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韭菜”的人 笠翁 上传

单篇 本站合作作者

474次点击|13次点赞

赞一下

“韭菜”的人

                            邱洪荣

小王望着金光灿灿的“小王律师事务所”牌匾,想着今后必定红火的生意,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小王毕业于西南某重点政法大学。在大学时,他便立志当一名出色的律师,所以在努力学习专业知识外,还积极投入到学校辩论大赛的兴趣小组中。经过大学两年的锻炼,他已经跻身于大学辩论组主辩手的位置了。大四时,他在本校乃至大学组的辩论大赛中小有名气了。毕业那年,他怀揣大学毕业证书和十几个“大学辩论赛优秀辩手”的证书顺利地在江滨市的法院找到了工作。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切都顺风顺水。他准备撸起袖子大干一番。然而现实给了他当头一棒:单位老干部多,重要位置少,他只能在“书记员”的位置上磨蹭。此一“蹭”竟是三年!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老爸一个生意上的朋友因处理事务不当惹上了官司。他老爸便询问小王。小王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后,便帮那叔叔写了一纸“诉状”,还如此这番地指点了一番,那叔叔居然胜诉,获得了上百万的赔偿。那叔叔为了感谢他,便按律师的价格给了他不菲的报酬。尽管他百般的拒绝,但终是拗不过,也就忐忑地收下了这份“礼”。那几天,他在床上辗转难眠,思来想去,他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辞职,开私人律师事务所!

小王伸出双手,捋了捋朋友们送来花篮上的红色绸带,又用手弹去花篮叶子上礼炮的纸屑,直到自己满意为止,才踱着步子走进了事务所。

一周转眼过去,除了几个法院的老同事和高、初中的同学过来泡茶,聊天之外,小王竟没接到一单的生意。一周之后,事情并没好转,甚至连泡茶聊天的人也越来越少了。近一个月,仍然没有客人光顾。

这天,小王像往常一样打开事务所的大门,草草打扫一番后,他便坐在办公桌后的椅子上百无聊赖地翻阅着《都市晚报》。“我能进来吗?”随着几声敲门声,一个声音飘然而至。小王赶紧放下手中的报纸,顺手整了整衣服,循声往门口一看,只见一个西装革履的陌生男子站在门口。“请进!”小王赶紧道,“有事吗?”小王站起身子,用手指着办公桌前的椅子,“请坐!”“王律师,你可给我评评理儿,那人在我菜园子里偷我的韭菜,被我逮个正着,可他就是不开口。”小王听完他的叙述,实在想笑,瞅了瞅眼前的男子,梳着发亮的头发,系着酒红色的领带,穿了一套价值不菲的西装。小王想想自己惨淡的生意,忍住了笑,便道:“那个人在哪?作案现场能不能带我去看看?”“当然可以。”西装男“噌”地从凳子上站起,转身往门口走去。

二十分钟后,他们来到了一片菜地,绿油油的韭菜在微风中此起彼伏,像一片绿色的海洋。“这片菜地都是你的?那人偷了哪茬?”“都是我的,那人就蹲在这儿,手中握着偷的‘韭菜’。”西装男指着眼前的一丘菜地。“可是并没有被拔的痕迹呀?”小王疑惑道。“我可是人赃俱获,要不,我们去他家看吧。”西装男激动地说。

小王跟随西装男来到了菜地不远的小房子前。“那人就住在这儿。”小王正要进房,只见一个胡子拉渣,衣衫褴褛,约摸六十岁的男人从房子里走出。“就是他偷我的‘韭菜’,‘韭菜’应该还在里头。”西装男抢声冲进房子。“在这儿,在这儿。”房子里传来西装男的声音。

老人一声不吭,拉着小王进入房间,拿起桌子上的笔和纸,歪歪扭扭地写道:“我是聋哑人,我拔的不是韭菜,是夹杂在韭菜中的断肠草。”

王律师看看桌上的“韭菜”,苦笑地像一头石像一样杵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