阻神弥定,饱歴风霜勇有。只今痛定还思痛,三年前记寇来众。不愿鞭笞作马牛,那堪枳棘栖鸾凤。寒风细雨苦颠连,马厩牛阑暂息眠。自向独山经贵筑,奔驰十日桂黔。麻鞋杖策趋灵武,臣是诗人唐杜甫。脱身西走达陪都,卧病城郊长闭户。艰危何敢怨奔波,默诵文山正气歌。誓靖敌氛心倍壮,得叨天眷幸犹多。试看弹雨烟下,血肉横飞土如赭。更有提携饿殍人,鸢啄蝇钻满原野。怡然道义守平生,国难身艰心泰平。短褐不完衣赤肘,长鑱未托命黄精。此地要冲不遑处,持筹有子官秦署。列子冷然善御风,飞车又出剑去。(君题赵桐荫西京画展诗云:“我行川陕萍踪合,曾记飞车过剑”)乱离父子聚团栾,喜极生悲反泪弹。国势正危如累卵,形虽险欲封丸。谁知霹雳应声倒,兵骄必败原天道。京观将齐富士山,降书早出长崎岛。五十年来割地羞,台澎依旧属神州。凯歌喜见中兴日,应上华山绝顶游。生有收藏书画癖,两度散亡原可惜。避寇难忘京口行,逃生又厄洮阳役。区区珍秘不须悲,来日方长整鼓旗。海内交游几复社(君早籍南社)中金石汉秦碑。一枝春寄香生座,“久别良朋时在念,天涯遥寄一枝春“,君题赠画诗句。)珍重画师圈几“圈几圈儿便当梅”,赵君自题诗句)题诗久别念良朋,一曲阳春难属和。诗人已老益精神,百金刚不坏身。花是国花人杖国,瑶池西望祝长春(四句和题画绝句韵)。休说优游林下乐,我今铩羽笼中鹤。桂岭归兴季子悲(季讷归自桂林甫一载逝世),幔亭乐曾孙作。(今年一月生第二曾孙,而第一曾孙旧元旦殇,第二曾孙未久亦殇。)东隅久失补桑榆,手口拮据更卒瘏。在野一身图报国,年来心血作人枯。(倡办明强中校,任董事长五年,至今经费支绌,筹措维艰。)羡君足歴西南北,到处题诗留屐迹。眼前才子半高阳,就养欢娱供子职。一笑掀髯七十翁,河山完整国威雄。集成自署剑南客,抑戒还追卫武公。三径未荒松菊在,酒徒狂态仍无改。停云同砚有包咸(千谷),递长三年翘首待(予长君三岁,千谷长予三岁)

[校勘]  

[1] 原稿作“洞“,似误,诗中作“赵桐荫”,径改。

三十四、吾衰

吾衰何苦多烦恼,离合悲欢一梦中。存养未能疑殀(仄)寿,(孟子:“殀寿不贰。“《尔雅》:“贰,疑也。”)责躬不必问苍穹。

三十五、得温圣涵县长大荔书,赋此奉寄

长安明月在,音信四年疏。屡向邮传问,犹藏病剧书。(四年前,公自西安病中来书言,当移居华阴,属覆书致华阴华岳庙郭主任收转。汇款前去,未接囘执,三致陕邮询,不得要领。)交通深阻寇,离乱倍愁。一羽从天降,山慰索居。

缱绻怀人意,新吟百韵诗。(书云:“曾作寄怀五言,排律用先韵百韵,意有未尽,拟易韵分上下篇,查古无此例,不妨自我作古,当足成寄至。千言倾未尽,两地合何时?濡笔应磨盾(书寄自三十四集团军总司令部留守处,不日将移北平),铭勲正勒碑。亟思先快,惠我莫迟迟。

远道劳存问,心到后生书询及大小两儿暨俊民)。门衰嗟季子,世好哭宗英。老去凉德,书来感热诚。多才资建国,何事说归耕(书有“至北平结束后归里“之语)

三十六、端午节晴

年年端午雨时行,况已连旬不放晴。早晚衣棉寒气重,涧溪奔浪涨声弘。看来杲杲初阳出,却喜苍苍旧例更。镇日晒烟天色好,农家安定乐无惊。

 

城游吟草(二十八首)

三十七、端阳后二日诸友约入城是日实六月六日黄潭龙门圳行通水典礼未及参观口占两绝

准拟杭城半月游,龙门水圳正通流。篮舆仓卒黄潭过,未及参观典礼留。

长官民事重农耕,走马来观水利成(途遇陈县长偕李中队长定坤)。更有老人腰脚健(老友曾君入怀),不辞十里路徒行。

三十八、庐丰祥隆店午餐主人蓝育轩为千亲家谷、醒魂绣轩志均至

尊酒相斟酌,陶然一醉欢。殷勤期后会,归路再盘桓。

三十九、渡东潭头族子企源出城相候

涉卬恰好趁船开,渡潭头细雨催。远望停云人鹄立,劳君辛苦出城来。

四十、喜晤宪民

白头师弟见欢然,一别重来已二年。玉烛调和新气象,金瓯完整旧山川。河清得升平日,人瑞同游快乐天。野鹤生成原散,行踪未免浪喧传。(新闻记者:《精诚报》郭君、《上杭新报》饶君偕来访问,明日遂登诸报端,甚。)

四十一、赠何雨农校长

记访南惬素心,不居城市不山林。(雨农居长汀城南二里许,堂联有“城市太嚣,山林太寂,所居在山林城市之间语。)二三里外尘嚣远,十九年来别深。秋水蒹葭时结念,春风桃李久成阴。铎声移向杭川振,多士朋兴听好音(君以省立连城高工校长换省立杭中)

四十二、游南冈次阳明先生南泉庵题壁韵二首

南冈旧有南泉庵明王文成公遗有题壁诗近改建县立中学去岁智识青年军于此征集增建营房去后中校移回予入城黄逸民校长母丧返里校友约游视前此至此已焕然改观矣     

东征捷奏喜停戈,弦诵洋洋绕薜萝。一别隔年添壁垒,半晴旋雨换农蓑。游旌诗记王新建,裹革人思马伏波。色壮山川访亭子,眼中兴废感怀多。(数年前开辟公园,建丘午阶、陈子强两烈士亭,工程不固,均坍。)

还我河山又枕戈,补玆罅漏且牵萝。储材在校新生笋,力穑如农不脱蓑。大器甄陶勤夙夜,中流砥柱靖风波。作人责任仔肩重,一树相期百获多。

四十三、南泉

昔我访南泉,田与泉争畔。今我来南泉,泉为田混乱。九载记前游,踏青芳草漫。同行包(千谷)(筱孟)(朗秋),老宿声在泮。相与古迹寻,华君疾呼唤。指点水一泓,照人眉目粲。云是古南泉,甘冽杭川冠。楹联废作榦(平),金漆犹灿烂。晦迹田一隅,人当沟洫看。农夫足易濯,牧竖手且盥。西子蒙不洁,含垢令人叹。拟护以阑干,建亭垂布幔。中安煮茶具,琢石作几案。闲来坐品泉,幽怀时一散。四围风景佳,美举同声赞。惜哉托空言,因循不果断。坐令古迹湮,致等沧桑换。陈子(奋飞)有心人,趋视心惊惋。名泉突变田,盍早树栅杆。我老无能为,事毕力干。诸君乡里英,况复此假馆。决策正疆界,老农可覆按。区田别为泉,毋使再毁垾。结构小亭阁,翼然如飞翰。种树荫泉源,栽花供客玩。榜曰古南泉,足以作佳观。学舍相咫尺,游息任宵旰。赏月兼品茶,最好中秋半。袍岭净无云,杭城灯电灿。登亭一舒啸,不觉精神焕。甎甓木石需,工程可计算。所费钱不訾,何惜十万贯。裘以集腋成,努力不应偄。漫饶方干舌,莫笑憨老汉。他日我重来,披襟快泮涣。

四十四、南岗望杭城

江城图画,无复旧时观。雉堞平如扫,鳞居缺不完。高低楼错杂,兵燹户凋残。高举防倾足,洪流吼急湍。

四十五、去青年军驻南冈,取附近数里渡船集为浮桥。未几,为洪水冲去,与友谈及,为之慨然

造舟涉渭重为梁,废渡成桥一苇航。留得口碑舆诵在,满江烟水渺茫茫。

四十六、叠闻汀米船沈没感赋

量珠换米民艰食,恶浪掀天贾舶沉。正是严寒风越大(谚语云:越寒,不知苍昊果何心。

四十七、南门渡船倾覆幸未伤人

卅六人同载一船,担夫人更米随肩。明知过重当倾覆,迟早奚争一渡先!

四十八、明伦堂燬址将筑县参议会,李议长(玉)导观喜赋

堂皇弘敞明伦地,二十年前一炬灾。(十六年旧正三日,驻兵失火,延及崇圣祠、尊经阁,悉成灰烬。)参政即今舆论重,相基于此议场开。民生国计资筹策,荜路蓝缕辟草莱。儒学本来古乡校,集思广益仰鸿裁。

四十九、连雨

前年入城来,淋漓雨不止。今年天稍晴,亦复雨披靡。小则润如酥,大则巷流水。出门便沾濡,青鞵溼透里。过从苦往还,游行艰步跬。李子(致平)悯老人,制赠双革履。晴雨皆适宜,试着洵软美。从容自在行,周道平如砥。

五十、与汉卿夜话

一家半作宦游人,多病依然不厌贫。为利固差名亦错,兢兢洁己奉公身。

五十一、连日诸友招饮每饮辄醉将归赋谢

郁郁乡居久,离城已二年。重来相慰藉,迭主互招延。尚齿嗟吾老,谈心快衆贤。逍遥嘉客咏,漫赋白驹篇。

徒餔啜,兹来一事无。行窝安邵榻,传座费郇厨。浮白狂犹昔,垂青道不孤。那堪招讲学(雨农、敬洲邀予省中讲演,予谢不敏),一笑谢壶卢。

佳话更番饫,旁人笑老馋。烹炮工火候,珍藏发藏缄。多事供禽献,无须立酒监。良朋难聚会,月去颿颿。

馈饷相稠叠,知予嗜好偏。大头连菜美,(连城所制大头菜绝佳,集泮知予嗜此,适其子归经连城,赠此。)小核荔支鲜(宪民兄伯敬喜园艺,新摘荔支见饷)。武略碑初拓,(东外武略将军祠,廿五年修志始访得,向无人拓,企源拓之以赠。)茶王火始煎。(市上有名茶王者,友多购赠,不见佳。)兹行无限感,情重笔难宣。

五十二、戏赠集泮

郭子崎嶔歴落人,眼中所见无一可。与世嗜好殊酸咸,平生于我相知颇。忆昔同修邑乘时,胸多书卷见闻伙。诤辩往往滋纠纷,一堂议乐如夔妥。网罗广博抉择严,终焉定论不相左。有时骂座类灌夫,豪饮不觉身颠簸。衆人皆醒且独醉,尔自为尔我为我。今年喜我入城来,一见欢呼大声哆。谈锋尚健酒兴豪,依旧英多而磊砢。知我游倦行将归,惜别未免愁无那。谓我二年一来,再见十回未必果。我云十至廿年,君胡倔强变颓惰。吾辈耐苦苦未尽,彼苍未肯轻解锁。苦尽回甘见太平,如草木实收果蓏。若比洛中李元爽,廿至卅至犹征琐。君闻我言大轩渠,朋好满堂齐{可欠}{可欠}

五十三、归途宿蓝氏祥庐追怀祥卿六丈示醒魂

有子能堂构,其材可栋梁。诒谋先德美,筑室旧基良。黾勉和三事,绸缪福一乡。中山好模范(醒魂任中山模范乡乡长),膂力正方刚。

五十四、千候于祥庐翌晨入怀亦至两君皆醒魂师,叠前韵

皤然皆长我,齿德叟称梁。师弟风犹古,璠璵玉比良。进修游在泮,退老教于乡。正真无偏倚,平情不吐刚。

五十五、中午千招饮其家入怀晓恒醒魂志雄偕往再叠韵

鸿胪吾畏友,后学得津梁。居(予与君所居皆名东,才称北野良。我行徒传食,君德足型乡。易俗移风责,凝然百刚。

五十六、与入怀偕行宿其家三叠韵

桥子头(地名)住,清谈月照梁。居真太古名),茶产久优良(君茶自种、自制,绝佳)。习礼来童子,吟诗近水乡(门临小涧)。精神老弥健,不坏此金刚。

五十七、过白莲塘

方塘十顷半为田,有空名唤白莲。六十年前初过此,远香亭下水如天。

五十八、至黄潭族人更番留饮书二十八字勉之

黄潭我祖初迁地,五百年前共一家。(先代自永定金沙迁黄潭,居二代再迁今,至予十八世。)记取家肥兄弟睦,毋忘田氏紫荆花。

五十九、黄潭归舟,风雨大作

入城天气雨霏霏,风雨连江又送归。舟小无篷人局促,淋漓溼透一身衣。

丙戌端节后二日入城二十五日返家得五七言二十八首聊记行纵而已乎哉自识


六十、韩秋岩《石油河畔群马奔饮图海山代征题句

繄谁拂拭东绢二丈长,写出二十八匹骏马争腾骧。一羣奔向石油河畔去,势如风驰电掣不可当。前者俯首垂颈张口饮,后者昂头奋足追蹑强。穷形尽态各异状,想见磅礴郁积万马胸中藏。秋老画师,壮游歴欧美。近来戈壁滩,画马得神髓。李将军画神胜形,韩丞画马形胜神。前人评品未必真,画肉画骨各有以。木槽马肥非瘦比,少陵之言未尽是。秋画马变家法,塞外日与天马狎。肥瘦骨肉兼形神,奔腾虎兕类出柙。海山索我为题图,媵以尺幅千里驹。平沙无垠奔驰惯“平沙无垠任奔驰“,秋自题句),矫首回顾谁追驱。我因即小以见大,窥豹一斑得其概。即今航空任控纵,日行千里羌无用。汽车电达在瞬息,载重亦不用马力。科学日新兵法变,交锋无人讲骑战。况复太平洋宪法且颁布,大国受制裁,小国受保护。万国和平,绝驰骛马乎?马乎汝纵能追风,逐电莫奏技何如?写入秋画图里,留取千秋万岁人人欣赏衆目视。

六十一、哭谢星祥亲家

离乱相依久,牢愁郁抱深。人疑孤僻性,我识静恬心。嫉世甘枯坐,研诗费苦吟。留香微稿在,待价过鸡林。

婿怜予季,伤心不永年。有孙甘舞勺,励志勉加鞭。朋旧凋零感,人生忧患煎。秋风数行泪,东望倍澘然。

六十二、人生一首枕上口占

人生不宜病,病痛便呼母。恍惚母在前,抚摩病却走。弃养卅三年,爱护儿左右。逮存鸡豚缺,此心常内疚。况不克树立,将同草木朽。山荆颇惓惓,频问安好否。我病却非病,衰弱病何有?卿年今七十,操劳不放手。得闲且宽闲,何必虑家口。我生本达观,愿随吾母后。一瞑地天宽,汶汶知谁某。

六十三、人生又一首卧病口占[1]

人生不服,小病自然愈。我病却非病,反为药所误。谓邪入阳明,轻剂用白虎。舌燥不作渴,微热仅暂驻。身非转侧难,头无疾痛苦。小便有时[2]数,肾气摄不固。大便溏而黄,浮面[3]油团聚。证之仲景法,无一合于古。医谓脉洪大,非此降不住。勉从试一服,舌黄燥如故。精神渐疲倦,昏昏起步。荏苒渡重阳,有酒杯莫注。困卧出门难,何况登高阜。先人精医理[4],内经究灵素。父书不能读,致无自卫具。闭户近半月,学医已迟暮。

[校勘]

[1] 本诗刊于《蓝溪旬报》第一百七十三期,中华民国三十五年十月十八日。

[2] 小便有时《蓝溪旬报》有时小便”。

[3] 《蓝溪旬报》作“而”。

[4] 《蓝溪旬报》作“道”。

六十四、昔人有五十年前二十三之句予今年恰符此数爰借作首句成一律

五十年前二十三,当时世味未曾谙。钻研故纸埋头干,刺讽权奸信口谈。诗礼趋庭期远子,(先子尝言:陈亢章远其子,远字当作远大解,方欲陈亢“问一得三“之言合。)桑蓬悬户喜生男(予年二十三生大儿)。而今老去嗟无用,豪气消磨百不堪。

六十五、老病一首

人老元气衰,病辄辍复作。缠緜不易解,举动受束缚。久卧不出门,困顿心焦灼。前逢元首诞,万衆欣雀跃。强起往观光,出街试畧逴。行不二百步,便思息倦脚。迄今又二旬,翻覆卧如昨。有病却无病,似疟又非疟。莫怪无良医,世岂无良药?子美花卿歌,能使病魔却。髑髅血糢糊,高歌不骇愕。朗调枚七文,不能起病霍。自知血气衰,少已筋力弱。屈指五旬,苦被纠缠着。天气放晴和,忽又狂风薄。安得还自由,扶筇游五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