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光影年华

单篇 作者授权转发 本站合作作者

420次点击|25次点赞

赞一下

2003年,京城。

夜幕初降,霓虹闪烁。

正是盛夏,天气犹如火炉,即使夜晚也不见凉爽。街上的行人衣着清凉,行色匆匆。

王昊站在路边,瞅了瞅腕上的手表,准备找地儿吃饭。

这块手表是名牌货,价格不菲,王昊离开美国时,两个美国佬送给他的,算是王昊身上比较值钱的物件。

当初两个家伙说见到手表就会想起他们。王昊当场还给他们一个中指,他又不是Gay。

其实他很珍惜这份友情,虽然不全是他的,但也是他的。

“呼!”

想起这两个家伙,王昊不由深呼了口气,少了他们的闹腾,自己一个人孤单了些。

天儿有些热,夜空晴朗。月光照着霓虹,霓虹映着人脸,人脸一片流光,一片繁华景象。

帅酷,孤单的身影行走在这片繁华之上,分分钟入画。能重新见证这片繁华,王昊觉得他很牛鼻。

他回国大半年了,确切的说他重生到这个年代一年多了。

一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足以让他适应重生后的迷茫、无措,能让他安稳的为自己将来作打算!

这个孩子中国籍,当年奶奶去了,爷爷带他远渡重洋访友。老头子为了逃避伤心地,这一访便是十年,爷孙俩人一直在美国伯克利过活。受两个朋友的影响,他有了人生第一个目标——步入华尔街。

这个吊炸天的梦想,王昊很佩服。但不理解这孩子凭什么这么有自信,仅凭他脑海中的金融知识?华尔街可是个吃人的地方,金钱才是唯一的通行证。

要说这孩子还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就是从小被老头子拎着棍棒逼着,练就一幅好身手,老头子教的拳法名字和这孩子的梦想一样吊——

子龙炮拳!

练拳,懂行的都知道得配备养身功法,要不容易折寿。

老头子传授的吐纳功法更是吊炸天——

玉阁灵液金丹导引术!

正宗道门心法,用于固本培元。

说的挺玄乎,其实没有那么高大上,就是个特别点的养身呼吸法。

这孩子拳法所学仅是皮毛,但他在伯克利没受过欺负,见识过的美国佬都竖大拇指,嘴里一个劲儿嚷着:“中国功夫Good!”。

王昊边走边掏了掏裤兜,摸出一个软包的蓝色烟盒,抖了抖,一只白把白杆香烟,露在撕口处。

京城抽这牌子的人不少,一包烟八块钱。他不是抽不起更好的,只是还得上学,用钱的地方还有很多。

去年发生了很多事,老头子走了,王昊把房子卖了,跟他两个朋友勒紧裤腰带,凑了22万美金在伯克利租了车库,成立一家车库基金——库米尔资本管理公司。

王昊搓了搓了脸,突来的凉风,让他眼角发酸。

“呼~”

他捏着烟嘴,深吸一口,又徐徐吐出...

这个公司算是了却这孩子的心愿,本和杰米深信在华尔街赚钱最好的方式是找出华尔街深信最不可能发生的那些事情,并把宝押在它会发生上。

公司的第一单生意从第一资本金融信用卡公司入手,买入长期股票期权衍生证券。

目前尚未见成效。

在这上面,王昊短时间内实在帮不上什么,就像这孩子练武一样,他志不在此。

他把公司交给本和杰米,带着剩下的钱回到国内,追寻他前世的梦想,报考了苝电。

不是他矫情,只是一辈子就这么点念想儿,即使重生也没改变。

有美国学校的金边儿,加上不错的才艺,顺利考入苝电。

至于为什么是苝电而非仲戏?因为苝电比较看脸...

而且外来的和尚会念经,这句俗语,在那里比较通行!

....

行至广安门外大街天桥,人流如织,大都市皆是如此,犄角旮旯都透着喧嚣。

王昊叼着半截烟,琢磨着心事儿,拾级而上。

一个个路人擦肩而过。

“啪嗒!”

“啊呀!”

“你丫怎么回事?”

“没长眼啊!”

几声呵斥,一道阻碍让他猝不及防的回过神,抬头一瞅,一个黄毛丫头正弯身拾取地上的数码相机,旁边几个丫头倚着天桥的栏杆,竖着中指,凹着造型。

“对不起,没事儿吧。”王昊立马道歉。

此时,倚在栏杆上的三个丫头围了过来。

王昊就着昏暗的灯光打量几眼,看年纪应该是同学,十七八岁。

一个红棕色长发,白色卡通棉T,一个黄发,灰色高仿四叶草无袖短衫,一个黑发间挑染几捋黄发,穿了一件嫩粉无袖上衣,下身则是黑色牛仔裤,裤兜里露着半截亮银色的手机,手腕上戴着一个黄色塑料手链。

嫩粉女孩攥过相机,发现屏幕摔裂了,昂着头,盯着他,娇叱:“对不起?道歉有用,要警察干嘛。你赔!”

“赔没问题,会不会好好说话?”

王昊瞅了眼相机,熄灭烟屁,捏在手里,虽说错在自己,但对方咄咄逼人的语气,让他颇为不爽。

“说话怎么了,听不懂啊?麻溜儿的。”

嫩粉女孩紧紧拽着他的衣襟,生怕他跑了。

王昊歪头看着她,道:“撒手!挑两撮黄毛了不起啊。”

透过昏暗的灯光,他觉得这丫头依稀有些面熟,但此时他也没心情细细琢磨。

“哟,叫板!你丫还想打人啊。来,动一个手指头试试!告诉你!我爸可是公安局的。”嫩粉女孩往前凑了凑,丝毫不惧,倍儿横。

“就是,你动手试试!”

“长的帅,了不起啊~!”

“上学老师没教你,碰坏别人东西要赔偿啊。”

一群毛丫头七嘴八舌,整的王昊一个脑袋两个大。

这时周围已经围了不少看热闹的吃瓜群众,就差马扎和瓜子了。

“你把手撒了,去给你们买,行嚒!”王昊柔声,笑道。

他不占理,也懒得跟这群口无遮拦的毛丫头一般见识,想尽快把事儿平了,只能认怂。

“撒什么撒,跑了我上哪找你去?也别给本姑娘整什么美男计,没用!帅的本姑娘见多了。”这丫头根本不吃他那一套。

“行,你牛鼻,好男不跟女斗!”

王昊一脸无奈,今儿出门没看黄历,算是倒八辈子霉了,碰上这么个主。

索性不废话,一行人直奔附近的国美电器,一路上自然少不了拉拉扯扯。

.....

2003年的国美电器是那个牛鼻到不行的国美。去年Boss黄重掌帅印,正满腔雄志。

夜七点多,国美电器仍然灯火通明,宽敞的大厅,各式电器琳琅满目,洗衣机,冰箱,冰柜,空调,小家电等等应有尽有。

大多数人看第一个人的印象都是上下打量对方的穿着打扮以及相貌,言谈举止,从而去初期定义这个人在自己心里的印象。

王昊如是。

此时,他才完全看清粉嫩女孩的脸盘儿,柳眉杏目。瞬间他觉得脑袋忽忽悠悠,有些不清醒。

“这是?”

“小狐狸!”

“大宓宓!”

“卧槽哦!这哪是倒八辈子的霉,分明是老天爷开眼啊。”

后世那么多明星,能和还珠里的小丫鬟媲美的也就这么独一份!

那种自信,那种坚强,往那儿一戳,昂头,挺胸,任凭你风吹雨打。

简直碉堡了!

谁有我宓黑粉多?

可那又怎么样,小狐狸一声“不看关了!”尽显北亰大妞风采!

狐小宓,王昊喜欢这么叫她,因为这样,就只属于他一个人。

甭管怎样!王昊喜欢狐小宓,跟绝大多数男人一样,喜欢那劲儿,喜欢那形,喜欢那脸盘儿...

至于她演过什么,演技咋样,性格咋样...那都不重要。

眼前的可是十七岁的狐小宓啊...

如果...

啧啧!想想都美啊!

男人大多是视觉系肉食动物,王昊如是!

这会儿他心气顺了,情绪愉悦,也不着急了。

他正偷瞄着身边的小狐狸,远没有上辈子美艳,那脸盘儿青涩纯真,略微带点婴儿肥,眸子里黑眼珠咕噜乱转,透着股灵气。曲线和气质却明显比周遭几个丫头高几个档次。

想象很美好,可现实很骨干。

一声娇叱,让王昊认清现状。

“瞅什么瞅,没见过美女啊!”狐小宓白了他一眼,头一甩,留给王昊一个不屑的后脑勺。

其实她早偷偷打量过王昊,身材挺好,相貌算是顶端,简单的竖条纹衬衣,配上黑色破洞牛仔裤,一身最简约的搭配,却帅气逼人。

但那又怎样?她自小混迹片场,大帅哥都见一箩筐了,帅能当饭吃啊。况且现在是敌人,这个坏蛋弄坏了她的相机。

要不说男人都犯贱,人家越怼他,他越得劲儿,王昊死乞白赖的跟人家拌着嘴:“对啊,没见过,趁机会好好看看不行啊!”

“贫什么贫?跟你丫很熟么?赶紧走。”狐小宓回头怼了他一句。

“行嘞!”王昊小快步挪着,走到她边上并行。

至于龙套甲、乙、丙直接领盒饭,统统无视。

数码展柜前。

“给。”王昊将一款粉色小巧的相机递给狐小宓。

“哼,算你识相。”狐小宓大大咧咧的接过相机,一点儿没有不好意思。

“至于么?小丫头片子,都赔给你了,还劲劲的。”王昊逗弄着她。

“我乐意,你管的着么?”狐小宓笑道。

此时狐小宓虽然嘴不饶人,态度到缓和不少。

“哎~我叫王昊,19,北电预备役,留个电话吧?相机有什么问题好联系。”王昊挠挠头,找着蹩脚的理由介绍自己。

狐小宓那人精劲儿,闻弦歌而知雅,瞅了瞅他。

“哟,想追我啊?”她笑脸盈盈的问,还没等王昊接话茬儿,紧接道:“美死你!”

“切,自我感觉良好。”王昊闻言,得知无望,遂翻了个白眼,嘴硬道。

“走了。”狐小宓招呼小伙伴们一声。

“哎~,等等!”

“你这人怎么回事儿,还想纠缠不清啊?”狐小宓回头问,一脸鄙视的表情。

王昊指了指她手里的另一只相机,道:“旧相机,我的!”

“哼!给你,谁稀罕!”狐小宓撇撇嘴,回身把旧相机往他手里一塞。

“回见!”

“不见!小气鬼。”狐小宓冲他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转身就走,不过走出不远,顿了顿,回头喊道:

“我叫Y·宓,洛神甄宓的宓。记住咯,念fu不念mi!”

王昊诧异的望着她一蹦一跳远去的身影,掂了掂手里的相机。

想想也正常....

既然他都重生了,皮囊也换了,她变个多音字的名字又有什么不可以接受的呢?

联想到天桥的情景,相机里竖中指的照片,洒然一笑,也许变得并不多。

算是帮你一把吧,小狐狸!

......

“呼哧..呼哧..!”

国美商场内几个丫头乱窜着,四处张望,娇喘吁吁。

“狐狸!到处看了,没找到。”

“算了,回去吧,他肯定早走啦!”

“是啊。宓宓,反正就是些普通照片儿,没有了再照呗。”

几个丫头找累了,想打退堂鼓,找着理由推诿道。

“哼!白请你们吃零食了啊!真是的!”

狐小宓跺了跺脚,郁闷坏了,攥着小拳头一挥,嚷道:

“王昊,你大爷的!别让我再看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