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复念廬詩集(過庭詩學)卷三 风吹过汀江

单篇 读者推荐转发

188次点击|9次点赞

赞一下

卷三 (己亥,一八九九年,一百一十五首)

一、新年雜詠

爆竹聲聲喧報喜,桃符處處各爭妍。胡為一樣尋常日,到處逢人便拜年。

鑼聲雜沓鼓鼕鼕,日夜無停斷復仍。偏是兒童歡喜事,年來入耳便生憎。

曾聞賭博試年庚,無數呼么喝六聲。一着艱難爭勝負,百錢容易鬬輸嬴。

傳座相邀酒百杯,東鄰未了西鄰來。醺然一醉尋常事,醉後狂歌亦快哉。

誰家兒女最風流,姊妹相邀去踢毬。蓮步踢來千百轉,巷南巷北笑休休。

燈前聼唱踏歌聲,繪出漁家打網情。媚眼粧成波一轉,消魂真箇此盈盈。

荸[1]薺食盡食黃柑,終日昏昏酒半酣。看見人家拋糞帚,新年知已月初三。

驅疫曾聞有大儺,紛紛新嵗動干戈。却嫌俗禮終非古,翻笑山村竊效多。

虛文虛禮更徒然,拜賀爭將一紙傳。自愧應酬難合俗,嬾將姓字寫紅箋。

鄉俗家家禮太頻,一番未了一番新。門前爆竹聲聲響,元旦纔過又起神。

[校註]

[1] 荸——原稿作“葧”,依後文似為“荸”之誤,徑改。

二、菜花

舍南舍北菜花開,入眼黃金秀幾堆。春雨一畦生意足,秋容滿圃夕陽催。人過籬落疑殘菊,香到簾旌雜早梅。學得癲狂飛絮舞,隨風片片上墻來。

不同凡豔鬬繁華,結子成油照萬家。他日相逢能代月,此心誰識自開花。壓枝露重嬌無力,釀蜜蜂多喜放衙。指點香痕清絕處,小園半角路三叉(= ?)。

三、詠錢(用小倉山房韻)

自從皇古鑄金刀,無數官家國號標。賺得千秋多虜守,纏來萬貫令人驕。一文落拓誰知己,兩字興亡幾換朝。堪歎貧民懸望汝,難於白日上青霄。

吾家與汝馬牛風,學得昌黎欲送窮。敢謂多文能自富,誰教俗客竟稱翁。也知寳重開元老,怎奈囊同趙壹空。從此且休誇萬選,文人大半困圜中。

高風名士嫌君臭,赤手窮民對汝愁。從古多藏須善用,本來此寳貴通流。相看能破千般足,慳守無情萬事休。我願百文長掛杖,醉鄉到處便封侯。

古今為汝屢興戎,嗜好從來老更濃。何苦世人為撲滿,誰將本草補神農。守如糞土多奚用?爭及兒孫富莫重。我自家傳窮慣甚,脫然無累最從容。

買山有志隱閒身,何日蚨飛直到門。花木廣栽勞汝力,詩書多購望兄恩。徒隨豎子神何俗,用到高人物更尊。幾度盼君君不至,荇池榆嶺屢招魂。

不關圜府法欹斜,和嶠空將癖自誇。阿堵物原甘守拙,此君性最畏奢華。求如非分吾何敢,來若分明我拜嘉。難得豫州諸掾屬,魚洪獨喜得金花。

四、人日後村中演劇累日,觀者苦雨,意興索然

唱出霓裳第一聲,偷來天上曲分明。天偏妬被人間聼,不放春陰半日晴。

風流人似小櫻桃,舞袖翩翩色藝高。一陣清歌一陣雨,教人怎不恨春膏。

千金難買此春宵,幾度歌聲帶雨嬌。我自趁閒吟詠好,桃花開處對芭蕉。

五、雨夜

雨夜掩柴扉,閒齋坐客稀。屐聲喧狹路,燈影透重幃。得句新添藁,刪詩漸入微。櫻桃花正發,趁曉定輕肥。

六、山行二首

肩輿上高山,山高在天半。白雲相往還,望之若張幔。

細路濶徑寸,狹磴高一尺。不見飛鳥行,時有走獸迹。

七、偕永定賴頌南、鄭葆卿二茂才登潭閣呼魚

偶來潭閣觀魚戲,呼得遊魚上碧潭。香餌近分僧舍飯,勝遊閒繫旅途驂。桃花流水春將老,人影波光客正三。佳景欲留留不得,黃昏暮色鎖城南。

八、暮春三月展墓金沙,經旬始返,歸則架上書籍白蟻所食多矣,賦此誌感

蕉窗主人書中蜉,購書滿屋心未休。每過書肆輒心動,屠門大嚼涎常流。去年泊舟春申江,買得全史歸蕉窗。插以牙籤藏架上,日力不足夜銀缸。偶因展墓遊晏湖,一别十日離書厨。歸來且過蕉窗下,書籍狼狽真糊塗。初疑秦火焚咸陽,詩書遭劫誰收藏?又疑赤眉搆禍亂,故府圖籍多遺亡。誰知蟻穴壁中穿,身非脈望望成仙。已為狼吞復蠶食,書頭書尾缺不全。已恨且悔悔何如?悔不閉門長讀書。一别十日且如此,終年長别更何似?書乎書乎與君誓:願為蠹魚共生死。子子孫孫尚慎旃,莫徒輕棄同故紙。

九、送春

春去春來不自知,匆匆又是送春時。花含别恨多辭樹,柳解牽情早掛絲。燕燕歸來何太速?鶯鶯老去莫嫌遲。留春最怕生春夢,春夢無心莫漫隨。

鄉中也解餞瓊筵,簫鼓家家斷復連。鬬草尚懷寒食節,熟梅又近困人天。留將小住纔三月,待到重來已一年。天似怕人生别感,陔蘭開得幾枝鮮(時庭中九節蘭盛開)。

十、真珠蘭竹枝詞

真珠蘭俗名美子蘭,群芳譜又名魚子蘭。云花戴髻上,香聞遠甚,殆兩美相合,益發奇香也。

栽花郎莫栽瑞香,瑞香近儂便無香。栽花願郎栽珠蘭,珠蘭配儂真好看。

不解珠蘭何愛儂?插儂頭上香蓬蓬。惹得遊蜂逐儂舞,使儂兩頰紅又紅。

儂今不願插髻丫,勸君莫栽珠蘭花。儂不插花蜂不逐,儂若插花蜂又遮。

郎如愛插珠蘭花,願郎折去藏郎家。到無蜂處代儂插,問郎此言差不差?

十一、過雙髻山

幼聞雙髻山,名勝輒心慕。今年下山過,望之在雲霧。屹立與天齊,眾山四圍護。美人不可見,隱約雙鬟露。初疑大小姑,移居來此住。曉起乍妝成,彭郎在何處?我懷謝傅情,却無許掾具。筍輿十餘里,猶是山下路。僕夫不能登,著屐又難步。匆匆半山過,十步九回顧。安得生羽翼,飛上峰頭去。悵然若有失,恍然忽大悟。佳人絕世姿,百計思一覩。過後重回首,索然無餘趣。何如長相思,未見心目注。山亦如美人,遊賞莫太遽。願結未了緣,再來期後遇。

十二、山行即景

滿山雲影樹影,一路水聲碓聲。梅子黃時細雨,秧鍼綠處半晴。

路狹竹偏生筍,山凹(= ?)樹正開花。聽得一聲雞唱,雲深何處人家?

石磴忽上忽下,山路一轉一彎。行文取徑要曲,從此參透機關。

山深林密人靜,采樵唱出山歌。隱隱一聲遙和,肩輿聽去如何?

險絕危塗一綫,縱橫去路三叉(= ?)。欲問山南山北,古碑一片無差。

穿林行了半日,蒙密不見青天。兼又斜風細雨,教人怎不悽然!

十三、不寐

處處蟲聲處處蛙,攪人清夢是山家。那堪倚枕無聊夜,獨聼三更耳畔譁。

十四、客窗

客窗一夜夢梅花,紙帳深深萼緑華。背倚銀缸無一語,柳腰半折鬢雙斜。

十五、咯血

弱冠患咯血,吐痰滿空房。醫者多曰火,宜用攻熱方。家君曰不然,是由氣不強。血不能化痰,宜補不宜凉。治以高鼓峰,一本固元湯。一服不能癒,三四劑乃良。自後時間作,用之輒見長。憶昔丁酉秋,棘闈初入埸,一題乍結搆,血已來中腸。自念難爭勝,此心殊徬徨。吾聞戚介人,艱苦為文章。一講血三升,險晦化康莊。吾文非比敵,吾血同獊狂。後服舊方藥,血去疾無傷。榜發忝鹿宴,咸謂艱苦嘗。血亦時往來,安然兩不妨。每一受勞苦,血輒吐洋洋。今年芷溪遊,偶嗽血又將。吾觀古名世,卓然史冊光。雖曰志異眾,亦由氣邁常。方今世多故,壯士多從王。吾年二十六,氣力半頹唐。安見天下事,一肩能擔當。五夜聞雞聲,慷慨徒激昂。何以報君父,忠孝兩茫茫。或曰古男子,三十始方剛。君今日直養,氣自凌八荒。聞言覺氣壯,直欲平欃槍。抱此一腔血,仰視懷蒼蒼。

十六、過板寮

兩岸石峰夾水奔,溪聲萬馬勢鯨吞。半巌風雨人來往,錯認吾家舊石門。

十七、過白沙訪孝廉袁少倉前輩不遇

偶從微雨訪高人,絳帳遙遙隔遠鄰。雙髻登山空有約,五更剪燭已無因。聲聲檐溜相思急,處處蛙喧入夢頻。最憶去年今日日,鱷魚江上手談新。

十八、過新坊再訪少倉前輩疊韻奉呈

勞勞半月作行人,又向中途訪德鄰。一路殷勤詢近况,幾時濶别話前因。結廬地僻窮經好,入室人多問字頻。到處推袁同説項,公門桃李喜爭新。

十九、汔安亭暴雨

陰雲四布天昏黑,雨勢盆傾白如雪。千樹萬樹風濤聲,輿夫疾走不得歇。行行且住汔安亭,狂風驟雨穿簾櫺。兀坐簾中不敢動,但聞簾外轟雷霆。須臾天霽雨稍止,冒雨遠行十數里。前山路滑欲跌人,幾回汗下如流水。

二十、苦雨在舊縣作

天公何事苦勾留,三日茅簷雨不休。千嶂烟橫窗紙黑,重幃冷透客衾秋。家炊到處尋柴木,溪漲無人撑渡舟。整頓欲歸歸不得,躊蹰無奈屢低頭。

二十一、雨後所見

積雨漲初平,潮泥兩岸生。沿溪行不得,轉向半山行。

二十二、嘉應王曉滄(恩翔)、廣文以分辦淮徐海賑捐來杭,見示大作,即用贈康步崖中書韻奉贈

慨然捧檄遠離鄉,抱得斯民已溺傷。借箸救災同汲黯,生花下筆過江郎。新詩讀去聲情壯,往事吟來感慨長。轉盼活民書著就,儒生原有大文章。

附:廣文和贈

馳驅風雪遠離鄉,無補生靈累自傷。五夜壯心悲祖逖,少年雄略拜孫郎。蒼茫天醉情難問,慷慨時艱話正長。莫笑腐儒潦倒甚,牛衣只合老王章。

二十三、讀家甄山明經《大東溝戰紀事》詩并曉滄、廣文和章,依韻賦此

弱冠從軍壯志雄,感時咄咄屢書空。古來名將多遭謗,老去權奸更忌忠。胥相怒濤翻白雪,岳王遺廟賸丹楓。死為厲鬼應除寇,凴弔蒼茫落照中。

二十四、曉滄、廣文和韻見答,疊韻寄呈

匆匆行李返他鄉,重讀瑤箋倍感傷。雄略漫誇孫討逆,賞音慚愧蔡中郎。五洲地大何時一,萬里城開不恨長。莫歎牛衣終潦倒,當途合有薦賢章。

二十五、倒疊前韻并寄

石門久賦隱居章,五嶽遨遊遜向長。痛哭時艱同賈誼,悲歌慷慨遇王郎。引杯看劍空遙慕,倚枕聞雞暗自傷。欲向騷壇效奔走,雲山無奈隔城鄉。

二十六、和曉滄、廣文同鄭德臣中書登雲驤閣原韻

東南屹立作藩屏,高閣巍然瞰遠汀。檻外江潭千尺碧,城頭烟火萬家青。引賓勝會懷公業,結客詩才號阮亭。天壤王郎真膽大,狂吟不怕老龍聼(閣下有龍潭)。

二十七、甄山明經今夏落一齒,作詩祭之,且索予和

我年未三十,大齒已兩空。每食輒酸痛,如入陷阱中。讀君祭齒詩,使我長太息。五十落一齒,君尚深愛惜。弱冠空兩齒,我益增於邑。齒落固難留,齒空更可憂。空者落之漸,不落亦贅疣。何如飄然去,無礙兩悠悠。

二十八、曉滄、廣文為余畫團扇山水,寄呈兩絕句

濛濛細雨板橋遮,覓句溪頭手自叉(= ?)。繪出輞川圖一幅,千秋詩畫屬王家。

新詩磬徹更鈴圓,朗誦迴環我欲仙。花雨簾旌都下夢(“渾似少時都下夢,棟花如雨撲簾旌。”廣文題團扇句)。教人囘憶尚依然。

二十九、余和家仙根工部詩三年矣,屢欲寄而不果。晤曉滄、廣文,知其為詩友也,因書兩絕,并舊稿附呈

東瀛苦戰仰奇謀,懷刺三年未敢投。記得去年過鱷渚,匆匆停棹又回舟。

醉鄉舊主老詩人,知是交情李杜真。一語且慿雙鯉達,海氛未靖莫沈淪。

三十、將遊龍巌,書别蕉窗

靜坐蕉窗樂趣長,手中一卷忘炎凉。無端又别此窗去,窗外蕉應笑我忙。

整頓巌州一月遊,此間山水足勾留。歸來記取黃花候,細雨初霜是晚秋。

三十一、過白雲山

白雲山上白雲庵,無數白雲鎖佛龕。我愛泉流在山好,消煩於此最清甘。

出得白雲山頂去,不知身到半天高(白雲山再上數里,地名“半天高”)。天高到底高何似?但見雲低風怒號。

三十二、悠灣橋口占

長橋連棧道,有客過悠灣。路曲巌懸石,溪迴水夾山。熱腸經洗滌,俗慮盡除刪。久坐渾忘去,行行心自閒。

三十三、夜宿隘頭

山路崎嶇石磴斜,黃昏驟雨宿山家。歧途自笑東門狗,僻壤人同井底蛙。寂寞半樓燈火冷,淒凉一枕夢魂賒。鳥聲未了雞聲徹,鄉思頻教幾倍加。

三十四、入龍巌境書所見

我到龍巌境,中秋白露天。鄉村多上墓,婦幼各隨肩。裙屐嬌嬈甚,衣冠拜跪先。故鄉回首處,祭掃亦紛然。

三十五、初入龍巌城

板橋斷續路彎環,絡繹蟬聲在耳間。繞郭濃陰連碧澗,入城佳景見青山。茶多小種聞名久,人盡方言問俗艱。聽説古新羅在此,却從何處訪煙鬟。

三十六、城南夜宿

覽勝飄然到此州,巌城風味騁遨遊。欵賓世已無羊侃,逆旅人誰識馬周。長夜一燈空寂寂,同行幾輩歎休休。枕邊鼓角聲聲徹,清夢頻驚第五籌。

三十七、中秋七日,與家拔初、彩軒、璧輝諸茂才遊葑山諸勝,并約遊龍巌山

城南日落訪禪林,勝境葑山得趣深。無意忽逢僧煮茗,閒談説出故鄉音(住持僧為吾杭在城人,俗姓郭)。

巍然高閣接蒼冥,北望疑看摘斗星。佳景未探天欲晚,明朝同上最高亭。

城市山林别有天,蒼巌碧水最澄鮮。摩崖大字高如許,知是新羅第一泉。

久慕龍巌第一山,城門東去有禪關。我來正欲尋名勝,只恐諸君未得閒。

三十八、溪南訪族

溪南烟火望中多,比戶千家樂且和。聚族人來元至正,安居城近古新羅。登高山在鍾靈秀,晝錦堂開啓甲科。為憶當年老京兆,鄉賢此地舊鳴珂(前明梅雪公名昂,任順天府治中,入祀鄉賢)。

三十九、中秋十日與彩軒茂才遊龍巌山

我聞龍巌之山真絕奇,巌上雙龍光怪常陸離。我來龍巌急欲遊龍洞,無人同伴欲去還遲遲。彩軒宗人千里驥,我來一見輒心醉。擕我遍遊龍巌城,招我更遊龍巌寺。中秋中旬天氣清,紅日不烈秋風生。松陰一徑凉如水,纔到山門身便輕。禪關寂寞真絕俗,雲遊僧去餘芳躅。二龍廟裏暫徘徊,雙桂堂前頻眺矚。轉身俯瞰深巌中,口如斗大路如弓。我來洞門側身入,别有天地開鴻濛。高徑數尺濶數丈,形似畫船任來往。布席堪容數百人,廓然世外何寬敞。森森壁上雙龍蟠,仰視舌咋心膽寒。風雨驟來鱗甲動(時適遇驟雨),老龍似欲騰雲端。屹立巌前頻錯愕,遊興未窮來看鶴(由巌左上數武有亭翼然,名曰“看鶴”)。松聲也作老龍吟(山最多松),風濤怒吼震林壑。我本聼濤舊主人,買山久欲隱閒身。忽聞兩耳松濤響,動我石門歸思真。為别山靈入城去,一路看山有餘飫。不見龍鱗只見松,老龍已在松深處。

四十、贈彩軒茂才

瀟灑風流迥絕塵,客途鴻爪見斯人。巌山小隱胸襟滌,湖海歸來眼界新。雅和羨君工虎嘯(君曾和予葑山諸勝詩),勝遊携我看龍鱗。相逢又作明朝别,仙蛻何時再訪麟。

四十一、麟山仙蛻記異

去龍巌山數里有麒麟山,多奇蹟。彩軒為予言:其上有古棺一具,前明物也。彩軒為童子時,與諸少年遊其上。棺未扃鑰,戲啓之,仙蛻存焉,衣冠面目儼然如生,驚訝為覆其蓋。詢之故老,蓋前明教官云。予不解:已為教官,何以舁棺在此?且二三百年風摧雨蝕衣冠不蠹?是豈有神物護持歟?抑何歷久不變邪?迫於歸計,未獲遊目,以廣見聞。因書四韻誌之,兼質彩軒。名山有靈,以此詩為結異日緣可也。

聼說麟山勝,巌頭異代棺。千年生面目,一襲古衣冠。仙蛻何時化,神龍此地蟠。蕉窗歸記異,落筆訝旁觀。

四十二、陳布衣釣魚臺故址(布衣名俌,宋元祐間,與劉棠以詩賦擅名,有漳南賦虎(= ?)之稱。劉登第,俌《隱溪南》詩云:“大不手持卿相印,小無人擁使君符。門前溪水緑如染,好把一竿坐釣鱸。”後人於其地建釣魚臺,頃已廢。)

零落荒臺事已非,蓬蒿埋沒釣魚磯。行人指點清漪處,大隱當年有布衣。

四十三、登高書院,餞别即席,奉呈家拔初掌教并諸宗人

山上登高足拓胸,峰巒四面秀靈鍾。紫宮晴雪迎人早,丹桂秋風得意濃(“紫宮晴雪”為巌州八景之一,書院正對此山。是日書院月課,題為“月中丹桂”)。文字一家希範錦,工夫五夜仲孚鐘。當今儒雅知誰似,祭酒南齊我舊宗。

勝遊轉盼已經旬,處處秋山著屐頻。自愧僕輿勞遠主,那堪樽酒餞行人。交深覿面緣同姓,情切談心悟夙因。一别不知何日會,城門西去又風塵。

四十四、中秋夜雙梧閣,望月懷故園諸同學

殘暑熏蒸愛晚凉,碧天如水地如霜。一年明月多今夕,三載中秋在異鄉。竹院有人同話茗,蕉窗欠我共飛觴。雙梧閣下徘徊久,獨立閒階望渺茫。

四十五、過龍巌古驛,弔詹忠節公(公名天顏,殉節四川。乾隆中賜諡忠節,驛即今之湖雷。)

鐵山突兀個潭秋,耿耿丹心古驛留。氣壯汀南完大節,力存川北守神州。一門忠孝公無愧,半壁乾坤事已休。寥落荒祠煙草滿,慿誰重與煥新猷。

四十六、家仙根水部自潮陽東山講席,以詩寄懷,次韻奉答

相思異地兩茫茫,春水追尋過客船。潮散空餘鮀浦月,詩來猶帶練江煙。東山大隱評棋日,南渡悲歌擊檝年。太息杞憂渾不解,何時此日再中天。

附:水部寄懷原唱[1]

回首東風倍黯然,春江曾待[2]孝廉船。馬蹄去踏金[3]臺雪,鷗夢空沈玉滘煙。故國流移仍作客,遠書珍重到經年。白頭二老詩豪甚,更益相思海上天[4]。

[校註]

[1] 該詩參見《丘逢甲集•嶺雲海日樓詩鈔•卷六•寄家果園孝廉》,第四〇八頁。

[2] 待——《丘逢甲集》作“盼”。

[3] 金——《丘逢甲集》作“燕”。

[4] 《丘逢甲集》在該句後尚有夾註“二老謂孝廉從祖幡然及尊甫,皆有詩來。”

四十七、舟次峰川,贈李幼卿茂才兼呈孟益甫貳尹

偶棹輕舟訪故人,公孫開閣早延賓。經師一席承先業(令先君敍卿廣文為臺灣學甚有聲),幕府三生證夙因。治世有才聊小試,請纓無路莫輕身。琴堂賓主交歡甚,化雨和風共被春。

四十八、重九後一日舟抵潮州,於汀龍會館席間喜晤仙根水部,再疊前韻奉呈

一樽相對意陶然,入座如登李郭船。幾載懷人空望月,千秋圖像待凌煙。終收故土還中國,莫以窮途嘆往年。丞相祠堂慿痛哭,和平長此祝堯天。(水部有《蠔墩忠蹟詩冊》,為文丞相所書“和平里碑”而作,東山書院亦有丞相祠。)

附:水部疊韻[1]

空江漁火夜初然,有客新停鱷渚船。水閣芙蓉秋墜露,金城楊柳夕愁煙。旅鴻消息來今日,戎馬縱橫話昔年。莫向乘風亭畔望,九州南盡海浮天。

[校註]

[1] 該詩參見《丘逢甲集•嶺雲海日樓詩鈔•卷六•果園見訪潮州次前寄懷韻》,第四一六頁:。

四十九、將别潮州,再呈水部四律

月明千里泛孤舟,獨向秋江訪舊遊。海國詩才逢玉局,客途物望識荊州。聲名早溢寰瀛外,師範新垂練水頭。為問南齊老祭酒,春風桃李種成不?

一室高聽大海潮(水部寄廬有“聽大海潮音”之室,匾額為夏同龢殿撰所書),鯨鯢未盡恨難消。神州郡國羶腥雜,仙島樓臺劫火燒。怕剔燈花談往事,幽尋碑蘚話前朝。知君盾鼻三升墨,可檄蠻方萬里遙。

久仰高山拜下風,銅琶慣唱大江東。將軍援絕猶歸漢,工部詩成只寫忠。鱷渚看潮秋月白,鳳臺懷古夕陽紅。此間兩管韓蘇筆,都付先生一手中。

别時容易見時難,心事無聊日萬端。一水通潮雖有信,三陽多景未曾看。新詩磊落行囊重,雄辯縱橫列宿寒。從此石門歸去日,懷人愁倚玉闌干。

五十、催妝詩戲呈林幹臣茂才

芹花手折一枝香,引得天仙降玉堂。今夜已凉猶未冷,教郎同上合歡床。

笑拈謝老驚人筆,畫出張郎巧樣眉。鏡裏一雙鸞鳳影,并肩玉立最相宜。

桂宮消息問嫦娥(仝年薛康蘭茂才見贈聯句),回首當年景若何?可惜妝臺人已老,羨君得意渡星河。

士林此日添佳話,韻事君曾記得不?來歲秋風金粟滿,雙雙桂子月宮偷。

五十一、集句題家菽園孝廉《紅樓夢分詠》詩卷

余久聞孝廉名噪海外,而未謀面。今秋至潮州,仙根水部以孝廉在星架坡寄回《紅樓夢分詠》詩,囑為題辭。詩本書中十二金釵正冊、副冊,合賈寶玉,得二十五人,各繫以兩絕句。余性耽吟詠,實慚風雅,因強集古人成語得絕句六首,以覆水部,乞代寄孝廉。

得君二十五篇詩,想見落筆縱橫時。顧我獨狂多自哂,未曾相見久相思。(白居易,陸 遊,白居易,徐 絃。)

浪游天下訪知音,枕上新詩帶夢吟。好語似珠穿一一,樂天詞筆過雞林。(蘇 舜,尹廷高, 蘇 軾,孫 覺。)

笑插黃金十二釵,盡收清致助吟才。含嬌含態情非一,自有花從筆底開。(王□□,何 異,盧照鄰,許 棐。)

飛去飛來公子傍,最多情興是瀟湘。松庵相地開詩社,花事三分屬海棠。(劉希夷,杜荀鶴,秦 旭,徐集孫。)

霏紅拂黛憐玉人,高樓睡起翠眉嚬。翠滑寳釵簪不得,梨雲不斷夢中春。(楊巨源,蘇 軾,李 賀,陸金勲。)

能長於夢幾多時,無限蒼苔沒舊碑。樓上樓前盡珠翠,姓名莫遣世人知。(白居易,高 啓,元 稹,蘇 軾。)

五十二、寄懷菽園孝廉

蒼茫何處選詩樓,寥廓才名隘九州。俗變蠻方曾用夏,雲看閩嶠獨吟秋。一枝海外叢談筆,萬里天南不繫舟。瑜策同年我愧甚,最難分姓共營丘。

五十三、題《花裏尋詩圖》,寄懷家仲遲兵部(名誥桐,順德人,兵部郎中)

筆底能開萬樹花,似君真不愧詩家。偏從花裏尋生意,獨向詩中度嵗華。樽酒半酣心欲醉,園林一角手頻叉(= ?)。臨風羨煞(= ?)籐花舘(紫藤花館為兵部丘園八景之一),我未能詩興也賒。

五十四、冬興八首(借用杜工部《秋興》韻)

杜工部《秋興》八首,憂時感事之心使讀者涙下。方今時勢亦艱難矣,較杜老所處有過之者。寒夜呵筆依韻成《冬興八首》。嗟呼!時至於冬,純陰用事矣。履霜而戒堅冰,易之教也。今已馴至於此,憂時者將奈何邪?又安得一聲雷震,使眾陽起而群陰伏邪?痛哭之談,不知所擇,閱者無責焉爾。

朔風烈烈到山林,滿眼寒威殺氣森。百草爭凋誰勁節?眾陽己伏却純陰。履霜竟至堅冰候,獻曝空懷愛日心。霜冷逼人咸袖手,淒凉愁煞女郎碪。

醉夢昏昏日易斜,傷心胡虜滿中華。朝中自飲千杯酒,海上常來萬國楂。風急四鄰鳴鐵馬,時艱五夜動金笳。光陰逝水嗟孤負,怕見江梅一樹花。

蹉跎夜月復朝暉,忍視神州竟式微。聚族豺狼當道立,食人鷹鷙滿天飛。羊牢可補今猶晚,兔窟工營勢己違。誰念斯民寒苦狀,堂堂裘馬自輕肥。

勝負全爭一着棋,連年和局不勝悲。膏腴大半非吾土,事勢艱難甚昔時。莽莽重洋兵艦集,紛紛異國火車馳。聽他窗外芭蕉響,亂葉驚風擾我思。

蔓延賊勢等燒山,日日跳梁起草間。土匪多由哥老會,窮民甘走鬼門關。諸公袞袞真充耳,大勢洶洶可赧顏。縱有雪消冰散日,問心何以列朝班?

備荒無術獨低頭,十月收成未有秋。舊穀沒無新穀補,上田旱共下田愁。嗷嗷待哺嗟鳴雁,泛泛隨波等去鷗。可笑上游徒遏糴,借糧渾似借荊州。

轉弱為強絕大功,慿誰振刷霎時中?百年積弊消殘雪,萬國諸侯拜下風。懸望泰平頭欲白,酸心世故涙俱紅。明知痛哭終無補,強把寬懷學塞翁。

棲遲深谷自逶迤,雪滿寒山水滿陂。書可解憂慿萬卷,筆因寫恨禿千支。幸依二老身長健,縱有三公介不移。剪燭圍爐頻寄慨,幾時烽火靖邊垂。

五十五、奉和仙根水部《和平里》[1]之作

蒿目時艱徒痛哭,兀坐埋頭一破屋。夷禍橫流溢九州,何時得享和平福。和平之碑繄誰書?筆力雄偉懸里閭。和平之歌繄誰作?弔古茫茫襟淚落。忠臣義士根性真,千秋妙契原同塵。表揚忠節作士氣(水部嘗云:“此時惟有表揚忠節,以作士氣,以挽人心,為我輩應為得為之事”),此老真是有心人。憶昔勤王師感激,撑住東南天半壁。走懿捦興盜賊除,誓向中原洗鋒鏑。日為斯民祝和平,揮毫二字見肫誠。五坡嶺前變不作,六庚申運讖難成。崎嶇萬死徒恢復,就義從容終不辱。即今事勢正艱難,安得此人挽時局。韓亭亭長忠義人(水部近號韓亭亭長,又原詩:“平生我忝忠義人”。引《宋史》:詔收卹流散忠義人,謂江淮來歸國者),渡江過此懷忠臣。碑高七尺字二尺(原詩序:“碑連龜趺約高九尺許,大字三,曰‘和平里’,字每高[2]二尺許。小字九,曰‘宋廬陵文山文天祥題’,每字二寸[3]許。碑陰亦有字,漫滅不可識[4]”),突見遺書眼界新。為公詳辨書終始(碑為志乘所未載,水部審定為真蹟,且詳辨“和平”所由名之意),更益長歌深仰企。淋漓一千數百言,使我讀之聲變徵。安得一艇來潮陽,為訪文忠過化坊(原序:“里中有[5]文忠過化坊”)。沁園春詞今在否?雙忠祠畔屢傍徨(《一統志》:“潮陽東山有雙忠祠,祀唐張巡、許遠文,丞相過此,書‘沁園春詞’於壁。祠左有大忠祠,祀丞相)。嗟嗟人生駒過隙,賴此忠魂與毅魄。千災萬劫不可磨,可惜世人甘役役。如君健者宜匡時,胡為一席困經師。會當手造和平福,豈真長此無窮期。

[校註]

[1] 《和平里》——指丘逢甲《和平里行有序》,參見《丘逢甲集•嶺雲海日樓詩鈔•卷五》,第三二二至三二五頁。嶽麓書社,2001年12月出版。

[2] 字每高——原稿脫“高”字,據《丘逢甲集》補。

[3] 寸——原稿作“守”,據《丘逢甲集》改。

[4] 識——《丘逢甲集》作“辨”。

[5] 有——《丘逢甲集》作“今有”。

五十六、寄懷陳紫垣孝廉

楚國經年别,梅州半載行。人歸三摺水,地隔一重城。秋月自來往,春風徒送迎。燕臺囘首處,舊夢尚縱橫。

久别難為見,匆匆不盡言。救時無將相,養晦待羲軒。天地豈終閉,文明茲發源。吾宗有新學(謂顯丞拔貢),何日可還轅?

五十七、索廖又琛畫山水,戲吟代柬

季布豈負諾,米家非無山。云胡三月久,竟無片刻閒。築臺思避債,惜墨漸成慳。莫累催租苦,思量及早還。

五十八、暮冬八日,天降大雪,作賞雪詩未完。明日而劉君仰南茂才至,索觀詩藁,因續成索和

白鵝亂飛天半舞,棉花四散空中吐。仙宮槌碎碧琉璃,人間大地成瑤圃。蕉窗主人太瘦生,對此如登廣寒府。極目西山玉作屏,日首東鄰珠滿戶。憶昔龍纏太嵗年(壬辰年十一月廿八夜,雪深三四尺),滿天飛似白鸚鵡。農夫稚子走嬉戲,目所未見爭快覩。只今八載事重逢,前在夜深今日午。圍爐欣賞快吟詩,耐寒忘却呵筆苦。叩門剝椓(= ?)來者誰?乃是南湖老漁父(劉君所居曰上南湖村)。乘興居然王子猷,訪戴山陰談玉麈。造門不作興盡歸,一見便索新詩譜。我昨作詩詩未完,半夜布被手畫肚。陽春白雪歌難工,飛絮散鹽目無古。且掃殘寫煮茗飲,三碗兩碗身栩栩。續成一篇大雪行,寄我故人劉子羽。莫嫌嚼雪淡無味,自比雷門持布鼓。

五十九、仰南以詩寄和,叠韻奉呈

筆花翻作雪花舞,直探驪頷驪珠吐。我歌方慚對白雪,君歌直欲壓詞圃。漫道郢中和者稀,引人勝入群玉府。我居閒齋座客散,日日圍爐自閉戶。君文寄我不加點,大似襧衡賦鸚鵡。又如鄭棨灞橋上,驢背高吟爭快覩。淵源三代世家子,父是祁奚君祁午。牢騷抑塞莫問天(劉君曾囑予為刻“讀書三代,落拓半生”圖章,予尚未應命),問天那肯恤人苦。方今國步且如此,掉頭空學孔巢父。好借南湖作渭濱,莫效王衍捉玉麈。對玆大雪不封條,泰平尚見協律譜(董子太平之世雪不封條,殄滅毒害而已)。預祝年豐米粟多,飽食無人歎空肚。國已富強家自康,安知世治今不古。白雉遠人咸來庭,黃鳥異國無集栩。萬國歡呼大和會,不用干戈舞干羽。共披鶴氅(= ?)作神仙,與君靜聽更樓鼓。

六十、許友山茂才見予詠雪詩乃云:吾里自壬辰大雪後,百物昂貴已極,今嵗之雪殆剝復轉機也。為廣其意,復叠前韻呈仰南

手足蹲蹲欲蹈舞,妙論誰將一口吐。此語雖奇理則庸,可使劉郎增談圃(《宋史》:劉延世有《談圃》三卷)。憶從壬辰大雪後,物貴幾欲竭圜府。斗米需銀六七錢,飢餓不能出門戶。朝饔夕飧且難繼,那有餘粒供鸚鵡。物價高昂古來少,山鄉百年或一覩。陰陽水旱不調和,當由政事多舛忤。嗟此顛連無所告,蒼蒼或恤下民苦。剝極必復窮則通,此語我聞諸尼父。即今叔重工說文,談論清風生犀麈。雪不封條應太平,實可圖形入瑞譜。可惜尸位多肉食,肥壯居然楊大肚(北齊楊愔為宰,輔文宣帝,以其體肥嘗呼為楊大肚)。我聞高論為頤解,深願今聞不異古。黍稷己蓻得所養,從役無人歎苞栩。醉詩酒頌廣劉伶,閒日茶經補陸羽。且看年豐(= ?)百物熟,獻米客來執量鼓。

六十一、三叠前韻呈仰南茂才

聞雞屢促劉琨舞,腰間寳劍毫光吐。生當時勢多艱難,志士何堪老蔬圃。愧無雪夜破蔡才,平胡直抵黃龍府。日日郵筒為雪忙,鐵限穿破詩人戶。己難圖像上麒麟,空自能言學鸚鵡。讀史常懷投筆人,策馬雪山難復覩。安得猛士如魏延,請提精兵出子午。白戰縱不持寸鐵,撚髭何必徒自苦。環球萬國釁易開,不如且學觀射父。能作訓辭免口實,也勝清譚揮玉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