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玉漳溪 (江文明) 江文明

单篇 作者原创上传(转发)

418次点击|61次点赞

赞一下

碧玉漳溪

江文明

如果把漳溪比作小家碧玉,一点都不算过分。温婉、恬美的她,与湖坑镇著名古村南江堪称闽西永定的“土楼双璧”。

漳溪,是湖山的一个小山村,离乡政府大约四公里。湖山,没有“湖”,却有很多山,是永定“八山一水一分田”的典型地方。虽然山多,不过这些山通常都不高,像是丘陵,郁郁青青的,毫无秩序地散布在起伏不定的地面上,形成许多大小不一,又毫无规则的盆地。村庄就建在这些不规则的盆地上。

从三来州进去,有一个三岔路口,一条远通邻县的芦溪,一条指向漳溪,湖山中学恰好位于两路交叉再前进一点的中间地带。沿着学校侧边通往漳溪村的水泥道路往前走,车子就像穿行在迷宫一般,明明看到前面有座山包挡住了去路,无法继续向前了,然而走至跟前道路却拐了一个弯,又倔强地蜿蜒伸展而去,丝毫没有向山丘低头屈服的姿态。

正是阴雨之后,天空灰蒙蒙的,车子在山腰中行驶,湿湿的雾气迎面扑来,让人感觉山里山外完全两样。绕过几座山丘之后,我们便来到漳溪村的地界。从路坡上看下去,漳溪的上村处在一块凹凸不平的盆地上,一条三四米宽的村道隐没在田畴之间,低矮的梯田起伏相连,旁边还有不少巨石,或峥嵘,或平伸,给大自然凭添了许多壮美。放眼远处,白雾下新建的楼房与土楼密集集的挨在一起,静静的,使人感觉村庄是那么的安详、清谧。而对面的高山,就像一块直插云霄的巨屏隔开了外界,虽然与我们相距甚远,但依然使人产生一种很强的逼迫感。眺望漳溪,田园、村庄与白雾蒸腾的青峰融成一幅极富立体感的水墨山水画。漳溪村,俨然是江南的一处世外桃源。

下得坡来,路又分叉,往右去是上村等地,往左便是漳溪的坑头自然村。去坑头村的路有些弯,而且仅容一辆小车行驶。透过车窗玻璃往外看,两边都是收割后的田野,成堆的稻秆像是一个个蒙古包,两头黄牛在悠闲自在地啃着残存稻根上抽出的新绿。车行一会儿,就来到了坑头。下得车来,大伙便立即被村口的一大片风水林给吸引住了。

坑头风水林,是龙岩市十大风水林之一,已有几百年的历史。林中不仅有高大挺拔的莲子树、直耸苍天的马尾松,还有四季常青的香樟、橝树等共12种乔木。这些树枝繁叶茂,冠盖相属,以其壮硕浑圆的躯干直立在一起,既极尽所能地向阳光邀宠,又毫无顾忌地向人们展示它们的壮丽。置身于葱茏馥郁的树林,随处可见散布于此的石头,或如虎,或似羊,又或像狗,千奇百怪。它们与松树、香樟等乔木相映成趣。可惜不是夏天,要不然,树上多些鸣蝉也更热闹,还能迎来大量的客人到此避暑休闲。

据老人们说,在远古时候,有位仙人从旁边海拔过千米的天高岽下山,走到此处看见一个村民正在放着一群羊,仙人原本想和放羊人开个玩笑,就施展法术把羊群变成一堆堆大小不一的石头。当他想把石头变回羊群时,偏偏遇到一位身怀六甲的孕妇走来,仙人只好暂时避开,到别处游玩。不料,他这一走,竟然把事情给忘记了。从此,风水林里便留下了许许多多形态各异的石头。

雾气渐渐消散,林中的空气清新中夹杂着一丝丝凉意。仰望四周,山峦高耸峭立,逶迤相牵,把坑头小村环抱在它们的中间。由于地势低下,沟谷中的坑头像是被天上扔下的巨物砸陷似的。沿着风水林侧边小道漫步,心旷神怡,两条大小不等的坑水从不同的方向迤逦穿来,然后汇集相抱,再一起缠缠绵绵地流向广东西河。与别的地方相比,坑头的小溪有些特别,两岸都是石岩,河床也都是石头,因为环境少遭破坏,植被覆盖得好,水流清澈,溪底连一点细沙也没有。在林边听水声,既非叮叮咚咚,也非哗哗啦啦,而是另一种天籁的轻柔悦耳,简直叫人意乱情迷。

坑头的冬天那么迷人,春天更加让人难忘。每年3月,在深山幽谷中的梨园里,千万棵六月梨绽放花朵,竞相展现它们的洁白与妖艳。此时,每一朵梨花似乎都不甘落后,拼命争春,千余亩的山坡上一片雪白,犹如梨花海洋一样,让远近游客们尽情欣赏它们的美丽风姿。过去,永定区旅游部门曾在此举办一场“土楼梨骚”踏青赏花活动,无论是来自梅州、龙岩和厦门的远客,还是当地村民都慕名而来,陶醉在梨花盛开所带来的浪漫春景中。梨花树下,许多年轻美丽的姑娘,或独自一人,或三五成群,摆出各种造型拍照留念,人面梨花春意浓。徜徉于梨园中,人像走进一个童话世界。

漳溪虽美,却显得颇为低调:偌大的村庄,安宁,静穆;纯朴的村民,性格如大山一般厚重、实在,处世内敛,不喜张扬,每天依然“相命肆农耕,日入从所憩”,“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许多人都说,漳溪的美,还在于山,山是她的魂,她的韵律。若到山花烂漫时节,村前村后姹紫嫣红,百鸟婉转,蜂蝶翻飞,所以有人称漳溪为土楼村落的“后花园”。

然而,不论怎样,走近漳溪,触摸她的肌肤,你会深切地感觉到她的碧透,她的温润,漳溪就像一块纯净无瑕的碧玉,“藏在深闺人未识”。

(2015、12、27完稿)

(《客家》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