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相思树(江文明) 江文明

单篇 作者原创上传(转发)

203次点击|41次点赞

赞一下

又见相思树

江文明

在时隔11年之后,2012年8月17日,在班长黄晖的陪同下,我又一次踏入母校。

当黄晖开着车子,来到当年我们住了四年的中文系学生宿舍17号楼时,楼侧的一棵相思树突然跃入我的眼帘,霎时,我的脑海又浮现出老团的身影。

18年前,老实的“老团”就在这棵树下“不老实”,只顾忙于接吻不理我的。“老团”,不姓“团”,而是我们班的团支书——只有我这样叫他。憨厚、善良的他,不仅会篆刻,还擅长书法,一手“颜体”曾让多少爱好书法的同学为之折服。

老团的女友(现是妻子)晓晓,也与我们同班,瘦高个,鼻梁架着一副眼镜,说话的声音有点嗲。大三时,她接替我的位置,担任班里第一小组的组长。那年我们班的来信也改由她收发。除了周末,每天中午,晓晓都准时到各个宿舍将同学们的信件或者汇款通知发给大家。因为常到男生宿舍,不知不觉地,她就与老团走得近了,久而久之,他们的恋情就顺理成章地发展起来。

长安山公园,是福建师大老校区的胜地,在原中文系与数学系学生宿舍楼的背后,周围都是青葱碧绿的相思树,静谧、幽雅,是大学生们谈情说爱最多去的地方。一到夜晚,相思树下常常人影晃动,特别是在每年毕业前的五六月。

榕城的五六月,暑气已经来袭。闷热的天气和即将分离的气氛,令许多大学生平添许多躁动、惆怅。长安山公园的枝枝叶叶,都凝结着情侣们深深的哀婉和缠绵。

虽然系里的老师厚道,不会为难自己的学生,但为了能顺利通过毕业考试,大部分同学还是老老实实地抱着书本到教室复习的。毕业那年——1994年,有个晚上10点多,我从教室回宿舍,刚走到17号楼时,忽然发现拐角的相思树下站着两个黑影。借着夜色的掩护,我大胆地看过去,原来是老团和女朋友正搂在一起亲吻,如痴似醉。毫无防备的我,立即条件反射般地叫了声“老团”。可话一出口,我就有些后悔,暗暗责备自己鲁莽不看时机,破坏老团的好事。不料,与女友聚精会神亲热的“老团”,居然也在第一时间移开嘴唇,礼貌地应了我一声,然后又紧忙转过头继续和晓晓亲吻。虽然早就知道他们的恋情,但我心里一直觉得老实的老团是打死也不会跟女人亲嘴的,特别是在人来人往的路边,所以蓦然看到这样的情景,我很是大吃一惊,一下精神大震,原先的困倦被一扫而光。

时光催人。眨眼间,又一个星期过去。一次夜修回来,差不多在同一个时间,在同一个地方,又发现同样的情景,只是此时的老团更加显得如饥似渴的样子。讶异的我依然“快速反应”,礼貌地向老团打招呼。谁知,这回他竟没有应我,全神贯注地仰头吻着比他略高的晓晓。我有些不乐,心想干嘛争分夺秒的,难道给点时间应我一声就舍不得吗?

老团连相交甚厚的老同学都忍心怠慢,让我一时感觉他有点重色轻友。不过,慢慢地,我明白老团没有错,是我过于“礼貌”,不看时机,不看情况,打扰了人家。应该说,人生在世,待人礼貌是没错的,但是有时候,过于礼貌也会犯差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