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殇(19-27) 所向 上传

单篇

437次点击|0次点赞

赞一下

十九

 

 尽管李家屯村远离县城,但关于治安堂郎中黄修德医术高超医德好的传说却也早就听闻不少:

 前些年,刘家村有个六十多岁的老人摔倒骨折,黄郎中只给他下了三付药就康复了,那老人现在上百斤重的担子都还经常挑;

 有一次,羊山村有户人家误吃了一种和野艾很相似的野菜而全家人都上吐下泻眼睛翻白,黄郎中听了去找他的人说了情况后马上借了匹马就匆匆赶来,只煎了两沙煲的草药给这家人喝,第二天早上这一家人就全都能起床了;也同是在黄郎中来抢救那户吃错了野菜而中毒的人家的那一天,村里恰巧有户人家拆了旧房子要盖新房,在挖墙基时忽然有条大蜈蜙从老屋墙脚下爬了出来把人咬了,黄郎中去看了后只给他敷上了些刚从后山坡上采来的不知道是什么树叶和野草和红薯叶在一起捣溶的浆后就好的……,总之,平时所遇到的各种病痛伤痛等问题,只要找到治安堂就有办法!

 那天傍晚,治安堂的郎中因听壬午妈说村里擅治小孩惊风的五婆也病倒了,因而在用碎碗片来给壬午做完了针灸之后,连晚饭也顾不上吃,接着又去给五婆看病。五婆得的是羊毛痧,已经用牛角来拔过火罐,也喝过了石灰水,但效果都不大,黄修德郎中问明情况和给她把过了脉后说,这病只有把痧毒挑了出来才会好得快,他让人找了一根纳鞋底的针来,用针把五婆脊背上每一个有毒血的穴位都挑了,结果第二天早上,五婆就能起来喂猪和砍猪潲了。

 之后,黄郎中又接连给村里的好几个人治了病,哮喘的,胸闷的,风湿的,头晕脑胀的等等,都是只煲过一两煲他在村前村后找回的野草或树叶就好了或开始好转了,大家看他果是本事非凡,于是便把他和他一家子人都挽留下来,而郎中一家想想也只有这样更好,因为他们从县城逃出来时鬼子卡得紧,吃的用的都没能带上多少,觉得不如还是跟着李家屯人在一起,这样才有依靠。

 

二十

 

 丙妹这几天心绪很乱,爸爸的主意或许真能保住李家屯人的性命,但把鬼子往张村引去,窑生他们可就危险了。爸爸这么做,合适吗?窑生是那么善良,又那么会爱护别人,这样的好人,应当得到好报才是。但反过来想想,自己的高祖华山就是被张村人打死的,据爷爷说,当时高祖死得很惨,临死前张了几次嘴巴想要交代后事都说不出话来,高祖死时曾爷爷和他的几个姐姐年纪都还小,孤儿寡母的,每到插秧时节,高祖母顾得了犁耙又没人扯秧,等把秧扯来,耙好的田泥又沉底板结了;而到了收割季节,打下的稻谷刚铺晒开来天又变了,等把谷子荡拢还没装进箩筐,雨水就把晒坪打湿了,淋湿了的稻谷收也不是,晒也不是……好不容易熬到曾爷爷长大成人,这个家才开始有个家的样子。张村人,确实可恶,该死!

 可是,张村人就都那么坏吗?五年前的那天,要不是窑生相救,自己这辈子恐怕也就只能活到13岁为止了,因为,黄蜂蛰的多了也会死人,这是大家都知道的。那天窑生不但救了自己,而且后来又还帮自己把荆竹砍够和先帮自己把砍下的荆竹扛下山来,然后才又爬上山去扛他的柴火。此外,那天在山上,窑生也说到了他的曾祖父、曾叔父也是在一百多年前的那场械斗中被李家屯人打死的,他也恨透了那些打死他曾祖父和曾叔父的李家屯人,但他认为老一辈的争斗与后人无关,冤家宜解不宜结,他不想因此而世世代代与李家屯人仇恨下去。

 “老一辈的争斗与后人无关,冤家宜解不宜结”,“不想因此而世世代代与李家屯人仇恨下去”, 窑生的话,在丙妹的心中激起了不小的涟渏,是啊,“远亲不如近邻”, 李家屯和张村挨得那么近,据说在闹纠纷之前,两村之间不但十分友好,而且还有许多人家还是亲戚,张村人特别勤劳、聪明能干且又乐于助人,要是双方不交恶而一直友好下来,那该多好!

 现在,丙妹最想能有机会见到窑生,除了是想将爸爸要把鬼子引往张村的事告诉窑生之外,还有很多很多的话想要和窑生说。

 

廿一

 

 由于县城周围方圆几十里地的村子日本鬼子都去扫荡过了,因而他们的扫荡也就不断地向远离县城的地方推进。

 就在李家屯人把车路挖断之后没几天,日本鬼子的军车就隆隆的开过来了。

 日本人并不按照鬼头瓮给他们所设计好的套路来“出牌”,当他们看到车路被挖断而过不去的时候,那率队前来扫荡的头儿不知是觉得自己的自尊受到了挑衅还是怀疑前面这村子里一定有点什么奥妙,总之,越是想要阻止他进的村,他就越是偏要进去。他先是命令车上的日军全都下了车,然后指挥着他们绕道来到了李家屯的村边,架起了机枪就往村里猛烈扫射。

 当然,鬼子也并非是发现了什么值得攻击的目标,更不是担心会遇到抵抗,之所以要先来一翻疯狂扫射,纯粹是为了要给这村子的人来个下马威!

 机枪响过之后,鬼子开始进村了,他们是从前后左右四面包抄进的村的,然而所到之处除了有鸡飞狗跳之外,村子里一个人影都看不到,只见家家户户的门口都是虚掩着的,粮食和牲口都在,这下,鬼子反而不想要东西了,他们先是杀猪劏鸡做饭吃了,然后就放火把村子烧了,之后就在村外安营扎寨住了下来,直到天黑了也不走。显然,他们可能是想要看看,这村里的人到底能在外面呆多久和到底还回不回来。因为从很多财物都没带走来看,他们猜得出,这村子的人肯定是临时躲出去的,而且不会跑得很远,肚子饿了肯定得要回来。

 天完全黑下来了,鬼子们燃起了大火,有的在火堆前唱唱跳跳,也有的在火堆前烤着鸡鸭猪肉。火堆旁边架着许多机枪,枪口对着村外黑暗的土岭,或许是为了排解无聊吧,也有人不时向黑暗的土岭扫上一两梭子弹。

 

廿二

 

 按鬼头瓮原先的估计,鬼子进村只不过是想要掳掠粮食和财物,让他们得到了他们所想要的东西后他们就会走的,心想只要躲到草甸子里半天一天也就可以回来了,因而认为大家无需带上太多的东西,当然,粮食也不能全都留给日本人,能带走的就尽量带走,因为过后回来还得要吃,日子还得要过。

 没想到鬼子会赖在村里就是不走,躲在草甸子里的李家屯人虽带有粮食,但因怕升起的炊烟会暴露目标而不敢做饭,并且,草甸子里也没有水可供做饭,现在,大家都已经饿了两天一夜了,饥寒交加,有几个年老和身体衰弱的人已经扛不住而饿晕了。而且,家已被鬼子放火烧了,即使鬼子走了,回去也没有房屋住了。更为麻烦的是,第二天晚上,鬼头瓮那还不足两岁的孙子壬午受不了饿,竟哇哇地嚎哭起来,任他妈妈和奶奶怎么哄都哄不停,哭声被风吹到村里,鬼子们听到有孩子的哭声,便用手电筒往草甸子方向照射过来,贼亮的手电筒光在草甸子的上空划来划去。接着又用机枪向草甸子的方向猛烈扫射过来。

 听到了枪响,壬午哭得更厉害了,村里人都被这阵势吓坏了,壬午妈感到十分歉疚,如果孩子再哭下去,全村人就有可能全被打死,情急之下,只好拿出一条毛巾来把壬午的嘴巴捂住。

 枪声响得更密了,手电筒光不住地在人们的头上划来划去,壬午妈把孩子的嘴巴捂得更紧了……孩子,再也不哭了,或许,是他的嘴巴被毛巾捂得太紧,再也没人能听到他的哭声了……

 好在日本鬼子并不过来搜索。枪声停息下来好久之后,壬午妈看到壬午已经停了好久不哭了,于是便把捂着孩子嘴巴的毛巾松开了,但也就是在这时候,她才发现孩子的身体已经冰凉,把手靠近孩子的鼻孔,一点气息都没有,再摸胸口,鼻子一酸,便不由自主的嚎啕大哭起来。

 壬午死了的消息很快便传遍了整个草甸子,人们再也顾不得担心说话会暴露目标,纷纷凑上前来安慰壬午妈及其家人。

 鬼子听到了哭声和草甸子方向有骚动声,手电筒光又射过来了,紧接着,又噼噼啪啪扫射过来好几梭子弹。

 

廿三

 

 目标已经暴露,草甸子不能再呆下去了,并且,必须得要趁夜离开。

 但是,要走,能往哪里走呢?山外的人都往山里逃,不进山去就再也没什么地方可去。而要进山,张村人会让李家屯人从鹞婆坳进山吗?这让鬼头瓮感到十分为难,村里的房屋全被鬼子烧了,即使以后鬼子走了,他们也还是无家可归,而且,壬午的死,也让他怒火中烧,真恨不得带领全村人杀回村里去,和鬼子们拼了,但靠赤手空拳,能拼得过鬼子吗?要去拼命,那无疑只会是白去送死。

 要进山,如果绕远一点,绕过了那些紧挨着张村的陡峭的高山,就可以从北面那些低矮一点的山梁翻过山去或再绕更远一点,估计也能找到别的坳口来进山,但眼下,全村人都已饿得有气无力,而且又有好些人饿昏了神智不清,要绕那么远去找进山的路根本就不可能,再说,即使能绕得到了那边进得了山,大家都没带有多少可吃的东西出来,到了山里又怎么过呢?

 看来,只能是去求张村人网开一面了。并且,不但是要求张村人网开一面让大家进山,而且就连吃的,也还得要求张村人救助才行。可是,张村人能不计前嫌给大家一条生路吗?

 鬼头瓮绞尽脑汁思前想后,但无论怎样翻来覆去,都已经再也没有什么办法可用了,不求张村人只有死路一条;去求张村人,可能也没有用。但去求,在这大敌当前的危急情况下,张村人或许也能看在乡里乡亲和拐弯亲戚的份上而让他们绝处逢生也不一定。听了鬼头瓮的分析,大家也觉得只有这样才能尽快摆脱得了鬼子,于是,饥饿难耐的人们只好强打精神收拾起随身带着的简单物件,明仁等几个青壮年则背起了因饿已经昏死过去了的几位老弱病人,在黑暗中踏着深秋下半夜冰凉的露水,绕过村后的小道艰难地向张村默默挪去。

 谁也不知道,等在他们前面的,到底是生路还是死路。

 

廿四

 

 鹞婆坳地势高,站在坳口上能够看得到远处的李家屯。

 鬼子在李家屯烧村和赖着不走,让数里之外的张村人意识到了形势的危急,但由于大多数人家的芝麻晒干了还没得拍,而地里的高粱也红了,扯完花生才种的红薯,藤也蔓到了垄下了,拍完芝麻又得要割高粱和给红薯上垄了,为了能尽量多干些农活而又不至于在日本鬼子来时措手不及,从昨天起,张村就安排了人到坳口上去负责了望驻扎在李家屯的鬼子的动静,如果鬼子向张村开过来,就通知村里人赶紧撤进山里。

 为了能多堆些滚石,临近拂晓,窑生就起来到山后的泉眼去提水了,这时,值守在坳口上的大壮忽然发现山下好像隐隐约约走来了黑压压的一大群人,连忙睁大眼睛辨认,来人越来越近,终于看得出来了,是一群逃难的人群想要从这里进山。

 “喂——,你们是哪个村的?”大壮对着山下的人喊道。

 山下的人没有反应,但仍在继续前行。

 “哎——,你们是哪个村的呀?”

 天已朦朦亮了,已经看得清山下的来人有的扶老携幼,有的背着老弱病残,也有的背着简单的包袱或挑着箩筐或布袋,估计筐里和袋里装的也就是些粮食、衣物和日杂用品之类。看得出来,他们一个个都已疲惫不堪。

 “怎么不做声?再不出声我就放滚石了!”

 “老表——,我们是李家屯的,求求老表让我们进山吧——”

 “谁跟你是老表?我们张村人和你们李家屯根本就没有亲戚!”

 “你们张村人和我们李家屯人,在周围这方圆十几里地的每个村,哪家没有亲戚啊?行行好吧,老表”

 “谁和你是老表?嘿嘿,拐弯的亲戚也算亲戚?去你的吧!”张大壮边说着边把几块石头滚了下去。“再不快走,你们就等着石头砸死吧!”

 李家屯人无可奈何,只好回头撤退,打算绕过张村侧面那片陡峭的高山,另找地方进山。

 

廿五

 

 在一百多年前争夺水源的那场械斗中,被李家屯人打死的张村人,也有张大壮的爷爷的爷爷,大壮从小就铭记着爷爷的教诲:对哪个村的人都应当友好,但对李家屯人,就必须得要以血还血,以牙还牙!要是对李家屯人好,就对不起祖上那些被李家屯人打死的亲人。

 由于两村交了恶,自此双方也就断绝了婚姻,原有的亲戚也不再来往。

 尽管两村之间断了嫁娶,但亲戚关系却无法断绝,因为两个村子的人,都不可能不到别的村找媳妇和把女儿嫁到别村去,于是,连襟关系,姑表关系等等就代代都有,家家都有。只是,到外村去探亲时要是遇上了对方,都是能避就避,实在避不过的,双方也总是能不说话就尽量不说话,能少说话就尽量少说话。

 也正是由于代代和家家都与对方有着拐了个弯或拐了两三个弯的亲戚关系,因而李家屯人称张村人老表,其实也并非乱叫。但在大壮看来,拐了个弯的亲戚是算不上是真正的亲戚的,眼下,这些李家屯人虽然可怜,但绝对不能对他们同情,更不能对他们好。真希望日本鬼子把李家屯人全都杀了,这样以后就没有人来和他们争田水,夜里也不用担心有人来偷偷把他们田里的水放掉了。

 当然,日本鬼子更不是什么好东西,是他们的到来,弄得全天下的人都鸡犬不宁,他们到处烧杀掳掠,让所有各村的人田都种不成了,地里的庄稼成熟了也不能去收了,有家也不能呆了,好好的一座房屋,说不定转眼间就被飞机扔下来的炸弹炸塌炸毁都很难说;一个个活生生好滴滴的人,说不定转眼间就被飞机扔下来的炸弹炸死或被他们开枪打死也不一定。因而,对付李家屯人重要,对付日本人更重要,也正是因为这,清晨要把李家屯人赶走时,从山上滚下几块石头,大壮都觉得有点可惜,因为那些石头,本来就是为日本鬼子的到来而预备的。

 

廿六

 

 早上,日本鬼子吃饱喝足以后,就开始向村子左侧岭凹处的草甸子发起了进攻,但机枪扫射过去打了那么多梭子弹都没什么反应,既听不到哭喊声,也没看到有人慌忙逃命,于是便停止了扫射,端着上了明晃晃的刺刀围拢过去搜索,这才发现人已经走光了,于是便沿着被踩踏过了的杂草追踪而去。

 这些鬼子,自从来到中国以来,还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形,他们所到之处,要进谁家,都得破门而入,而进到屋里,想要找到值点钱的东西,也总是得要颇费周折,主人家对拿不走的东西,要么是藏在草垛里或床底下,要么就是藏到灶膛里或埋到地下,不折腾到鸡飞狗跳,是不可能有所收获的。他们已习惯了享受把家家户户都搅得鸡飞狗跳,把人打得哭喊哀号时所给他们带来的快感。没有狗跳鸡飞,没有哀号惨叫,就不足以体现出他们作为征服者的威武和荣光。

 现在,尽管这个李家屯村的人没正面出来和他们做对,但他们敢于把村后的牛车路挖断,就是想要阻止他们进村;这个李家屯村的人什么东西都没收藏,甚至家家户户连门都不关好而任由他们进去掳掠,这就使得他们就连想要发泄点淫威的机会都没有了,这岂不是对他们大日本帝国的蔑视、嘲弄和挑衅吗?他们大日本帝国军人所需要的,是每一个中国人都对他们诚惶诚恐,战战兢兢,在他们的折磨蹂躏之下痛苦的呻吟乃至撕心裂肺的惨叫,只有那样,才够刺激,才有快乐。而现在,李家屯人任由他们掳掠财物,却没给他们享受到一星半点征服者在征服了被征服者之后的快感和荣光,这样的中国人实在太可恶了,只有把他们往死里打,才能找回这份快感和荣光。因而,无论如何,哪怕就是追到天涯海角,也得要把这个村的人找到,赶尽杀绝,不然就出不了在这里所遭受到的蔑视、嘲弄和挑衅的这口恶气!

 

廿七

 

 把李家屯人轰走之后,到后山的泉眼去提水的窑生也回来了,煮了稀饭吃饱之后,大壮和窑生又开始撬石头了,他们要尽可能在山上多堆些滚石,这样才好对付要闯进山来的日本鬼子。但就在这时,忽然听到有人在山下在喊大壮:

 “大壮——,快下来——”

 大壮侧耳细听,听出了是石生的声音,忙回应道:“叫我下去有什么事——?”

 “你爷爷腿摔断了,你爸爸叫你快去找郎中——”

 “你说什么——?没听清楚——”大壮边问边往山下跑。

 “你爷爷腿摔断了,你爸爸叫你快去找郎中——”

 “什么?我爷爷怎么摔倒的?”在离山脚还有四五丈高的地方,大壮终于听清楚了对方的话。

 “叫我去哪找郎中?”

 石生告诉他说,他的爷爷是今天早上上楼收拾东西时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了下来而把腿摔断的,听说治安堂郎中这些天都住在李家屯,要他快点去把黄郎中叫来。

 “但这两天日本鬼子一直赖在李家屯不走,村里哪里还有黄郎中啊?”

 “只要能找到李家屯人,就能找到黄郎中。”石生很肯定地说。

 大壮听了,“啊?”的一声,懊悔得捶胸顿足道:“怎么不早点来说啊?”说完,对着山上喊了一声“窑生——,你先自己看着,我去去就来——”,喊完就往山下飞奔而去。


                  (后面还有9节,下一个文件为28—36节,全文共有36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