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趣“云上境” 笠翁 上传

单篇 作者授权首发

5456次点击|1376次点赞

赞一下

   探趣“云上境”

                                                    邱洪荣

   当日,孔子与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一起坐着聊天,曾皙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 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孔子听完,喟然叹曰:“吾与点也!”当年读此文时,大都一知半解,甚至不甚了了。前几天,有幸与几个好友前往古田“云上境”,我才恍然大悟,明白“孔子与点(我赞同曾皙观点)”的个中深意。

   清明前一天,老友杨兄打来电话,说与几个好友相商,准备莫负春光,明天一起去古田走走,并邀我同往。我欣然应允。

   古田赖先生在自己别致的小庄园里热情地接待我们一行8人,茶过三巡,他提议我们去“云上境”走走。我们便分乘两部车,在去梅花山的柏油大道上行驶了约五分钟,又向左进了盘山路。正值清明,春光明媚,嫩绿的树叶抬眼便是,雨后的春笋也随处可见。同行的范兄提议,打开车窗,享受自然空气吧。打开车窗的片刻,清甜的空气扑面而来。我突然想到武平县的广告词,“来武平,我‘氧’你!”“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兴许,这个广告词也是作者迎面享受过这“清甜的空气”并随之得来的灵感吧。

   “野鸡,五彩锦鸡!”驾驶室的赖先生平静地道。我急忙探出头,只见一只斑斓的野鸡横穿路面,又慢悠悠地向竹林深处走去。看着这野鸡悠闲的样子,我不禁问:“这里野鸡多吗?”“多!现在这儿环境变好了,百姓保护野生动物的观念也变强了,像这种五彩锦鸡,甚至长尾雉,我们上山是经常看到的。”赖先生顿了顿说,“我老爸在我家后山上圈养了一群鸡,有好几次他发现,每当喂鸡时,鸡的数量似乎多了。他老人家,眼睛不好使,有次便想前去数数,只见五六只野鸡‘扑腾’一声飞到了墙上。”末了,他又补充道:“其实,我相信现在很多地方都可以见到野鸡了。”他这话不假,就在前段时间,我和朋友去南普陀,就看见一群野鸡。“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我坚信,“长风破浪会有时”,更多消失在我们眼里的各种动物也会在不久的将来出现!

   车在盘山路上行驶了大约十五分钟,路左侧倚着山的大石上赫然写着“云上境”三个隶书大字,字的落款是“陈柏永题”。字形方扁,横向取势,字画平直,布局匀称。在这大山之中,这位从古田走出去,在书法界颇具盛名的书法家这个拙中有趣、朴素自然的隶书,与敦厚的民风,云上之趣浑然天成,我仿佛又嗅到了“云上境”的仙风道骨。

    车经过电子开启的大门,又绕着山腰行驶了一分钟,我们便将车停在了隐约的几栋木房门前。

    我们迈进门槛,踩在青砖铺就的小道上,便听到流水下落的声音,如鸣珮环,清脆悦耳。我们寻声走去,只见一股山泉从石罅中喷涌而出,那水并不大,但从三四米的石崖上跌落,荡涤着天籁般的音乐,向人们倾诉者大自然的柔美与俊秀,在这静谧之处又别有一番的声响。原来这是“云上境”的主人从远处引来的泉水。一泓泉水又经过弯曲水道流入一个不规则的池中,水格外清冽。池子的四周用石头镶嵌,高低不平,错落有致;池子的边沿则种上了铜钱草,草儿一簇一簇,青翠欲滴;池中鱼约百头,或红,或白,或黄,或近观,或远遁,仿佛和我们逗着玩儿。山因水而钟灵毓秀,水因山而灵动多巧,主人深谙“水”的妙处——流觞曲水,鱼戏草中,静中有动,动中有趣,妙不可言!

       我们沿着水池的左侧拾级而下,便来到了一个十五平方米左右的木制平台上。平台左侧的后方建有一处厢房,厢房里摆上了一张茶桌,一套茶具应有具有。茶桌上点燃的檀香,飘飘渺渺,宛如仙境。平台右侧则是开敞的露台,露台四周则用厚实的木材做上了栏杆;露台中放着两张鸡公椅,童趣便应运而生;一棵松树破台而出,主人又在遒劲的松枝上挂上一个秋千。平台两侧的树木,触手可及。原来,这平台是主人依山而建,这样,仿佛将山向前伸了5米。主人为了不破坏生态,让松树破台而出,而我们踏上平台,便又如穿梭在树梢中。试想,云雾在山壑中袅袅升起,漫过山腰,绕过树梢。“风悠悠空谷来兮,雾濛濛深涧生烟”。置身于此,行走在雾中,恍若仙子,正所谓“人在天庭走,胸生万里云”,此生何极!

      “这平台的妙,在于前面的山不远不近,不高不低。目之所及,翠竹连山,历历可数;抬眼可见朵朵白云,心胸顿时敞亮。”杨兄附耳说道。妙哉,此番言语正合儒家的“中庸”之道!要是前面的山太高,无法穿越,心胸自然压抑,原本到此修身养性,便不得;太低则一望到底,了然无趣。太远则朦胧,可望而不可即;太近则毫无神秘感,依旧了然无趣。杨兄所言极是。再者,如苏东坡言“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那么多的“咬定青山不放松,任尔东西南北中”的翠竹触目可及,若东坡居士居于此,又该会有多少名篇流传后世呀?

沿水池上方行走约三十步,左侧两座高约10米的木房相距两米而立,仿佛鹭岛上经典的“双子星”建筑。它虽没有“双子星”那样高大威猛、金碧辉煌,但古朴典雅、秀丽端庄,一曰“流星”,一曰“揽月”。推开房门,只见里面建有两层:下面一层除了一张双人床外,还有一张茶桌;左侧顺着楼梯而上,铺有一张圆形的大床。我们惊叹主人设计的雅致,并纷纷想象安排家人下一次的入住。我闭了眼,但见月明星稀的夜晚,一对神仙眷侣正踏着彩云飘然而至。他们推开房门,仙女将所背的“凤凰古琴”轻轻放在茶几上,然后端坐在琴前,用纤细而又柔美的手指轻抚琴弦;仙子则倚靠在床上,吹洞箫应和着。“峨峨兮若泰山,洋洋兮若江河;夫妻和顺兮从今定,结同心兮尽今生,琴瑟和谐兮乐万春……”余音袅袅,不绝于耳。我失声叹道:“此景应为天上有,云上偷得此处来。”

“双子星”中间两米的木栈道连接着一条弯曲的道路向树林深处延伸,路的左边又零星的依景建有几栋矮小的木屋。“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顺着曲径,虽不见“禅房”,但沿路依稀可见盛开的“羊角花”。我想起儿时采“羊角花”的情景,也随手摘了几朵,放进嘴里,轻轻咀嚼,淡淡的花香伴着酸甜沁人心脾。道路右边,茂密的树林为了阳光,争先恐后地向上长着,把阳光剪得支离破碎,撒满一地。山里生长着神奇,主人在每棵树干上种上石斛,石斛依附在树干,贪婪的吸吮着树干的养分,努力地生长着。主人担心石斛的水分不够,便在几棵树间安装了定时洒水器。我曾听说,石斛又称“神仙草”,由此说来,它在这“云上境”的深处、神仙出没的地方生长也算是“应景而生”了。

同行的巫总顺手摘下一片树叶,轻轻地贴在嘴唇,《映山红》便荡漾在这片茂密树林间,老黄也适时地和着曲调引吭高歌。一时间,幽静的山林顿时热闹起来。瞧,那“羊角花”正含羞地闭了眼,那“神仙草”则探出头寻那歌声,那些“赤楠”伸出了双手在尽情地鼓掌,还有那些不知名的树和着歌曲翩翩起舞。杨兄掏出手机,录下这森林大合唱。僻静的山道继续向树林深处延伸,寻找着另一片神奇……

我们沿着曲径又返回,顺着停车处对面的石级拾级而上,经过约500级的阶梯,又登上了“云上的最高处。这里建有一间瞭望塔。我们爬上瞭望塔,晴空万里,一望无尽。近处,苍翠的树木郁郁葱葱,偶尔一簇“羊角花”点缀其间,微风中,“羊角花”轻轻摇曳着,害羞地露出笑脸,正是“满园春色关不住,‘多簇映山在盛开’”。吹拂绿叶的微风混着青草味儿正徐徐扑面而来,像母亲的手抚摸着你,格外的温柔甜蜜。沥青路上连接的盘山路,蜿蜒盘旋,像一条美丽的丝带。她弯弯曲曲地过来,一会儿飘到翠竹边,伴着雨后的春笋,停了几步,忽然又躲进山坳不见踪影;一会儿又飘到山腰,停了几步,和挺立的苍松攀谈,接着又调皮地和我们捉起了迷藏……就这样时而露脸,时而躲藏,慢悠悠地飘到了眼前。远处,古田镇尽收眼底:她像一把军号,那穿山而过的山洞是军号的吹嘴,古田山庄和市委党校是喇叭口,古田那条街以及周围的村庄、单位是号管,古田会议址则是把手。侧耳倾听,古田军号嘹亮的声音正在吹响,新一代的青年正沿着红四军面对重重磨难,坚守信仰,坚持不懈探索革命真理与出路的精神奋勇前进!

我们走下了瞭望台,迎面碰上“云上”开发建设者赖梦扬先生,聆听了他“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建筑理念,几位好友纷纷赞扬,并与赖梦扬先生互通信息,期待下一次相遇。

踏上了回家的路,看着绿海层层叠叠,远看群山苍翠欲滴,胸中律动回归的欢快。这时,耳边又想起曾皙的话:“暮春时节,春天的衣服已经穿上了。和几个成年人、几个孩童到沂水里游泳,在舞雩台上吹吹风,一路唱着歌儿回来。”国泰方民安,民安方能做事,做自己快乐的事便能心安!孔圣人,你若在天有灵,一定会开怀畅笑。

是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