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搜集整理,是文学创作! 练建安 上传

单篇 读者推荐转发

59次点击|5次点赞

赞一下

搜狗截图22年07月02日1306_8.png搜狗截图22年07月02日1307_10.png搜狗截图22年07月02日1306_9.png


1993年9月,我为第一编剧的6集电视连续剧《刘亚楼将军》在中央电视台第一套节目播出。创作组成员为练建安、林占乾、练德良、王佳煌。此前,我与练德良多次前往武平北部深入采访。在此基础上,广泛阅读党史资料。我创作了一批文学作品,合作电视连续剧以外,也单独创作了一些小说作品,《刘亚楼神枪镇顽匪》就是其中之一。此作品发表于《福建老区建设》,后收入龙岩教育局主编的《古田之光》及《血沃杜鹃红》等书籍,发行量较大。准确地说,这篇作品,是文学创作,不是搜集整理。为宣传家乡英雄,写为搜集整理就搜集整理吧。或许,宣传效果好。总之,以宣传效果好为原则。在此,必须实话实说,以免误导写历史的专家学者。向家乡革命前辈敬礼!




刘亚楼神枪镇顽匪

2021-05-12 08:53:24

刘亚楼将军一参加革命就以智勇双全,尤以枪法奇准,威震武北汀南杭西,民间称为“神枪王”。

1928年冬,武平县党组织派遣刘亚楼在汀江重镇——武平湘店店下,以开设云商栈为掩护,从事地下工作。当时流窜武北的匪首绰号细钵头,是北伐军逃兵,也是一杆神枪,拉起队伍盘踞店下,沿汀江打家劫舍,群众深恶痛绝。

一次,赣匪为报劫船之仇,偷袭店下细钵头部。细钵头猝不及防,腹背受敌,渐渐不支,云商栈主刘亚楼有意藏情于细钵头,闻讯率众增援,神枪击退赣匪。不料,细钵头不领情,决意约定刘亚楼第二日正午于汀江弯尾角比枪法,以一决雌雄。

那天,汀江弯尾角,烈日当空。江面上,浮着一排酒坛,远远望去,但见一抹小黑点。当地民风尚武,百姓闻讯而至,汀江岸边一时人山人海,等待观看一场不寻常的比武。细钵头率一群民团土匪,提前到达,跃跃欲试。眼看正午时分,细钵头早已等得不耐烦了,正要离去。围观百姓也很失望。突然,刘亚楼长衫飘逸,风度翩翩,潇洒自如地出现在比武场上,一掏出怀表,正好12点!

比武开始,按武北民俗,细钵头先打,细钵头也不谦让,飞速掏出匣子枪射击,“砰砰砰”3声枪响,3只酒坛应声而碎。轮到刘亚楼,百姓屏住呼吸,暗暗地替他捏一把汗,但见刘亚楼不慌不忙,毫不在意地瞟了细钵头团匪们一眼,信手拔出手枪出击,“砰砰”两声,远远江面上酒坛碎裂,百姓掌声雷动,连称好枪法。细钵头故作镇静,双眼却紧盯刘亚楼手上那杆匣子枪,等待第三枪击发。片刻,刘亚楼又开一枪,子弹擦酒坛边而过,江上酒坛晃了几晃。百姓一片叹息声,细钵头哈哈大笑说:“三发两中,也是神枪了。”

后来,刘亚楼就在汀江重镇店下潜伏下来,他率领武北四支队伺机出击,百战百胜。为筹集小澜暴动枪械,刘亚楼利用细钵头团匪绑票汀江白头礤土霸,得枪30余支。一日,刘亚楼见机行事,率众取枪出走,细钵头闻讯暴跳如雷,率众匪拦截,在汀江一个山顶上,双方狭路相逢,剑拔弩张,恶战一触即发。

按江湖规矩,比武论胜负。此时,落日余晖下,一群飞鸟聒噪归林。细钵头飞速拔枪、射击,3发3中。刘亚楼飞速拔枪,枪响,2发3中。落日斜照,飞鸟栽落江心,羽毛在空中飞舞。细钵头输了,灰溜溜地拉着队伍走了。从此,武北汀南杭西一带土匪一听到刘亚楼名号,溜的溜、跑的跑、躲的躲、藏的藏,全没了踪影。

(选自《血沃杜鹃红》第二辑,练建安/搜集整理)

感言

武平县湘店镇七里村村主任助理 曾在森:

神枪镇顽匪是刘亚楼将军刚参加革命时发生的故事,一直是武平人民,尤其是武北地区人民津津乐道、广为传颂的革命故事,足以见得当时年纪轻轻的刘亚楼将军的智慧与谋略已不同于寻常之人。

刘亚楼将军是武平人民的骄傲,更是闽西人民的骄傲,他不仅为国家立下了汗马功勋,更为我们留下了弥足珍贵的革命精神。站在党的百年华诞的历史节点上,我们循着刘亚楼将军的奋斗足迹,感受刘亚楼将军坚定的革命信仰、浓郁的家国情怀、强烈的担当情怀,从中汲取澎湃向上的奋进势能。这对于我们基层干部而言,既是赓续党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的内在要求,又是立足于自身岗位,不断干出新业绩、新气象的精神支撑。   (记者 池银花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