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姜》小说文本(练建安) 练建安

单篇 作者原创上传(首发)

219次点击|3次点赞

赞一下


内容简介:这是一篇根据我驻村蹲点时采风素材创作的微型小说。明写乡村的社会变迁和农民的本性淳朴,实则文末点题,歌颂英雄的红军小队伍纪律严明、秋毫无犯。他们的奋斗和牺牲,至今造福百姓。

 

 

南山姜

 

练建安

 

夕阳西下,暮色四合,秋风凉,树叶落。

汀江边邱集镇是个古镇。北山脚,是莲塘村。

莲塘村参差错落的乌黑的瓦屋顶上,飘出了几缕袅袅炊烟。

招娣躲在灶间烧火做饭。她将一把芦箕塞入灶膛,火光熊熊,噼噼啪啪微响,米饭清香弥漫屋家。

村里的青壮,大多到城里打工去了。一些山田荒芜了,小树摇曳,茅草、芦箕疯长。几十年前,割芦箕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现在呢,门前田塅的石壁坎上就有。

后龙山外,是芦苇滩。招娣听到了嘎啊嘎啊的怪鸟叫声。这怪鸟,成群结队的,大如匏勺,身躯洁白,尾巴、颈脖子漆黑,头上有红斑。这怪鸟叫什么?她说不上来。招娣头次见到它们,就吓了一跳,好端端地在平地摔了一跤。

儿女都在厦门沿海,没事的,上午还通了电话。老头子一大早扛着锄头到黑风谷去了。他原是生产队长,闲不住。秋谷登场,农闲了,转山,总比聚在村头耍钱好。

月亮升起来了,遍地清辉。

空旷村落,有家犬吠月,其声隐约。

老头子怎么还没有回家呢?

“嘎啊……嘎啊……”

“呸,呸!”招娣吐口水:“霹雳蹊跷。”

霹雳蹊跷,是当地客家人驱赶邪魔的口诀。

吱嘎,大门开了,庆祥回到屋家,拉灯,满脸堆笑:“老婆子,米饭煮好了?”

“咧着个嘴,捡到金元宝啦?”

“饿了,食夜,食夜。”

“啥喜事啊?你看你。真个日头从西边出来啦。”

“食夜,食夜,快快兜上来。”

饭菜很简单,豆腐、青菜、地瓜、芋头。本来,庆祥通常是要整两口家酿米酒的,葱花炒鸡蛋。这次,他只是一个劲地催促开饭。

饭桌上,招娣暗自留意。看来真是饿坏了,庆祥大口大口吧唧吧唧。

“咦,锄头嘞?”

“哦,忘啦。忘山上啦。”

 “老糊涂啰。圩上老张家铁匠铺,没啥生意的,都快要关门喽。你可买不到这样好的锄头。”

“你烦不烦?丢不了的。”

饭后,庆祥掏出香烟,点燃,美美地吞吐,淡蓝色的烟雾在灯光下飘散。

“啥喜事啊,你看你笑的。”

“没有,就不让笑啦?”

“总有的。还不晓得你。”

“去,收拾谷箩担,两双。”

“两双?”

“两双。”

“呀,还真的捡到金元宝啦?”

“嘘,莫叫。”

找出谷箩担,庆祥又不走了,他在客厅看电视。当地电视台播放一部自制的微电影《追牛》,讲述的是红军为老百姓夺回被土匪抢走的耕牛的故事。那演员正是本村人,老实巴交,在县汉剧团管灯光道具。他演老农,耕牛被土匪枪了,他捶胸顿足,仰天哭喊:“我的牛,我的牛哪!”动作极其夸张。庆祥夫妇都笑了。

看电视时,牌友阿根来了。庆祥说,这几天困了,不想玩。阿根就笑笑,喝杯茶,走了。江边的荣发又来了,邀庆祥明日一块钓鱼。庆祥说后天去。荣发看庆祥好似心不在焉,就捡起桌子上的一根香烟,夹在耳朵上,也走了。一会儿,邻居文达叔来敲门,站在门口,说,后龙山来了一只白鸟,叫声很不一样。庆祥说,我也是头次见到,听说是从北方飞来的,路过,过几天就该飞走了。

关起大门,还看电视。招娣时不时地瞄一眼庆祥。这个老头,向来是风风火火的,直筒子,今天,看来是成精了啊。庆祥手持遥控器,不停地转台,似笑非笑,就是不多说话。

圆月高挂,四野寂静。夜深了。

庆祥站起来,从橱子里翻出一把配有背带的手电筒,试了试,挎在身上,说:“挑箩担,走。”

庆祥夫妇踏着月色,在山间小路疾走。庆祥在前,招娣在后。一路上,气氛紧张,招娣没敢多问。好几次,庆祥怀疑前面有人,慌忙躲在暗处。这一次,他们居然发现了几个行夜路的邻村人。庆祥拖着招娣,伏在一处田坎下,屏声敛息,等他们走远了才蹑手蹑足溜了出来。

明月西移。他们来到了黑风谷。

黑风谷,群山怀抱,人迹罕至。月影里,沙壤土上,半米多高的植物繁密茂盛。

“拿来,手电筒。”

“肩头上寻担杆,你看你。”

庆祥揿亮了手电筒。亮光下,一大片生姜弥望,披针形的叶片蓬蓬勃勃,淡黄色花朵美如稻穗。

“啊!老天保佑。”

招娣明白,这是南山姜,前些年有赣南人带来圩上卖,好几块钱一斤呢。南山姜很受当地客家妇女欢迎,谁家生孩子了,用黄酒、鸡蛋加南山姜煮吃,药性高,味道足,大补。

庆祥夫妇当夜挑了三个来回,接连挑了十多个大半夜。他们把大量的南山姜装上麻袋,分批悄悄地专销到邻省梅州,卖了个好价钱。

三年后,他们用这个钱建起了一排砖瓦房。其中一间,空着,从不让别人观看。没有不透风的墙,还是有人探了个明白:空荡荡的房间正中,贴了一张大大的剪纸:红色五角星。老式香案上,常年供奉着三大海碗的南山姜。

多年以后,邱集镇成了远近闻名的南山姜种植基地。许多外出者回乡了,山村又热闹了起来。

八十多年前的一个寒冬,大雪封山,一支衣衫单薄、饥困交加的红军小队伍途经当年河运发达、店铺林立的邱集镇。他们鸡犬不惊,秋毫无犯,用现钱平价购买了少量米粮后,咬着自带的生姜,紧急向黑风谷方向撤退。午时,黑风谷口传出了密集的枪炮声,持续半日之久。

南山姜,是这支队伍的御寒宝物,藏在衣袋里。

 

(原载《福建日报》2018年10月2日第2版)

《南山姜》入选2020届福建省龙岩市高三上学期期末教学质量检查语文试卷、入选福建省高三高考复习题,入选组卷网和腾讯网现代文阅读训练、入选辽宁省大连市二十四中学2020届高三4月模拟考试语文试题、内蒙古赤峰二中2019--2020学年高一下学期第一次月考语文试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