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博士妙说《药砚》 练建安 上传

单篇 作者授权首发

97次点击|3次点赞

赞一下

2345截图20210618191151.png



邱博士妙说《药砚》

 

老练有一个叫邱博士的朋友,闽西人,会填词谱曲写论文写散文写报道搞网站,他对客家方言深有研究,达到了编写《客家话大词典》的水平,即将出版。

话说昨天下午,他又来找老练了。美其名曰拜访,其实是来喝茶吧。他那博士,是古代词汇,是茶博士。邱博士明白,老练还有几包来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梁野山的原生态云雾绿茶。邱博士,是茶博士,精于茶道。

来了,邱博士就夸老练的小说越写越好,还大段引述了《文心雕龙》《人间词话》和亚里士多德、维·什克洛夫斯基、E.M.福斯特、弗洛伊德、卡尔维诺等等的理论,证明老练大有前途。根据他保守的估计,老练的作品与鲁奖茅奖根本没有什么距离。如果说有,就差一个字嘛,英文大写的第一个字母为M的。你懂得!天机不可泄!

老练大喜,立即拿出好茶,配以平时舍不得喝的桶装山泉水,精心泡茶给邱博士喝。

喝着喝着,喝得差不多了。

邱博士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说:“听说你那个《药砚》,自2017年以来,连续四年,被大江南北的许多老师们赏识,选用为高中语文试卷,从高一考到高三,统考、联考、质检考、入学考、半期考、月考、期末考、寒假练习,五花八门的,还选入高考语文模拟试卷。有这回事吗?”

老练赶紧点头哈腰:“有,有,谢谢!谢谢!”

邱博士问:“你有依据吗?”

老练说:“有,有,百度一下就知道。”

说着,老练当场用手机百度了一下《药砚》,共计有三百多张试卷。

老练呈上手机,恭敬地说:“博士,您请看。”

邱博士瞄了一眼,打个哈欠,笑了:“兄弟,百度就能说明问题吗?有公证过吗?你有考试卷原件吗?”

老练说:“没,没有。噢,只有两份。”

邱博士说:“你应该有。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还有一些事,要走了。”

老练说:“电子版也是一样的吧?”

邱博士停下脚步:“老弟,我有事,要先走一步。电子版,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你那三百多张卷子,北京、上海的,大都市的,我就没有看到嘛。”

老练说:“有的,有的,已经知道的,28个省市区用过。”

邱博士哈哈一笑:“老弟啊,这说明不了什么问题。时间不早了,我有事,我该走喽。”

老练说:“博士,您等等。”

老练转身拿来一盒茶叶,精致的包装上,有“梁野山茶王”字样。

双手奉上,老练说:“我的朋友,发小,是茶王,这次来省比赛夺冠,留给我一盒。”

邱博士不经意地接过,不动声色,亲切地拍了拍老练的肩膀:“老弟啊,我刚才呢,和你开了一个友好的玩笑,友好的玩笑。我还是有点幽默感的嘛。其实呢,我不是早就说过吗?《药砚》,绝对是我们全球客家人的经典小说,弘扬了我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弘扬了客家精神,连续多年,风行大江南北,在广大莘莘学子中,传播了正能量,守正创新。中华大地那么多优秀学校优秀教师,为什么都选用《药砚》呢?咱们中华大地,人才济济,文化博大精深,源远流长,好作品多如恒河沙数,太多啦,太多啦。为什么大家四年来一直选用你老弟的《药砚》呢?你算老几呀?你是什么人物吗?你的笑脸特别可爱吗?你只不过是文学界普通一兵。但是,我必须指出,我应当指出,《药砚》的成功,不是偶然的,是有其客观性和必然性的。大而言之,写作,必须文以载道,必须铁肩担道义。小而言之,老弟写作是精益求精的,认真的,严肃的,刻苦的,老弟是热爱学习的,我的《客家话大词典》,你就看了许多遍了吗?啊!原因很多,时间关系,不展开谈。总而言之,这充分说明,好作品就是好作品嘛,用钱是买不来的,靠行政命令发文是不管用的,靠什么获奖是行不通的,靠评论家吹鼓手也是不行的。好作品要经得起广大读者的检验,好作品要经得起时间的检验。对于这么一个或许是经典的或许可以说是伟大的客家小说,作为一个客家人,作为一个客家学者,算是半个专家吧,我必须实事求是地写一篇论文,万字论文,多维度多角度多向度全方位立体式地进行评论,吾辈责无旁贷,必须抓紧抓好。好了,时间不早了,我有事,我该走了。再见!”

邱博士提着茶叶走了。

老练呆坐了一会儿,把含有《药砚》的北京上海语文试卷截图,发在微信公众号和博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