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袭:摸错敌女兵,后果很严重 练建安

单篇 作者授权转发

605次点击|111次点赞

赞一下

【我的叔公练惕生是62军中将副军长,抗战期间,率家乡客家子弟兵喋血沙场,杀敌逾万(见本博《疾风云飞扬》)。10年前,我与族兄练德良合著《抗日将领练惕生》,由海峡文艺出版社出版。10年过去了,写系列小说,写一批抗战老兵。此间有真意,欲辩已忘言。】

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系列作品之三

夜袭

( 发表于《文化闽西》2015年第三期)

练建安

想起当年意志昂,腰间悬带赤莲刀。

未能醉卧樱花下,空负青灯读六韬。

这首诗,作者是国民革命军陆军第62军中将副军长练惕生;成诗时间是1939年12月。其时,正是粤北抗日大战之际。

这首诗,表达了一位抗战将领抗击强寇、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醉卧樱花下”犹如岳武穆“直捣黄龙府,与诸君痛饮耳”。

练副军长是我的族叔公,八年抗战,率部守厦门、攻南澳、战粤北、喋血衡阳、抗敌湘桂,立下显赫功勋。

话说 1939年12月,日寇侵占广州一年之后,集中三个师团又一旅团6万余重兵,配合大量飞机、重炮、战车,主力倾巢而出,兵分三路,直扑广东临时省会韶关曲江。粤军第12集团军节节抗敌。大战正酣,防线多处撕裂,险象环生。一彪劲旅,跳出重围,挥师直捣敌中路联络线要地——牛背脊。 这彪劲旅,即粤军精锐第62军157师,指挥官为中将副军长练惕生。

牛脊背既为要地,日军配备精锐部队守卫。练惕生副军长指挥所部,在友军掩护下,与敌展开惨烈的攻坚作战。参战勇士前仆后继,浴血奋战,斩敌首1900余级,自损900余,终将敌阵攻克。日军联络线被切断,惊慌失措,深恐被分割围歼,遂易攻为守。粤军汇同湖南援军乘势全线反攻,大获全胜。此为第一次粤北大捷。

期间,日军出动大量骑兵部队。资料记载,仅第12集团军缴获军马就有80余匹。

据老兵回忆,日军骑兵皆骑东洋马,速度极快,势如旋风。敌骑骤至,我们一梭子弹打出,还来不及换弹匣,就见钢刀一闪,劲风过处,往往人头落地。所以敌骑兵对我们威胁很大。

练副军长苦思破敌良策,心生一计,遂下令部属广为搜集百姓家中的铁锅,付以重金。百姓、军士皆不解其意。

百十口铁锅收集齐备后,练副军长下令将铁锅全部埋藏于通衢要通,命令两营精锐埋伏两侧山丘,隐蔽待机。

部署既定,练副军长即派一营兵力袭击日军营地,日军反击,第157师袭扰部队且战且退。日军大怒,使出撒手锏,派骑兵大队穷追猛打。

敌骑兵追至通衢要道,马蹄踏踩铁锅,或急速滑倒,或踩穿锅底,深陷马足,整一片马翻人仰。

就在此时,两侧伏兵轻重机枪齐发,弹雨倾泼,如风卷残云。敌骑兵大队,片刻全部报销。

此“埋铁锅歼敌骑”故事,广为流传。

回忆者是华叔公,当年是练副军长的机要秘书。耄耋老人啦,头不昏,眼不花,记忆力特别好。为写作《抗日将领练惕生》,我多次采访过他。

前年秋,我带着一盒姜糖饼到他家拜访。他眼睛发亮,看看四下无人,就悄悄地奏近我说:“你知道吗?文德牺牲了,军长流眼泪。增发牺牲了,他就哈哈大笑,喝光了我一坛子客家酿酒,都醉了啊。那一夜,我不敢睡,怕他摸枪打人。云南讲武堂出来的,他的枪法很准的哦。”

我说:“增发叔公不是战斗英雄吗?烈士纪念碑上是有名字的。舍身堵机枪,为大部队攻下牛背脊开辟了道路。英雄!家族英雄,民族英雄,我会好好写的。”

华叔公不说话了,过了好久,他说:“阿建啊,我都九十多岁的人啦,说不清哪一天老军长就叫我去见面喽。有些事哪,堵在心里几十年了,多少回哪,我要说出来,就是不敢说,喉咙痒痒的,难受。半夜,我就自家对自家说,说上三四遍,舒坦了,一觉睡到天光。”

我笑了,说:“您那宝贝孙子阿东哥,房地产大老板喽,还以为您老说梦话呢。我们同学时,住学校宿舍,早上起来,他就问我,我没有说梦话吧?我说你干嘛老是问哪?他说,我爷爷每晚都罗罗嗦嗦的。”

华叔公紧抿干瘪的嘴角,良久,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他说:“阿建同志啊,知道就行了,千万不要写出来哟。”

我点点头。

华叔公说:“那你给发个誓。”

我说:“一个作家,要凭良心写作。我不能保证一定不写出来。”

华叔公闭上了眼睛,好像很痛苦。十多分钟后,老人睁开双眼看了我很久很久,然后,慢慢地说:“发仔,是被枪毙的。”

“啊!枪毙的?您,您……”

“没错。军长亲自下的命令。”

“军长?”

“是他。练副军长。”

“发叔公,他不是舍身堵歪把子机枪牺牲了吗?文史资料都这样写的,很多老兵都亲口说了,有录音,有记录。”

“发仔武功好,人高马大,潜伏过去,小鬼子换弹夹,他跳起来,一下子就将歪把子扯了出来。”

“军长为什么要枪毙他?国民政府的烈士证,还挂在他家厅堂玻璃框里呢,大家都看过的。华叔公,您老忙吧,我还有点事。”说着,我站起来要走。

“你,你,给我站住!”

我站住了。

“坐下!”

我坐下了,竖耳倾听。

增发是族叔公练副军长的亲堂弟,第157师的武术教官。该师是族叔公的“本钱”,客家子弟兵众多。增发此人智勇超群,与文德并驾齐驱,同为族叔公的左膀右臂。凡该师攻坚克难,族叔公在关键时刻,连营规模的,多半要派出这两只猛虎。

话说练副军长指挥作战,善埋伏,也善强攻,如牛背脊之战。同时,战法多变,“夜袭敌营”即为一例。

据华叔公等老兵回忆,练师长在攻克牛背脊后,固守阵地。曾精选军中威猛勇武者36名,穿短裤,大腿涂黑,趁暗夜摸进敌营,奋勇杀敌,不发一枪。黑暗中各勇士手摸对方衣裤,遇穿长裤者,即猛刺几刀,遇大腿光滑者,迅即松手,如此一夜混战,杀敌甚众。

“夜袭敌营”的领队,不用说,就是武术教官练增发同志。天亮了,他率部凯旋而归。刚翻过牛头山,几架敌机呼啸扑来,狂轰滥炸,尾随的鬼子兵也追到了。战斗的结果是,增发一人负伤突围,35勇士全部壮烈牺牲。

增发主动投案,要求堂兄——练副军长枪毙他。第157师的长官们听完增发的供述,都不说话了,叹口气,相继默默走开。族叔公把自家关在师部作战室里,喝光了足足满坛子客家酿酒,哈哈大笑,笑了一出又一出,声震瓦屋。笑过后,威严地下达枪决命令,军法处长监督执行。

增发率部“夜袭敌营”,夜幕下,他摸到了敌方一个年轻女性的柔软部位。他犹豫了瞬间,放过了她。不料,这一念之差,直接导致了夜袭队全队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