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镇,守候别样的感动 所向 上传

单篇

428次点击|3次点赞

赞一下

乌镇,守候别样的感动

 

李  梅

 

 苕溪清远秀溪长,带水盈盈汇野旷,两岸一桥相隔住,乌镇对过是桐乡。

 和乌镇的约定,是一件冥冥里注定的事情,那里的流水,光影,和青石板的街,在记忆的远古,恒久地召唤着。

 每当我在燥热而繁杂的大都市里感到孤独的时候,总会思念起我的乌镇。想起乌镇,便仿佛看见了自己正满脸的从容,静静地穿行在乌镇的街道上,身边,依然是小桥流水,依旧是游人如织……

碧水蜿蜒,小桥流影,橹声欸乃中看水阁画卷般地在眼前徐徐展开,看水乡人在水阁中起居住行,听古镇人甜美乡音的叫唤此起彼伏,好一座江南水乡的古镇,好一个千年氤氲的梦乡!

和许多江南水乡小镇一样,街道、民居皆沿溪、河而造,正所谓“人家尽枕河”。乌镇的“水阁”是一道独有的风景,那沿河的民居有一部分延伸至河面,下面用木桩或石柱打在河床中,上架横梁,铺上木板,三面有窗,凭窗可观市河风光。午夜梦回,听屋底下水声訇訇,真是别有一番情趣。

 狭长的东栅老街,青石板一块一块,脚踏上去,有冗长而清脆的回响,沿街的门面,是那种陈旧的木板,敲敲门,仿佛听见的是自己心跳的声音。

一家家的小作坊,摆着蓝印花布做成的鸳鸯、小鱼、各种刺绣,还有精致的布鞋,拿在手里,温暖而纯粹,可以触及到你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在蓦然中,让你的思想瞬间沉溺在过去。而在小摊后面,一定是一位白发的老人,满目的沧桑刻在那纵横的皱纹里,却有洗却尘世的从容和镇定……

金龟速,玉兔急,车如流水马如龙,我在江南水乡乌镇,看到了我自己的摸样,散开了长发,穿着蓝色印花的裙子,耳边有风吹过,站在千年古镇的街头,恍惚间俗世在一瞬间轰然蒸发。

穿行在乌镇的街上,总会有这样的感觉:仿佛自己前生就是这里的一块青石,一脉流水,一缕阳光,从容而不动声色地融入乌镇,从脚下的泥土到头上的天空,从惯有的性情到既有的灵魂。

 一份韵味,一份从容,一份幽雅,一份感动,乌镇的光影总是折射着别样的风情别样的美。

 或许,自己前生就是那苦苦地等待着夫君归来的江南女子,一袭青衣,绾着发髻,外面的天色已是黄昏,脸上映着时间变幻的光影……那样的傍晚,一定有着炭烧似的晚霞,大朵大朵的红色流云,在小镇的天空急速地飞过……

 或许,自己前生就是那生活在乌镇的浣纱女,蓝底碎花土布衣衬着蜡染靛青粗纱裤的袅娜身姿,也曾给蜿蜒碧水平添过几分诗情画意……那样的清晨,少不了会有争相报春的布谷鸟或啼晓的喜鹊,清脆的声声呼唤,伴随着我永无穷期的劳作……

 也许,真是千年的回眸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千年的擦肩等得今生的一日共度。或许,和乌镇的约定,就是我一次缘分的守侯;与乌镇的邂逅,便是我一个梦幻的开始!

(本文作者是一名贵州遵义籍的女生,毕业后已在深圳打工多年,2003年本人在广州办报时,她把自己走上社会后写的这篇散文拿给我看,问是否能够发表,我看了觉得内容构架还不错,但文字还有待于进行较多的雕琢,于是便对文章作了较大的改动后在2003年1月10日的副刊版上给她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