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遗文(下) 闲夫 上传

单篇 作者授权首发

82次点击|1次点赞

赞一下

补遗文

二十二《重编烬集》序

诚哉,孔子所谓见义不为无勇也义所当为而不为稍纵即逝后悔奚追吾杭前明李驾部公以身殉国,所上绍宗诸疏清初忌讳不敢传康熙中公子画也甫校刻遗集托名”,非其实也光闲公之族裔翻刻之予尝举赠家仓海先生覆书病其编次未善予即重编盖公文大者程乡李二何侍郎颇载入家状集中概不复录窃以家状长踰八千言阅者已苦其繁文集寥寥数篇读者又嫌其略乃摘出入集业已写定待付手民当在沪重印天潮阁集托社友吴江柳亚子校既卒事亚子书来言此集付印愿仍任校之役因求公遗像影印卷端公裔难之遂尔未果蹉跎一纪遭值赤祸藏书荡然连年访求公集渺不可得每一念及未尝不悔前此之因循误事也友人罗青塘从中觅寄为吾家故物虽定本已亡而订注具在得之狂喜亟重录一过原刻分上下两卷下卷制义及名籍缮录一二以存其旧公之族裔卞生闻之乃撮影遗像见寄嗟呼公之大节凛凛原不待区区诗文以传然公志在经世非徒以一死为重是集虽略而公学术经济气节文章俱于是焉寓微是集,人且仅以一死重公焉知一死之非公志哉况当日忌讳刻存已仅十一今并此而藏者盖寡,幸而出自劫灰广为流布后起之责虽公文在在有神物护持不致磨灭然后起者又恶敢援此自宽乎兹承同人协助流布爰述颠末以志吾过且彰同人之勇于为义焉中华民二十三年秋丘复序于金城寓楼

录自《重编烬集》卷首,潮安集文印,民国二十三出版

、募建杭东中学校舍启

建国首重储材,而储蓄人材尤以中学为要。盖小学为义务教育,人人可强迫使学。大学为高深教育,非人人可得而学。惟中学介居其间,苟就学便利,虽贫寒子弟可勉企而及。人生增一分学识,办事即多一分能力,国家社会即多一分利益,此中学之所以必要也。

上杭自暴动后,琴冈、稔田、白砂、长杭以及教会所设之美华各中学皆停办。琴冈县立虽经复设,未几改办乡村师范;又未几乡村师范亦停,全县遂无一中等教育学校。二十六年省教育厅乃于杭筹办初级中学。去年力行农职、华洋初中始相继开办。然统计招收学生每年二百名,多则三百名。全县高级小学近卅校,毕业学生以千计。莘莘学子,多感向隅;且以十二、三龄之童子,远道就学,亦多困难。此就近设立中学之所以尤要也。

去秋杭东各乡议设初中,九月下旬在蓝溪讨论一次,久无成议。今年一月九日乃由大溪、泰拔、蓝溪、稔田四乡会议于蓝溪,先由四乡认定田谷五千桶(约合市斗千石有奇)为经费,再由各乡增认。择定蓝溪安仁寺(现办蓝溪中心小学另择地迁设)为校址,亦先由四乡认定国币壹万元为建筑费。查寺为南宋古迹,对岸为蓝溪集场,相距一里许。门外即运河,有舟上通泰拔、大洋坝二墟,下通丰稔墟而达峯市,交通便利,土地平旷,风景绝佳。当寺盛时,寺僧百衆。暴动时木偶遭燬,寺僧绝迹。其左旧有关帝庙,久已倒坍。除原有公地外,附近田地亦易收购。球场、运动场俱备,建筑各室,扩充准备,亦自足用。

原有寺殿规模颇宏,敞用设礼堂,无须改造。兹议建筑教室六间,理化教室、图书室、仪器室、办公厅各一间;增筑教员室、学生宿舍若干间。其会客厅、阅览室等等旧有足用。种种建筑以及购置设备需欵浩繁,伏念教育不分省界、县界、乡界,无论何地,多一人材,国家即多一臂助。吾闽陈嘉庚先生独赀兴学,久海内外;国内不乏热心教育、爱国储材之豪杰。

凡捐助国币三千元以上者,谨以捐助人芳名为某某教室,并悬玉照于堂;其合捐三千元以上者,任定名称为某某教室,并书捐赀人姓名于左方;捐助壹千元以上者,以捐助人玉照悬诸堂;五百元以上者,特牌书捐助人姓名悬于堂;弍百元以上者勒诸石,皆作永久纪念。在乐捐诸先生,固不在此区区酬报。《诗》曰:“匪报也,永以为好也。”同人等不过藉表纪念而所望。国内明达君子本其作育人材,念宣战建国尤以人材为建国基础,加意作育,慨捐巨款,俾校舍早日观成,人材得所培植,不独杭东一隅拜赐而已。瞻望慈云,无任翘祷之至。

中华民国三十一年一月十五日杭东中学筹备主任丘荷公谨启。

由福建上杭明强中学校史展览室提供

、明强中学校歌

维我明强,校设安仁古迹。有美丽风景,阔展地方。顾名思义在:博学、审问、慎思、明辩而笃行。人一己百,人十己千;虽愚必明,虽柔必强。毋忘,毋忘,努力发扬。为邦之彦,为乡之干,为国之光。

由福建上杭明强中学校史展览室提供。。

、海垣仁兄像赞

自古达人以酒全齐天。君豪于饮,与贺四明、李青莲可竝列乎饮中八僊。乃齿少于我,而反其在我先。益其苦身焦思办学,力专尽瘁教育,不为外物所牵。过化存神,薪尽火传;河汾门下,与房杜之贤;作教育之中心,树根本于稔田。冢之克家,继志光前;泰山不秃,梁木不坏,永仪型于亿万斯年。

愚弟丘复谨题。

由福建上杭刘培丰先生提供,培丰先生为海垣公裔孙。

二十、题庸叟遗像

正谊如仲舒,家法如万石,治化如文翁,乡行如陈实,兼醇儒名宦而一之,是不尚文而尚质。

录自《庸叟日记菁华》,卷首,潮安丽新出版

二十七、李弘庵先生遗像赞

昔读何中翰之诗序,叹公死而明竟亡;又读李征君之传,论以公操不死之药而进,既绝之胃肠,是皆惜公之经济俟取法乎后王盥颂遗集慨慕旁皇曾登福员而吊隐庐曾过平湖而拜坟堂独求遗像而不得历卅载乃获瞻拜夫容光气清以穆神凝而庄具古大臣之风度使当平世将式型乎万方乃作疾风之劲草徒使景仰者比汉之诸葛亮宋之文天祥

中华纪元廿三年冬月邑后学丘复谨题

录自《重编烬集》卷首,潮安集文印,民国二十三年出版

二十八、明强说

去秋余游东乡各邨,至大溪乡,谈次,佥以本小学为运河一水,今各乡俱有中心小学,无规复立本小学之必要,请筹办立本中学。以精力就衰,逊谢未。佥谓中学不可少后遂集大溪、泰拔、稔田、蓝溪四乡人士会于蓝溪,决议筹备中学,诣勘校址,以立本学校无发展地,议决迁蓝溪中心学校于立本旧址,而以其地开办中学。余以安仁寺为宋古迹,拟即以安仁为校名,师彦诸君以安仁为古刹名,不若仍用立本为宜。以中学已非在立本校址,用立本为校名,亦有不合。初拟用民强或强华,已而决用明强,申其说。

明强之义,本于《中庸》。孔子以生知安行,惟圣人为能,其次则必择善而固执之,而其用功之日,在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笃行,弗为则已,为则必要其成。人一己百,人十己千,尽其困知勉行之力。虽愚昧必□□□□□□□□□□□□小学之基础训练,以发展青年身心,培养健全国民,并为研究高深学术,从事各种职业之预备,所以进愚于明,进柔于强者,具在乎是。以此为校名,将来莘莘学子,顾名思义,必能自奋矣。

录自《蓝溪旬报》,第十一期,中华民国三十一年四月二十一日。

二十九、劳动日

今日为劳动日,我国及欧洲各国均以五月一日为劳动者共同之休业日,惟美国则以九月之第一月曜日(即星期一)为劳动日。

劳动日之起原,由于公元一千八百八十六年,在中华纪元前二十六年美国芝加哥城工人于是日集合工友,作改良劳工生活之运动,要求每日八小时工作遭当局箝制,演成流血惨剧,至一千八百八十九年即中华纪元前二十三年国际社会党以该工人要求合理遭无理压迫,于巴黎会议中公决,定是日为劳动节,是为五一纪念。

本旬中,我国纪念日甚多。

五五纪念十年旧国会在广州选举孙总理为非常大总统,五月五日在广州行就职典礼,以是日为纪念日皆为寇处心积虑谋吞并我国之纪念日玆顺序列举,以告我国民而知所奋起焉。

五三纪念十七年,北伐军将达济南,倭人借口保护侨民,先出兵山东,于五月三日在济南演成流血惨案,我交涉蔡公时遇害。倭寇复占济南城及胶济铁路,交涉将及一年,始议定撤兵,是为国耻纪念日之一。

五四纪念为爱国运动之纪念日而其因亦起于倭寇欧战后,倭寇力俱承继德人在华权利,既迫认廿一条件密约又诱订济顺高徐路密约八年巴黎和会我国代表王正廷顾维钧在议席发表各种密约并抗争废约北平学生为外交后盾,遂于五月四日痛斥该约关系人曹汝霖章宗祥、陆宗[1]等,大为示威运动火曹宅,殴章,军警开枪制止,学生有伤害被拘者后十中等以上学校联合罢课,演讲请愿当局虽捕多人无法制止乃免曹陆职,后遂以是日为爱国运动纪念日。

五七”、“五九纪念欧战发生,倭人加入协约国以兵力袭取德人所租借之青岛因胶济铁路管理问题屡起交涉四年一月倭公使提出要求条件廿一款五月七日,送最后通牒于我外交部限四十八小时内答覆是时袁世凯谋改帝制,求结外援,遂于五月九日[2]命外交部承认国人以此为断送国权之最大事件,誓不承认,[3]以是日为国耻纪念日此约于八年我国代表在巴黎和会席上力争废止经倭人力持未得要领。十年,美国开华盛顿太平洋会议。经我代表王宠惠等又提议取消,倭人仅允取消第五项,我代表坚持全废,后经美代表许士宣读我代表宣言,并谓:此约不废,恐中日失和,阻大会目的。民衆一致通过,载入纪录。自芦沟桥事件发生,我国忍无可忍,抗战至今,四年又十月。及太平洋战事爆发,我国与同盟国先后对敌宣战,惟在吾全国一致努力,求最后之胜利,此约不废自废矣。

□□□□□□□□□□□工人,因要求每日八小时之工作而奋斗,不惜流血牺牲,卒之遂为定例,足见公理战胜强权,虽蛮横亦当屈服。公元一千九百三十年,即民国十九年,日内瓦劳工大会,且通过煤矿工人每日七小时三刻之草约案,是[4]此芝加哥工人所要求工作时间为短矣。至万国保工会在一九一九年议决我国劳动时以十小时为原则此固不得以为标准也

总之劳动虽有休息每日工作以八小时为定例最为适当其实工作不在时间之长短而在工作之力不力所谓八小时工作者不过一种劳资之互相限制而欲劳资之协调是在僱者视工人代自己作事不以为仆役受僱者不以所作为他人之事而以为己事则两得之矣。

录自《蓝溪旬报》,第十三期,中华民国三十一三十日。

[校勘]

[1] 陆宗舆原稿作“陆家舆”,径改。

[2] 五月九日原稿作“九月五日”,径改。

[3] 原稿如此,疑当为“因”字。

[4] 原稿如此,疑当为“视”字。

三十、柔滑与刚愎

人禀阴阳之气以生,不能无毗阴毗阳,致有偏于柔、偏于刚之病,故必济之以学,而变化其气质,俾无太过与不及。《洪范》言:“沈潜刚克,高明柔克。”即变化气质之谓也。西门豹性急,佩韦以自缓;董安于性缓,佩弦以自急:亦刚克、柔克之意云尔。

世之偏于柔者,委靡不振,固无论已。而有一种柔滑与焉,于人则八面讨好,于事则一味敷衍,此世所谓通方善俗之士也。以之处乡里,则模棱两可,无是非曲直之分;以之临政莅民,则本其敷衍手段,足以讨好上官,固其面面圆到,见好于民。虽有过差,民不便反对,而事亦足以敷衍过去。惟值盘错之交,欲其恃立不挠,而求福国利民也难矣。若人者,无非无刺,则孟子所谓乡愿;患得患失,则孔子所谓鄙夫。极其所至,而阴险生焉,而其心不可问矣。

至若偏于刚者暴戾恣睢亦无论已而有一种刚愎自用之人不自知其非,惟自以为是。夫以诸葛武侯之贤,尚求集众思、广忠益,而彼则不屑焉。故其居家也,则武断乡曲,不能为人息事,而反为人生事;其居官也,则以人言不足恤而逞臆以行。□之人,反以其不讨好于民,必实心为国。若人者,处则必为横霸,出则必为酷吏,极其所至,直等诸阳狂,而其动作将不可究诘矣。

夫毗阴毗阳偏柔偏刚皆非中道。然以其柔滑毋宁刚愎刚愎之人肯负责任一旦遇卢扁而知其症结所在加以[1]指导得宜缓急可恃虽履险阻赴汤火而不辞若柔滑之人同流合污阅历多而趋避巧见利则趋遇害则避无形中贻祸于国家社会其元气而不可救药,譬诸水火焉刚愎其火也柔滑则水也子产曰火烈民望而畏之故鲜死焉水懦弱民狎而翫之则多死焉其即二者之分也夫。

录自《蓝溪旬报》,第十四期,中华民国三十一十一日。

[校勘]

[1] 针砭原稿作“缄砭”,径改。

三十一、福员山人诗存序

嵗丙午宗前辈裕堂广文捐资设师范于杭城大宗祠饶省视学汉祥称为上杭民立师范”,以别于百堂师范之为官立也时予承监督学风甫扇民智未开,群梦梦然视之若虺蜴,若鸩毒,老生宿儒疾之弥甚。故庠[1]中毅然来学者仅得三人:永定廪生范以精,邑诸生林鸣冈,其一则族人仲琼君也。君天资甚高,书过目辄能记忆,好研究古文辞,自言年四十始学诗。是年其乡修谱,予避嚣居其乡七旬,君于人少所许可,居恒有目无子之概,独于予执师弟子甚恭。有所撰,必质成于予,而后示人。前一嵗,以修谱故,尝由江入湘,道路经由,朋踪聚散,皆形诸吟咏,其诗固非自四十始也。自谓自予居谱局,始得学诗之门径,盖谦辞耳。暴动后□□□□□□□□□□□更,无一日不相聚。君体多病,重以羇旅寡懽,浮家多累,囊金易竭,瓶粟无。北望家山,则赤燄熏天,消灭不知何日。忧时念乱,病遂日剧。其时予适卧病经旬,怪君不一省视,孰知君正临危,一瞑不复起邪!予时哭之以诗,绝痛。呜呼!诗果能穷人邪?胡负才磊落,竟困顿若斯邪?君诗清新拔俗,不肯轻作,作必冥思苦索,一字不合辄弃去,雅不自收拾。予编《杭川新风雅集》,致书仲子俊民求之。而筑室已焚,藏稿尽燬。委交烈,仅得五十首,名曰“福员山人诗存”。福员为李职方结忠义社之所,吾宗聚族于斯,山人固忠义之遗也。予辑录之至四十首,纂修县志,采其集目入艺文志,复录《福员山吊古篇》入古迹志,君可以不朽矣。俊民拟更搜其大父、从大父诗,并为“亦政居诗钞”,此固诵先芬、述祖德所有事也。幸勉旃毋忽。中华民国三十一年六月。

录自《蓝溪旬报》,第十八期,中华民国三十一年六月二十一日。

[校勘]

[1] 原稿作“庠庠”,疑衍一“庠”字,径删。

三十二、谷贵与盗炽

今年谷价,出乎平常之外。农历四五月间,为青黄不接之时,榖价尚滞,每桶在十五元左右。榖之家,多未出尽,迨上季收成后,日见日涨,然不过二十元。至下季收成后,突然飞涨:由二十三四元,而半月之内唤至三十元而四十元;米每斗老秤二百八十两,唤至四十元而五十元,将来如何,尚不知所底止。民食艰难,一切物价随谷价而高涨,以致盗风四起,如鬼番隔、雉鸡岌头,抢劫不胜记。甚而近在咫尺之李家塘水口(以上劫案俱登逐期本报)、湖洋头(此案在十月廿外,为本报未载,闻被劫国币七百元)亦有所闻。杞人之忧,曷其有极。

或曰:君知其一,不知其二。盗贼之风,不关谷贵,其人大都游手好闲,爱食嬾做。今日工价昂贵,随处熬樟油、凿柿子,每日可得十元,挑担每日可得十元,少亦七八元。肯下苦力,何愁无食?惟其不肯出力,不但好食,而又好着,鲜衣美服,从何而来?当此非常时期,谋食本艰,加以穿着,无所事事,乌得不流为盗炽乎?

家常日用木油贵至百倍以上食盐贵至二百倍以上米谷尚不过贵至四五十倍至于布疋之贵更不堪言随便做一身粗布衫裤需百五六元天气日寒何以过冬无怪雉鸡岌头剥衫剥羊毛衣之迭起也乃物价越贵而人家用度越濶常见嫁娶之家争奢斗靡,酒席之费动辄数千元或万元而鼓吹工资一日至五百元杜甫诗朱门酒肉臭道有冻死骨”其是之谓欤。

不特此也之风未息麻雀输赢动辄千元少亦数百元摊更无论也各乡借口于天年不好田谷歉收家畜遭疫求保佑于神明于是迎神建醮上连下接皆以赌为鹄不论谁输谁赢而一切耗费浩繁从何而出是有当之者赌为铸盗之炉昔人固已言之矣。而到处抢劫,皆挟有长枪、驳壳或曲驳,更从何来?盗贼之风,更何关于谷贵乎!

且以常年而论谷贵越早人家越有预备明年当可支持。今则不然,海口不通,上游莫下,粤界米贵尤甚。一般人贪一己之利息,不顾大衆之安危,纷纷私运出境,致米价一圩高一圩。而内山谷价随米价而增高,循环增涨,至无穷极。虽名曰禁运,而禁者自禁,运者自运。上年有假条丝用烟箱装运出口者,近则有假樟油用洋油罐装运出口者,利之所在,诡计百出,固无足怪。甚有船载而执枪护送者(闻前月某夜,月色微明,假装纸船,中皆载米,在官田桥下经过,有人见之。船上有驳壳二枝护送,纷纷传说系户籍员温某私运,然驳壳护送,究为何人?户籍员固无护兵,从何借取?)此则更可究诘矣。吾蓝稔两乡向为缺米之地上年多籴自庐丰而庐丰则由中都而来今则反贩米而上非运往粤境为何?至于蓝溪作粉干,耗谷甚巨乡公所尝议决禁止矣而不能执行所旬报亦尝以人家需要不能绝对禁止可于秋收后许作一月为限矣而亦言之无效今何时乎?目前冬季盗风必加炽矣又何论乎明年

闻或人言不禁愀然悲而慨然叹也夫衣食住行为人生四要乡民聚族而居承祖先之遗,住焉无大问题衣焉食焉一日不可少而今已昂贵若是欲谋衣食必在出行然行固不在公路、汽车之便利也沿途伏莽,盗劫横行一出门便惴惴然抢劫是惧肩挑苦力高货被劫工资已亡身上衣服亦被剥去而以嫌疑反遭扣押将何以度日况家口嗷嗷老弱待哺更何以维持耶

政府提倡节缩,厉行冬耕为吾民预谋补救者至矣然此犹缓不救急也。为目前计:第一安民,当严缉盗。冬防在即,无论行商负贩,肩挑苦力,全赖此时以佐家计。俗有“三春望一冬”之谚。若出门一步便遇匪徒,其何敢前?第二弭盗,当严禁赌博。赌博之徒,赢则花食花用,输则流入匪类,大则抢劫,小则盗窃。第三备谷,当严禁运。蓝溪禁作粉干,亦其要也。此在各乡互相设法,放大眼光,不顾近利,行之当必有效。由是而各自节衣缩食,以度此严重时期。至于冬耕,小麦已过期,而油菜萝苩等类,尚赶得及,尽其可能范围内,努力为之可矣。

录自《蓝溪旬报》,第三十五期,中华民国三十一十二十一日。

三十三、物价

物价涨落随自然之趋势,不能强抑使平,欲求其平,必使供求相应而后可。若某一种物缺乏,又为民生所必需,供不应求,其价自涨。然有他物可代,纵涨亦可稍杀。譬如谷类,若米、若麦、若豆等,皆可相代。米虽缺乏,而面灰、粟麦、甘薯粉、豆粉、豆类各种充斥,可减少米之耗数,米价自不能偏涨。惟物少而专藉外来,若布疋涨至百五十倍或二百倍,由本地棉产之故。至于本地物产,普通涨至五十倍,有不期然而然,莫知其所以然者,非自然之趋势而何?

政府注重民生极力平定物价防制奸商囤积居奇用意故善,然平价唯机关中人尤其是执枪之人得以享受而平民无与焉盖商人不能亏本营业,平民交易可暗加价不加则不卖。官吏、士兵则不然。卒之,亏本不卖,市货绝迹,此平价之不见有益也。且操纵居奇,岂但奸商已乎?即以谷计,吾杭属需要县份,蓝稔两乡尤甚。去年田赋征实赋,谷为国家正供,吾民急宜早纳,四出告籴,以求归仓。遂由每桶(约二市)十七八元涨至五十元,决不能独责富家也去年县府发粜储谷每市担五十九元五角继而八十五元本年一月拨田赋处食谷乃每市担百九十元、二百元,而至二百一十元近日稔田乡发粜赋谷乃每担(约一市石过四升)二百八十元蓝溪乡田赋征收员折纳乃每桶(约二市)五十六元比去年发粜仓储已增五倍。

且以省营汽车公司而言上年每公里二角递增至一元去年拟增四角某报尝论及之今且呈中央核准行矣又国家邮政上年平信五分三十年加六成而为八分去年加倍而为十六分后拟于十一月一日加至一元经立法院呈请最高国防委员会饬令缓行旋改为五角,以视上年已加十倍矣。夫邮政取其交通便利乃坎市至蓝市一段从前隔日一至自增资后反隔二日一至询之则曰收支不能相抵只得并减然岂无浮开虚额者乎?又岂无僱人代替坐食增薪而静待养老金者乎恐死亡顶替不能无。余前已言之矣,政府日言平定物价而种种行,反日增高又何说乎盖随自然之趋势有不期然而然并莫知其所以然者矣。

录自《蓝溪旬报》,第四十一期,中华民国三十二十一日。

三十四、高头乡志序

上杭旧日辖境,南至于金丰,而高头又为金丰极南之境,距南靖县辖曲江市仅十里。明成化十四年,开设永定,始分隶于永。上杭古号金丰,以未分设永定而言也。嵗甲午,予自省垣归,取道漳州,经曲江市,过高头乡,日尚早,思趋宿陈东坑。行及半途而天黑,偕赖师乐山访张星楼先生学舍宿焉。而吾季祖幡然先生,则乘轿已待于陈东坑。翌晨匆匆就道,未及一察其地之山川风土,迄今五十年,足迹未曾再至,心殊怅怅然。予居蓝溪,毗连永境,謦欬相通,于其邑之老成耆宿,交游殆,江君子铭其一也。君为高头乡人,在昔秋闱,尝误中副车。改革后,任省议会议员,予与共事十二载。为人躯干魁梧声大若洪钟每发一议闻者辟易居乡别高头市场,筑明德学校苟有益于乡事无不举近更倡编高头乡志为不朽盛业可谓识大体知所务矣吾国府县有志省有通志国有一统志,皆总括其大纲惟县志稍及节目,而亦未能详乡志范围较狭凡县志不能详者一乡之中何者当兴当革何者为利为病何者他乡宜而此乡不宜何者目前利而久远不利可纤悉备载盖乡志与县志异也予于去年倡编蓝溪旬报尝搜辑乡之山川人物嘉言轶事古迹遗文而为蓝溪故实,他日将订成书,用示乡之后进子铭此》,实先得我心矣书来将付印刷,属[1]一言于简端予于此,未详其体例亦未审其文之简,何敢妄赞一辞然子铭以本乡人作本乡志,其必翔实而不蹈浮夸切近而有裨乡党无疑也用敢不揣谫陋而为之序。中华民国三十二年三月

录自《蓝溪旬报》,第四十四期,中华民国三十二十一日。

[校勘]

[1] 原稿作“并”,当为“弁”字,径改。

三十五、赠陈嘉庚先生序

吾国独资兴学使海荒僻之地蔚成学邨,厥为集美校主陈嘉庚先生去岁经始三十年值七十初度其校董事长陈君邨牧谋于同事不敢以俗例慁先生,计为征文以垂不朽吾门包生树棠尝专修国学于其校迁厦门大学卒业久任其校教职今年书来述其事予因之有感焉吾国人以资雄海外者甚众其有所效力于宗邦者固不乏人至察宗邦积弱之源,洞见其症结毅然罄营业岁入以葯之无所顾惜,惟先生一人而已往予见其自述弱嵗渡南洋见国民寄人篱下,供役使受鞭策,遇之非人类国民嬉醉茫然不知振作国之不强由民之不知欲牗民非兴学不可欲兴学非广育师资不可自誓异日为所得为必达此志卒之有志竟成不二十年商业蓬勃遂归其乡首办师范继而小学中学商业农业并设水产医院造就人材无虑万数念独立有限,推而倡设大学于厦门以为人之爱国谁不如我倡予和汝必有翕然声应者当是时国内积资如先生者奚翅什伯即厦门一隅,金多于先生者,亦奚止二三乃皆视若无覩听若无闻此非先生所及料也其后大学改由国立先生壹志于集美,虽商业中衰锲而不舍自东寇慿陵国难益亟兵燹之祸延及学邨转徙播迁以有今日先生在海外奔走叫号侨民受其感动赞助军费不訾复归国劳师驰驱数万里,躬临战场自忘其老蒿目桑梓则绘郑侠之图为流民请命不以出位为嫌迹先生行谊,岂非豪杰人也哉曩在省议会闻同事陈君延香言:先生性友爱其弟敬贤亦克恭厥兄,兄之所为唯唯命。世但知其兴学救国,不知内行欢敦睦乃如是。十一年夏,予自省议会归,次厦门,渡集美,登岸则学舍林立,矗日连云之象接于目,约椓斤斧之声接于耳,攻之已十年,成之不计时日。时女子师范主任陈君乃元,亦省议会同事,询以先生所居,则指办事处言曰:无他,惟此而已。孑然一楼,土木苟完,基址不广,国尔忘家,焉用居室为矣。予尝以先生为人近于卜式,而实过之。凡式之友于其弟,输财助边,请死南越,与夫牧羊治民,志其败群之喻,先生皆实践之,而卓识毅力,规模闳远,则非式所及焉。予不识先生,近读包生所逝,乃知与予生同甲,先生事业彪炳,而精神魄力老而弥壮,予虽仰体先志,黾勉以兴学育才为务,而才谫力棉,躯体孱弱,蜷曲里门,于国无纤毫之补。爰书此以赠先生,托包生转达,用致倾慕之忱,并以自愧焉。

录自《蓝溪旬报》,第一百〇三期,中华民国三十三年十一月一日。

三十六、责人与责己

责人者严,责己者宽,此为人情之常,而无足怪。然人固不自知其严于责人而宽于责已也,并不自承其严于责人而宽于责已也,其中盖亦有故焉。

凡事理想与事实往往不符一事之来也在理想上则以为甚易而其中多曲折而窒碍有不能径情直遂者而人不知也遂或责其迟钝或责其疲玩或责其容忍而放弃反其道者则又责其激烈责其操切语曰事非经过不知难固无怪其责任之严也迨至身历其境乃知理想上以为甚易者,而事实上则实多为难焉于是向之责人迟钝者而不以为迟钝矣向之责人疲玩者而不以为疲玩矣向之责人容忍而[1]弃者而不以为容忍而不以为放弃矣而或责其激烈责其操切者亦不以为激烈操切矣何也盖向□□□□□□□□□□□□□□□□□□

是以吾人欲评论其事责备其人必详其人之地位察其事之颠委设身处地以我当其境有无为难有无窒碍有无顾忌,有无差误力量能否担任能如是自无严于责人而宽于责己之弊矣今之人则不然不问其人其事之如何而责人以所难,且己之不,反责人之不善,己之不为,反责人之不为,及其事之失败则责人之协助绝不反省而一思我之处置其适当欤我之设置其周密欤掩过饰非徒归咎于人以为彼苟有所协助事不致此嗟呼徒知责人不知责己此世界所以争事也

昔孔子告子贡一言而可终身行之者不外一恕字而为恕工夫又不外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以常理论,此事固甚容易。而子贡他日言:我不欲人加诸我者,吾亦欲无加诸人。孔子反谓“非尔所及”。盖只知有己,不知有人,为人之通病。苟齐物我于大同,审彼是于至当,此非浑然天理,无人已之见存,不能凡事将心比己,能推己以及人,则庶几矣!而先儒解释子贡之言,以为仁者之事,不待勉强,故非子贡所及。而施诸己而不顾,亦勿于人,则为恕者之事子贡或能勉之此强为别漫作解人吾谓皆恕之事皆推己及人之事,能推己及人恕也自进于仁矣今人徒知责人不知责己其心既不恕其作事也必不仁道原一贯,无二理也。

虽然说便如此说时时反躬自问总未免有过于责人之处孔子尝言所求乎子臣弟友者反求诸己而有未能孔子圣人也尚且若此而况其凡乎是则兢兢自责而未遑又何暇哓哓然而责人乎?

录自《蓝溪旬报》,第一百二十期,中华民国三十四二十一日。

[校勘]

[1] 原稿作“于”,当为“放”字,径改。

三十七、希特勒已死,德国投降,欧战结束

希特勒之死各报登载有谓自杀者有谓患脑血而死者有谓遇盟机炸弹而死者电讯不一而其死则确已证实余尝悼袁世凯氏有句五洲怪杰乃如此,一世枭雄安在哉今以移赠希特勒更为切合。

佳兵不祥,骄兵必败,自古皆然于今为烈当德日义三国联盟各抱侵略之野心横行无忌迨三十二年十月间意大利投降而墨索里尼犹复野心不□□□□□□□□□□□□□□□□□□□□尔贝当、戈培尔等等,凡反同盟之各首要均连日就捕而希特勒卒至身裂国亡足见公理战胜强权而欲以力压服正义万无不覆亡之理。《兵犹火也不戢将自焚况引起世界战祸死亡生灵亿万数亘数年而未休如希特勒者有不自焚者乎试观法之拿破仑第一称霸欧洲卒流锢圣海仑岛而死吾国项羽军制诸侯称为霸王卒至乌江自刎强权其可恃哉

今者欧战结束德国全部投降矣回忆前次欧战结束迄今二十七年当时制裁德国不用严厉处置以致死灰复然引起今次世界之战祸当时海牙国际法庭空有其名约章等诸废物,任国之脱离会中无制裁之实权目下旧金山四十六国联合代表团已于前月廿六日开第一次会议而会议当中适值欧战结束联合国代表团鉴于前次之无实权必求有以善其后而奠世界永久之和平所谓太平洋宪法者当于此时产生必使会中有实力而后违叛此宪法者,乃得以制裁之。

虽然吾国犹不能抱乐观以为欧战结束同盟国之实力可以专对日本而时机尚远非一蹴可几况欧战告一段落而其中所谓托治问题与其他种种关系美英苏方且勾心斗角,而日本外交手腕灵敏恐非吾国所及世界事情变幻无常而国际之变幻,尤为不测若懈抗战建国之决心专靠同盟为之驱除能有济乎?

本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已于五日在渝都举行蒋总裁训词有民国一天未建设成立,就要奋斗一天抗战已满八年欲收最后成功还需振奋比以往更加热烈,经过最危险艰难苦战不仅排除障碍更要努力建国使抗战胜利与建国完成,毕[1]其全功于一役凡心理建设伦理建设以及政治建设社会建设与经济建设,在战时确立其基础与规模而后战争结束之后对内可加速完成国家整个建设对外可与并肩作战之反侵略盟邦共负维护正义和平与国际安全责任“抗战八年国人因抗而死亡者不可胜数现在对日决战机运已熟在纳粹祸首经消灭欧洲战事将结束反侵略主要战场即将移到东亚日寇穷途,惟有在中国死挣扎妄想延缓其崩溃今后完成九仞一篑工作从前所谓军事第一胜利第一者,今日更要知道军事皆以适应作战要求为第一尤其决战胜利在于最后五分钟如果懈此须臾,不但前功尽弃八年苦斗等于虚掷中国前途将不堪设想,而吾世代子孙将陷于奴隶牛马而万劫不

吾人读总裁训示,应如何继续奋斗,以完成抗战建国工作乎?其中主要则:(一)心理建设:本报旧有革心之论,吾国人不改变其营私舞弊之心理,日言革命无益也;(二)军事以适应作战要求为第一:中央所以号召智识青年从军,即以适应作战要求也,而从军之智识青年,所负责任如何重且大,而此自动应征之青年,其深明建国首重建军,建军即以建国者,固不乏其人,而昧此理者,盖亦不少。以吾种种所闻,吾为此惧,能毋负縂裁所属望欤!

近日豫西、湘西战事迭告胜利,而吾闽长乐、连江敌人有自动退出消息,则日寇之穷途末路,于此可见。吾国人惟当去其营私之心,以努力国事。而智识青年军则望其建立健全之基础,以为军人模范,则抗战结束,即建国成功,予日望之矣。

录自《蓝溪旬报》,第一百二十二期,中华民国三十四十一日。

[校勘]

[1] 原稿作“军”,当为“毕”字,径改。

三十八、人存政举,人亡政息说

《中庸》载孔子对哀公问政,有“其人存则其政,其人亡则其政息”之语,所谓人存人亡,非指个人而言,乃合国而言。国有人则政举,国无人则政息。故下文中之“为政在人”,而以生、学、困之知,安、利、勉之保,同其成功以相策励。当时哀公必有自诿不能之心,《中庸》不载其言,而《家语》载之。有曰:夫子之言,至矣美矣,寡人固,不足以成之。故孔子又告之“好学近乎智,力行近乎仁,知耻近乎勇”。凡人自诿为不能者,皆不学、不行、不知耻耳。欲由不能而勉于能,则必百倍其功。故终之以人一能之,己百之,人十能之,己千之。能如是,则不能可进于能,虽愚必明,虽柔必强。此困、学之知,利、勉之行,所以与生知、安行,同其成功也。

四乡办初级中学取名明强在孔子告哀公,固主于为政而为学之道不外是子弟入校求学苟百倍其功自能化愚柔为明强至吾辈身居校董及四乡父老于行政地位自当本其创办之热忱初终一致百倍其力以去愚柔而达于明强顾名思义发扬光大全在四乡校董与四乡人士之责

外间误解人存政人亡政息之说,有谓明强将偕予而存亡者人生上寿不过百年予今年已七十有二,在世能有几时艰难困苦创办兹校岂予一人之力所能为以四乡三万七千之人口,已踊跃于前何退缩于后,坐令昙花一现不且负此明强二字乎

说有谓基础未巩固”。然经四乡之踊跃捐田,实谷已有一千市石契已印矣并呈省教育厅转呈中央教育部财政部将契核騐案早立准矣承省内外热心教育家之赞助,特捐达三十万元建筑校舍三座成教室八间,办公图书室各一间寝室十二间工程坚固以目前工料而言非三四百万元办矣开学已满三年,不日考试计一班四十四人毕业矣何虞基础之不巩固乎

或曰:四乡所赠之田不能收谷所收之谷非出于赠田此则各校董及地方人士之责非予一人之责所谓为政在人”,天下无难事但在人肯做不肯做无所谓能不能三十二年七月开校董会佥虑予一人操劳太过公推一人专任收谷出纳事务而成未见三十三年四乡各派收谷专员一人负责收谷事务而成又未见今年一月校庆前一日开校董会,佥谓欲巩固基础必实行踏田推举校董一人前往各保踏田以半年为期其田额不足者商妥补足转盼已半年而成又未见神经太敏思虑太深眼光太小为吾国人通病而吾四乡人士,抑又甚焉。鉴于乡庄之事以为四乡无权与其踏田不如包谷包谷未尝不好,但在人心办事而不以此为抵塞耳夫世变不常无千年不变之法近六中全会方议决土地公有岂能常保为己有即此案不遽然使学校停办不特建筑之校舍缔造之心血付诸虚牝而田契已印段别号数分明万一收归公有岂能藏不出是在地方人士一致维护此校不负初志而已

近日物质昂贵学校教职员过此冷淡生涯已极困苦然此四乡所赠田谷不缺合勺校费有不足苟或推延将何以维持?余因增筹经费苦心焦思多方设法苟吾力之所能及不敢有一分不尽当亦地方人士所深知也

外人之讥吾国人者曰一盘散沙”,又曰五分钟热度”,愿吾四乡人士一[1]此言以为快。

录自《蓝溪旬报》,第一百二十四期,中华民国三十四日。

[校勘]

[1] 原稿空白,当为“鄙”或“蔑”字。

三十九、念庐联话

县城时雨堂,四乡合建,以祀明王文成公。其地为公祷雨行台故址,手书刻石尚树后厅,世称“时雨堂碑”者也。门额书“王文成公祠”,联云:“王师若时雨;公德如日星。闻为薛雨田先生新春手笔冠冕堂皇洵称杰作王公尤不形痕迹纪元前四五年予经理祠务春秋祭祀到祠尝两联一为“谟略雪迂儒之耻,忆桶冈破贼,樵舍擒王,奇勋叠建,震铄古今。何幸旌节采临,大旱慰云霓,直令乡曲千秋,瞻拜名堂颂时雨;文章根心性而生,读贾舶飞樯,渔蓑喧浪,佳句流传,喜形色笑。况复烟豪亲染,护持有神物,留得穹碑一片,摩挲遗迹仰英风。”一为:“当年节钺遥临,此邦僻陋寡文,无人负笈从,升堂商榷良知学;异代流风未沫,抚残碑英灵如接,多士执鞭歆慕,把酒高吟喜雨诗。”雷史修孝廉赞明拟刻入石柱未果雨田先生曾官将乐教谕友人背诵先生学署门联云:将降任于是人也乐得英才而教育之后任相沿皆无以易先生学问淹博,乃其

庚子正月二十七日季祖七十有一寿辰镇平家仓海先生逢甲寄赠寿文称为儒而侠者祝寿日予集句为门联云:七十杖于国八千岁为春后见沪上书局辑印楹帖有此联又在潮谢星祥亲家寓楼属予书联予集头望明月荡胸生曾云以应之后见刻本亦有此联恰好成语人皆想得到也

予壬辰补郡士弟子员始聘李氏坤娘明年二月完娶赖乐山师为予季祖高足弟子贺联云:老夫子善栽培捷报竹林添凤尾新秀才真快乐笑拈文笔画人皆称为切当周梦龄先生天锡季祖女婿鸣冈之兄诗经句为联云:思乐泮水薄采其芹文定厥祥,亲迎[1]于渭。先子曰集句难于工整此联厥祥泮水’,虚实尚差一着旋接合溪友人联亦集诗经出句云:思乐泮水薄采其藻”,先子曰试一思之作何对法予无以对啓而视之依彼有集维鷮先子曰此则工力悉敌矣又豪康薛香谷同年经畹雨田先生之季子云:桃洞风光娱秀士桂宫消息问嫦娥对语甚佳,惟出句未免稍近于俗耳

吾族祖祠门外左片合族建东别业予撰门联东塾永储华国器流长绕读书声又堂联云:择地近祠堂合尊祖敬宗收族而一储材为国器兼正德利用厚生之三丁未正月合族设立立本两等小学仓海先生来校予请书校门横额与门联先生曰联已拟就未免合掌乃口诵立匡时志本爱国心予曰合掌诚然予曾拟一对未知可用否遂录立功德言以大族姓本智仁勇而铸国民”。先生曰此对甚好即用此可也提笔一挥而就

录自《蓝溪旬报》,第二百三十五期,中华民国三十七二十一日。

[校勘]

[1] 原稿作“逆”,当为“迎”字,径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