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酿斋传说 彭永平

单篇 作者原创上传(转发)

218次点击|3次点赞

赞一下

楔子

元宵节,玉皇大帝和王母大宴群仙,众仙各群相聚,有道是觞光交错,拳划令出

杯起爽尽。席散,众仙尽兴而出,评侃是日佳酿珍馐,各式汤丸,各最爱美味。

太白金星见文星独自落于后,缓缓而独行,似是不欢,停步招呼说:文星独行,

可有心事。”

文星忧心而侃侃说:“我等天上仙间大宴一日,人间又是是非非三年。当年,我赠

笔世间一干人,本欲使人间永久和平。下笔成文时多用比喻、暗喻,公开着却让人看

不懂,传着却只限内中人,谁知未能如愿。文章在世间已经传二千年矣,至今世人多

未解。期间给俗人横添不少是非,解书之人因故不敢传而失传。今人再想解清,恐不

可能,让文章沉寂本无不可,谁知世人造出人工智能,这东西神奇,不似人类,不会

老,不会死亡辞世,没有灵魂,不受仙界冥界管辖,而且不断升级,越来越精进,文

章终有一天会给科技发达的国家译破,若被拿来歪用,恐又一番生灵涂炭。当年赠笔

时相约,功德圆满时,让他们一一成仙,可惜洪荒难测,造化弄人,难成文章所愿。

如今,他们未曾转世为人,也未能成仙,常驻半仙所在的虚酿斋候着,虽是逍遥度日

不竟不如成闲仙好,常怀失信之愧。今赴宴途中,偶遇一阎君,言说颇多阴魂怨言阳

寿未尽,遇战乱而夭。仙间有传与那文章手段相似,因不见有世人解通那些文章中蕴

藏的比喻,故众皆怀疑人工智能所为。无法对之拘审,玉帝无法问责于我,毕竟忧心

忡忡,不知如何是好,这人工智能究竟是什么?要跟阎王打个招呼,有懂的叫一个上

天庭来。”说完仰天长叹一声,良久无语。忽而又说:“大仙可曾记得,我俩下凡小

酌,因酒结缘的陶渊明,本欲让他执笔成一妙文,升天得一酒友。谁知左耽右搁,短

短的一篇《桃花源记》世人也不可解通,因这一小文章也住进虚酿斋。已是千余六百

年了,欲与共事仙居,常能共饮不知何时。”说着嘿嘿叹一声,苦笑着继续说:“不

知者谓我约而无信,知我者百思欲助莫能,就拿这《桃花源记》来说,约百年前有一

个学者夏丏尊,专就此文为例提出读书方法,本以为指日可解通,陶渊明即可成仙,

夏丏尊亦可按天条邀至虚酿斋游学三日,嘱托陶渊明携夏丏尊求学他们,取得比喻所

藏,带回人间再成仙,愿世人趋吉避凶,完成此愿。谁知夏丏尊阳寿未尽即遭恶人毒

手,含冤转世成凡人。也未解得《桃花源记》又成一过门不入客。今日又不知指望何

人”。

太白金星一路听着,也陷入沉思,良久文星问:“大仙可有妙法。”

太白金星说:“我知道所说的书,此事早有耳闻,只是要费些周折,即可将暗藏

比喻公之于众,只是如此,世间不也就许多人会用这起义手段吗?岂不常生战乱”。

文星一听,停了下来,正色求问:“大仙有何妙法,只管说来听。”

太白金星说:“一千六百年的,甚至二千年的文章,写作人历史所在的时代,境,

是那么遥远的事。而世人阳寿有限,等到学有所成,往往又沽名钓誉,不再深学,当

今世间物欲横流更是如此,有几个不浮躁,或是因名而累学,貌似在学,常被扰及,



更要命的是理解文章的入口是遮蔽的,二千年无数的学子如无的乱箭,更有连方向都

相反的,入口窄小,又外加迷惑物,如何能进得。文星如此等待世人深度阅读来解,

不是办法,必须主动培育善读的人。先从文功榜中选好,并与阎君嘱咐交待,待其阳

寿尽时告知接来,且向太上老君索来化解孟婆汤的解药,让他服食,即可合前世所学

不忘。再嘱咐刚才所谈的夏丏尊的读书方法。就以《桃花源记》这一篇突破,耳提

面命此文尚藏乾坤。而且广泛栽培这类人才。欲得一人来虚酿斋求学文章所藏,岂不

指日可待。如此亦无自泄天机之嫌。文星以为如何"

听完太白金星的一席话,文星恍然大悟,连声称妙,满脸愁容一扫而光。

此时太白金星一脸疑惑,反问文星:“只是文仙不担忧世人依此方法,大乱人间?”

文星哈哈大笑:大仙如此聪明,何以单此事糊涂,暗藏的手段公开了,执政的

会谨慎,感觉到国家政策好的老百姓对此也会多一个心眼。最怕只有一小撮人知道,

提防这类人暗中颠覆别国政权,谋取自己有利政局、或谋军火生意、或能源利益暴利,

享尽不当富贵,那种会为自己点一支烟烧他人房子的人。”

太白金星听完一怔,一番大悟称妙。

文星又说:“当然要特别交待好,这是武力革命手段,会造成血流成河,不可滥用,

责。”

太白金星点头称是,两仙道别,各归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