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复補遺詩 风吹过汀江 上传

单篇 读者推荐转发

428次点击|17次点赞

赞一下

丘复補遺詩

一、題映丹前輩玉照(一九〇五年)

乙巳冬,予訪映丹前輩於丘輝,造其廬,見其一門之內,祖孫父子兄弟間,太和洋溢,信足樂也。暢談累日夜,相得甚歡,乃出玉照囑為題詠。予雅慕高風,不敢以不文辭。爰成一律,用呈吟政。班門弄斧,佛頭著糞之譏,自知不免耳。

上承親志下孫謀,樂事鄉鄰信寡儔。孝友一堂真德性,詩書萬卷足風流。雅懷長德情偏愜,誼可同宗族可收。對此紫芝眉宇好,令人千載憶蘇歐。

(錄自《琴崗詩詞九百首》,第184頁。)

二、己酉秋日過平湖,拜前明李職方先生[1]墓詩(并序)(一九〇九年)

夫今來古往,枯骨成塵。地老天荒,精靈化碧。弔鬼雄於平野,零落一抔;殉國恤於殘疆,淒涼片石。在昔逆成搆禍,朱明告終。燕京已墟,留都再沼,則有高寢庶孽,南陽舊藩,夙建築城增兵之謀,獨著倡義勤王之勇。雖遭幽廢,益懋英聲。於是建國天興,改元隆武。少康憑有鬲夏鼎將昌。光武起舂陵,漢武斯赫。先生上“中興”之六策,鄧禹自期:陳“離閩”之一書,秦檜側目。特蒙召對,俾任職方。遂贊遷都之謀命,作前驅之導使。天未亡漢,人心思周,則興元下詔,士卒歡呼。建武渡江,英俊用命。移蹕貢水,扼豫章之上游;號召楚黔,集東南之義旅。縱難混一統於南北,亦當分二帝於東西。奈何岩城甫臨,乘輿蘧陷。人謀無濟,天命難諶。先生方解杭圍,思迎汀駕,聞變心裂,望闕魂驚。返墜日而魯戈無靈,張空弮而楚弓不復。人悲梟獍,棄國難而不憂;士化蟲沙,豎降幡而恐後。

嗟呼!誰無一死?公獨千秋。渺渺孤魂,攀龍髯而竟去;淒淒宰樹,傷馬鬣之不封。僕以仲秋令辰,太歲在酉,眷言近道,於役平湖。夕陽在山,仿佛西風鬼嘯;落葉滿地,依稀南八魂歸。乃從路旁得拜忠蹟。嗚呼!童牧豎樵之地,牛溲馬浡之場。磷火流青,孰辨萇弘之血;鬢髮浩白,應握卞壺之拳。為楊太尉表建豐碑,尚有待於陳熾;效杜少陵詠懷古蹟,深致感於葛候。敬賦短篇,用伸長弔。

北風卷地南風靡,山城九月兵戈起。望帝魂歸泣杜鵑,孤臣身死心不死。汀州城破何倉黃,明社已屋天無光。麗春門外鼓聲死,將軍血戰空流腸。(百户閔时)一時節義嗟寥落,大軍朝下驚魂魄。殉國惟聞數婦人,(死难者有陈家妇及郝尔黯妻胡氏,诸生王际盛妻张氏。)可惜男兒俱不若。先生慷慨酬主知,刀鋸鼎鑊甘如飴。誓攀龍髯去天上,門石碧血猶淋漓。(相传公殉国时,以头触道署门石而死。《寒支家传》及刘有庆补传均未详。)同時鄒生 (名宗善,邑诸生)亦烈士,衣冠痛哭明倫堂。上跪歸家□自縊,下從首陽遊汀州。遂有兩男子□□(本寒支为公家传语),維時九月之五日,歲在隆武二年之丙戌。程嬰杵臼念之熟,貞社一書公絕筆。(先生于初四夜三鼓致书贞社黄三锡,有“主上蒙尘,分当一死,鲁未即死者念程婴之生亦杵臼之死”云云。)迄今二百六十有四年,正氣耿耿燭九天。碧葬亦越二百四十載,(康熙五年,先生子改葬於此。闻当时鬓髮苍然如生。刘有庆为赋名公《正气骨》一篇。)無人大書忠跡表其阡。我幼讀公《燼餘集》,篝燈如見孤臣泣。區區寸心耿不忘,苦將遺稿重編輯。去冬曾上福員山,今秋來游太平湖。生有草廬死墳墓,梅花拜史東皋瞿。福員之山何崱屴,平湖之水深不測。湖深時有蛟龍潛(俗名蛟窟),夜來風雨湖水黑。湖兮升天遺一丘,我來招魂心煩憂。皋復三招國魂渺,宿草黃落松啾啾。

(錄自《南社叢刻第二十三集第二十四集未刊稿》,第434—435頁。)

[校注]

[1] 先生——原稿作“生生”,係“先生”之誤,徑改。

三、過明故宮(一九一一年)

破碎何王殿?猶餘古瓦黃。空梁巢燕雀,荒草牧牛羊。王氣東南盡,客星西北光。淒涼前代事,莫便說興亡。

(錄自《南社叢刻》第四集(原版本1911年出版), 影印本,第568頁;《南社詩集》,第169頁)

四、莫愁湖(一九一一年)

莫愁未必便無愁,一種秋心那得休。今日鬱金堂畔柳,愁眉猶帶幾分羞。

南朝帝子今何在?一代繁華付逝波。剩有西湖比西子,留名獨讓美人多。

(錄自《南社叢刻》,第四集(原版本1911年出版),影印本,第568-569頁;《南社詩集》,第169頁)

五、冬友以畫索題,率賦兩絕,時清明後五日也(一九一一年)

垂垂拂水柳條長,落落書空雁影忙。最是牧童秋日好,騎牛歸去趁斜陽。

我亦東溪識字農,披圖鄉思忽生胸。未知門外天然畫,綠到春田又幾重?

(錄自《南社叢刻》,第四集(原版本1911年出版),影印本,第569頁;《南社詩集》,第169-170頁。)

六、再題别幅(一九一一年)

興亡事業今銷歇,誰繼當年遠祖功?千里江山憑一擊,(畫係“紅葉鷹千里,江山一擊中。”畫者自題句。)高騰健翮看秋風。

(錄自《南社叢刻》,第四集,影印本(原版本1911年出版),第569頁;《南社詩集》,第170頁。)

七、臨安懷古(一九一四年)

強把湖山作笑容,無人痛飲憶黃龍。早知駐蹕臨安日,四廣三閩禍已鍾[1]。

雪窖冰天淚眼枯,君臣曾念兩宮無?可憐構檜無情木,一樣偏安昧遠圖。

遼金南北相終始[2],覆轍相尋恨莫銷。不忍來看亡國恨,傷心正是浙江潮。

崖海茫茫感不勝,六庚申運盡祥興。一盂麥飯冬青淚,風雨何人弔六陵。

(錄自《南社叢刻》,第十二集(原版本1914年出版),影印本,第2426頁;《南社詩集》,第170頁。)

[校注]

[1] “四廣”句——《南社詩集》作“四廣三閩禍已踵”。

[2] 相終始——《南社詩集》作“終相始”。

八、如此江山(題《燕巢詩稿[1]》)(一九三六年)

燕巢小結金山下,高吟卻忘朝夜。月影樓頭,潮聲枕角,都足供人心寫。清詞爾雅,趁施教餘閑,盡情傾瀉。一卷琳瑯,有人擊碎唾壺也。

回首去年盛夏,冒炎威遠去,江南策馬。六代興亡,三吳富麗,一任吟鞭揮灑。囊收無價,破風浪歸[2]來,好詩盈把。籠罩江山,是人間健者。

(由廣東廣州胡文輝先生提供)

[校注]

[1] 燕巢詩稿——原稿作“燕居詩稿”,“居”似為“巢”之誤,徑改。《燕巢詩稿》為國立中山大學教授黃仲琴著,係民國二十五年油印小冊子,只有十餘頁,應是未編定的詩稿。《如此江山 題<燕居詩稿>》置於《燕巢詩稿》之首頁。

[2] 歸——原稿作“婦”,似為“歸”之誤。徑改。

九、哭慕周老弟

吾師三子惟君在,履薄兢兢善葆身。業紹淵源窮閫奧,書傳仁孝作家珍(吾師箸有《仁孝一助》行世)。資兒遠學踰千里(仲子飛,畢業初中後赴省垣,肄業高工部辦班,畢業後渡臺實習,今離家既五年矣),過我清談未一旬。四十年前來問字(紀元前五年肄業立本小學,予任校長兼教員,君與大兒師軾同歲,同班畢業),那堪回首淚沾巾。

念廬老人初稿

(由福建永定赖柏隆先生提供)

十、壽姑聯

多福多壽得壽最難德備一身開八秩;

諸婦諸姑惟姑健在堂聯四代祝千秋。

(由福建上杭羅任彬先生提供,羅任彬先生擔任明強中學校長時採集。)

十一、立本學堂堂聯

立百年樹人柱木;

為一鄉教育中心。

(由福建上杭羅任彬先生提供)

十二、為立本小學成立十周年撰聯

念開辦艱難,維持更艱難,仗合族熱忱,十載栽培有今日;

費金錢多少,心血又多少,問諸生立志,五州戰勝屬何人?

(錄自《琴崗對聯選》,第69頁。)

十三、為立本小學成立二十周年撰聯

興學育才,校崇立本;

樹人奏績,木慶成林。

(錄自《琴崗對聯選》,第69頁。)

十四、題上杭縣藍溪鄉“保福亭”聯

保國有懷,傷今應灑新亭淚;

福山在望,弔古頻生過客哀。

(錄自《琴崗對聯選》,第83頁。)

十五、題上杭縣廬豐鄉湖洋村名聯

湖山秀美開文化;

洋溢聲名望後賢。

(錄自《琴崗對聯選》,第12頁。)

十六、題上杭縣城關東門潭頭渡口“康濟亭”聯

一葦可杭聊少憩;

前程似錦快加鞭。

(錄自《琴崗對聯選》,第77頁。)

十七、題上杭縣稔田鄉豐朗村“美里居”大門聯

美滿是求門閭乃大;

里仁卜已氣象殊佳。

(錄自《琴崗對聯選》,第56頁。)

十八、題上杭縣藍溪鄉一茶亭聯

今日之東,明日之西,光陰冉冉,世路茫茫,留不住朱顏玉貌,帶不去玉璧黃金,富若石崇,貴若楊素,綠珠紅拂今何在?邀君暫歇一時,聽兩句論古談今,留些奔波過來客;

這條路來,那條路去,青山疊疊,綠水重重,走不盡楚甲秦兵,填不滿心潭欲海,智如周瑜,勇如項羽,烏江赤壁總成空,請子且坐片刻,注一壺說三道四,西出陽關無故人。

(錄自《琴崗對聯選》,第83頁。)

十九、題旅外鄉友寓舍聯

鄉心怕向南流水;

客况閑評故里茶。

(錄自《琴崗對聯選》,第65頁。)

二十、題上杭縣舊縣鄉扁山村“崇實堂”聯

崇山峻嶺之間,俗塵不染;

實踐躬行所務,孝友為先。

(錄自《琴崗對聯選》,第61頁。)

二十一、為李林仁先生、李少溪先生侄叔同日成婚撰聯

德音來括;

嘉禮告成。

(由福建上杭李林仁先生提供)

二十二、題念廬故居門聯

念祖惟修德;

廬田在力農。

二十三、題念廬故居外大門聯

有水有山邨舍;

半耕半讀人家。

二十四、為某君題書條幅(一)

穿林陟丹崖,蒼翠滴人袖。夾路響清湍,幽篁暗白晝。雲癡助石頑,泉咽添松瘦。引領望天門,濃緑接煙岫。嶺畔嘯孫登,時聞鈞天奏。

(由广东揭阳郑逸斌先生提供)

二十五、為某君題書條幅(二)(一九二一年)

東南山水,餘杭為最:由郡言,霛隱為最;由寺言,冷泉觀為最。亭在山下水中央。

辛酉四月荷公

(由广东揭阳郑逸斌先生提供)

二十六、為月波題書條幅

招瑤山臨大海,四望浩渺,與天無際。海中諸島隱隱如鳬鷗拍浪,旹旹飛聳欲墜。日本琉球諸國遐眺,歷歷可指。

月波仁兄雅屬 荷公 復

(由广东揭阳郑逸斌先生提供)

二十七、為某君題書對聯(一)

高譚閔仲叔;

碩學鄭司農。

(由福建上杭伍國田先生提供)

二十八、為某君題書對聯(二)

開張天岸馬;

奇逸人中龍。

(由福建上杭伍國田先生提供)